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听寒:她说。言语里的黑白异境

锦瑟无端五十弦

文/蔚听寒

你说,看海的时候,给你拍照,也算跟着我走一回。

我说,等一日我去看海,带着你的心情,一起旅行。

遇见你,在十月秋日的清晨,是在我昏昏沉沉没有睡醒的睁眼之际。在此之前,我如若一个陌生人,跌跌撞撞的闯入属于你带领的星球,那颗暗色的冥王星。于你,我说着来到这个星球的原因,那些话在莫名的情况下说与你听。其实隐藏在潜意识里的言语,不是在与你对话,而是强忍着压抑感安慰自己留下来。为自己找一个台阶,顺着你的话停留在那片土地上,立足观望这个别人话语里温暖的存在,还有关于你看似冷漠又赤诚的心。

我喜欢叫你慕城。因为冥王星就如他们心里的一座城,而我应当是慕城而来。可此刻,我想唤你的名;Pluto。与我而言,冥王星,如同一片未知的花海。冥王星里每一个人都是一朵花,有着各自的名字,都有自己唯一仅有的颜色。而Pluto,你就是生长在黑白异境里的一朵奇葩,妖孽飘然。精致如黑,苍凉如白。

金桂的芬芳吹散在徐徐微风里,渐渐消失了香气。就像你说的话,只是看东西比较透,透了就没意思了。这样子的一个人,我说我看不透,也拿捏不准的心思。你说你习惯隐匿在文字里,这样或许会比较安全。我看着你文里的人,或许处处都存在你的影子,那些言语犀犀利利,没有一个完美的结局。总是在看你们聊天的时候,脑海里浮现你的样子,在没有看过你照片时。想象中的你是眼里落寞,没有表情,冷冽的嘴角,那样一个冰似的女子。

原以为我这样的女子,定是别人眼里的怪咖。明明是个较真的人却选择没心没肺的活,只为了自己执着的人或事,只有在乎才会触及到心里。那晚的Pluto说了很多我以为你不会说的自己,看着句句都触到最真实的我,我默默没了言语,看你说话的影子透着自己这些年埋在心里不会想的事。只是你那句:“只要我最关心的人,一句话一件事都能要了我的命。”是我第一次找到给自己莫名流泪时需要的理由。Pluto的冥王星,渐渐变成大家的冥王星。

你说冥王星是伊甸园与理想国,我说这里很疯很闹很吵,但是是一个很温馨的地方。无论是谁进入这个天地唯一的要求只有,来了就别走,因为舍不得。这样的女子定是需要莫大的温暖,只是你从来不去要求,因为害怕失去的痛楚。你心里的辛酸恐惧痛苦点点滴滴写在文字里,镶刻在男女主角身上,淋漓尽致的体现的那么真实。你说,女子,怎样坚强,都是希望有人疼爱的。我又能说什么字词来接你的后话,如若有人真心懂你,你定会等到你的天荒地老。福祉,祈祷。

过了那个年龄,你会觉得什么都不需要了。我想,过了那个年龄,我也会释然,会学会从容。你的善解人意,我们都会懂得。我不会学他们说你有我们,你不孤单。因为我知道,有一种孤独感,即使有人陪伴,心里还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心存感激,心里却没有温暖的感觉。我们不必妒忌任何人,毕竟世间就只有一个你我,唯一仅有的自己。

相册里的你,那一袭的黑色礼服,碎碎的短发,孤独的样子透着干净利落的模样。

我说,你若留了飘逸长发,定是隽秀的女子,深邃的眼,淡然的表情遮不住眼底的落寞。

文/蔚听寒

2011.10.21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蔚听寒:她说。言语里的黑白异境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满楼

一些冥冥中阻止你的,正是为了今天和明天,乃至以后的漫长岁月,让真正属于你的,最终属于你。有时候,你以为的归宿,其实只是过渡;你以为的过渡,其实就是归宿。

View all posts by 花满楼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