《我的前半生》:唐晶其实也拎不清!

● 作者 林宛央

当然不会刻意去追《我的前半生》这种剧,因为爆归爆,到底里经典剧还差得远呢。

不过是和家人吃饭时,打开电视机,刚好在播,那看就看了。好巧不巧,看到的还是唐晶和贺涵快要分手,贺涵开始爱上罗子君那一段。

把我气的,当即就发了条朋友圈:

“越想越替唐晶不值。

都是都市女性,罗子君难道不懂离别人的男朋友远一点这个道理吗?成年人的界限感跑到哪里了呢?

喜欢唐晶,但她在处理自己和贺涵以及罗子君关系这件事上,其实也没有拎得太清。”

亦舒原著小说《我的前半生》里,唐晶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外貌上,亦舒并没有怎样描写,只是写了唐晶的衣着打扮——

如,永远拎着爱马仕鳄鱼皮手袋,穿白色丝质衬衫或华伦天奴套装;

独居,屋内摆设整齐有序,瓶瓶罐罐如一列军队;

似乎在告诉别人——唐晶是一个说一是一精明能干又好看的都市女郎。

也通过侧面描写,来展现唐晶的性格。

罗子君离婚后,去上班,同事偶然得知她和唐晶是朋友,啧啧赞叹:“唐晶,谁人不知,鼎鼎有名的女强人。”

原著中罗子君学陶艺,有个师父兼男闺蜜叫张允信,对唐晶的评价是:“子君,你得承认,唐晶的条件好过你,她当然可以结婚,她对人际关系有掌控力。”

小说里,罗子君十多岁的女儿视唐晶为偶像,认为她独立、潇洒、干练、时髦,既有雷霆手段也懂得利用女性优势,性格多面很有吸引力。

她对罗子君说:有次看见唐晶阿姨求男人办事,说话语气如蜜糖一般,那男人立刻什么都答应了。

罗子君一开始不信,后来自己去闯荡社会,终于明白:唐晶是独立女性没错,但她也会小女人那一套。何止懂,简直必须要精呢,不然的话,一个女人在外头,怎么过得这许多寒暑?女人可以利用的,也不外是男人原始的冲动。

也有通过和罗子君的来往,进一步向读者展示唐晶的形象。

唐晶和罗子君是三十年的朋友,从孩童时已经结下深厚友谊。罗子君遇到困难,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唐晶,唐晶自然也是会尽自己的能力帮助罗子君。

所以,罗子君遭遇丈夫出轨被离婚后,第一个对罗子君说真话的人是唐晶,她对罗子君说不必埋怨谁对谁错,一段婚姻的失败必然是两个人共同造成的结果,与其抱怨不如快点自立,当然还要拿自己应该从男人那里拿的钱。

她劝罗子君认清残酷真相,对罗子君说:“你没有想象中能干,运气走完了,凡事当点心。”

唐晶帮罗子君找房子,帮罗子君写职场履历,用自己在职场厮杀十余年的经验帮助罗子君找新工作——但是并不夸张,也没有所谓的靠人脉硬塞,唐晶帮罗子君找的工作是最简单的那一种。

唐晶在这时给罗子君的忠告仍然是——一切始终要靠自己。因她自己就是一路这么闯过来的。

唐晶虽然和罗子君很要好,但绝不因为两人私交影响到工作。

罗子君每次有事相求,唐晶也不过只给她十分钟,在罗子君要求唐晶陪她时,唐晶会说:“长贫难顾,你还是陪自己吧,本小姐还要超时工作。”

唐晶一早就知道罗子君被劈腿,但从来没有主动告诉罗子君,因为知道人性如此,太好奇别人的家事,反而会被人埋怨。

唐晶也甚少八卦别人,罗子君有次和唐晶聊生活中他人的趣闻,都只敢聊半个小时,因为怕得罪唐晶。

唐晶自己的感情事,更是轻易不会和罗子君分享。

罗子君几次三番试探唐晶是否有男友,唐晶都避而不答,还是后来罗子君的妹妹罗子群无意中撞见唐晶和她的男友,告知罗子君,罗子君才知道唐晶已然都快要结婚。

两人因此几乎闹翻,罗子君认为唐晶对她太过小心似有防范,唐晶却坚定地认为,做朋友不是一定要交心,最重要是互相尊重。好奇心太过,容易失去朋友。

后来她因为罗子君的越界,主动结束了这段过分亲密的感情,代之以互相尊重的君子之交。

这就是《我的前半生》里的唐晶。

她是一个自认独立能干的女性:

“我是一个踏实的人,环境再艰难,也永不言输,奋斗到老。我只想如何改良环境。我最崇拜的人是我自己。”

同时深谙人性,明白凡事不可过头,所以面对罗子君的讽刺,也坦然自若:“你的态度不错,很客观。这年头,谁是贤妻,谁是狐狸精?谁奸、谁忠,都没有一面倒的情况了,黑与白之间尚有十几层深浅不同的灰色,人的性格有很多面。”

原著小说里,唐晶最让人欣赏之处就是那种拿捏得恰到好处的分寸感。

电视剧版《我的前半生》里,袁泉饰演的唐晶可以说完全符合我看小说时对这个人物的想象。唐晶身上的清冷自持、从容淡定,袁泉都演绎得太好,事实上袁泉本人是有唐晶身上的分寸感的。

但关键就在于,电视剧版里的唐晶,哪哪都好,唯独欠缺一点都市女性在人际关系处理上的分寸感。

我有一个朋友看到我那条朋友圈后,给我留言说:“的确是这样,但可能还是因为30年的友谊,让她太信任罗子君了吧?”

可问题是,所谓人际关系的边界感,不就是保持精神上的独立,永远都对人性有适当的敬畏,所以从来不把自己完全交给一个人,也不允许一个人完全挂在自己身上吗?

剧版唐晶最大的问题是,她认为爱情、友情都可以无坚不摧到超越人性。

小说里的唐晶连谈个男朋友都不告诉罗子君,认为那是自己的事,不必牵涉到和罗子君的友情中。

可电视剧里的唐晶,却想当然地认为,她和罗子君的感情已经好到她可以去干涉陈俊生和凌玲,甚至她的男人她的爱情,都可以拿来和她分享,认为自己和贺涵已经是一体,自己可以为罗子君做什么事情,贺涵就同样也可以为罗子君做什么事情。

所以我们在电视剧常常能看到,唐晶一有什么自己帮朋友搞不定的事情,就找贺涵来帮朋友搞定。

她自己想帮罗子君找工作,竭尽自己的能力就好了,何必非要找贺涵呢?

以及,罗子君踩断高跟鞋,没法走路,找唐晶帮忙,唐晶自己没时间,直接拒绝不就好了?仁至义尽,不必愧疚,找男朋友去接闺蜜,是个什么操作?

常年让闺蜜不把自己男友当外人看,以及常年在男友面前不把闺蜜当外人看的后果是什么?

就是后来渐渐地:

一开始不愿意和罗子君有牵扯的贺涵,觉得“调教”一下中年女性挺有成就感的;

贺涵最初其实挺烦罗子君的,也埋怨过唐晶去哪都要带上一个哭哭啼啼的女人,很过分。

而一开始根本不敢,也不好意思直接找贺涵帮忙的罗子君,后来竟然开始直接越过唐晶,把贺涵当成是自己的男人一样在用。

更惨的是,后来这俩人都觉得唐晶是外人了。

有这种结果,当然主要原因是怪贺涵和罗子君都太不自觉,也太没品——别人信任你不设防是一回事,辜负别人的信任又是另一回事。

但问题是,罗子君和贺涵的这种不自觉,的的确确也是被唐晶纵容出来的。

因为唐晶有事没事就把贺涵推到罗子君的面前,难免就会给罗子君造成一种错觉——你的男人被我拿来随便用,还不是你允许的。

我们平常老百姓都明白的一个道理——不要轻易试探人性。

而在职场摸爬滚打十余年,和各种任性打过交道的唐晶,竟然做了一件比试探人性更可怕的事情——滋养欲望,纵容人性。

这是唐晶错的最离谱的一点。

她另外一个错处就是,或许都市灯红酒绿的生活令她寂寞,所以她总是希望自己既能留得住罗子君,又能留得住贺涵,她希望自己的友情和爱情,可以同时完美地被她放在行李箱里,走到哪里,带到哪里。

但她不明白的是,每个人归根究底都仍然是独立存在的,她和罗子君之间的友情,不应该去麻烦贺涵,贺涵并没有义务负担她的友情。

这也就是演电视剧,如果现实生活里,我老公常常让我帮他处理他的友情,我想我是会烦的,别说会爱上他的朋友,我连他也不会要了,因为我有自己的人生。

唐晶差一点这样的自觉性——贺涵再爱你,他也更爱自己的人生啊!

还是小说里的唐晶更清醒,她就明白人唯一真正能留住的,从来只有自己,真正能倚靠的也只有自己。

太防备人性固然没有滋味;但像唐晶这样过分纵容人性,也不见得就有好下场。

我喜欢那种爱得不浓也不淡的人生,100%的浓度会让人窒息,我喜欢那种爱到60%的人生。

剩下的40%是我留给自己的退路,那会让我有安全感,让我确信:再怎样也好,我都还有回头的余地。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无缺

人生就像一场舞会,教会你最初舞步的人,未必能陪你走到散场。而人的意念决定着他将吸引来什么样的宇宙能量,这种意念不仅可以改变一个人财富、精神面貌,也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View all posts by 花无缺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