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漫漫

  深夜,一个人。
  桌上是一杯热茶、一堆零食、一支笔,还有堆得乱七八糟的书。
  喜欢那份凌乱,似乎是为了逃避什幺……如果没有这些书的点缀,我将显得更为寂寞。我不怕寂寞,但我不是什幺时候都喜欢寂寞,特别是寂寞持续了太长时间后,我就感觉乏味。
  于是,我试着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我从抽屉里掏出更多的书摊在已经很凌乱的写字台上。
  我把音乐开响,再开响。
  我给我所有的小猪、小狗、小象、小熊、小兔排队,然后告诉他们谁听话我今晚就和谁睡。但却觉得自己对他们确实没有古代帝王对妃子的那种吸引力,他们也许早已厌倦了那种我在睡觉前紧紧抱住他们在睡着后再将他们踢下床去的感觉了,于是他们站都懒得站稳……
  唉,算了!
  他们毕竟不懂我,就算懂也不会告诉我,就算用眼神告诉我他们懂了,却也不会开解我……
  我,还是一个人。

  写什幺呢?
  我跟自己打赌会完成这篇文章,我已经输了自己无数次了,但我想这次不会。因为这条路实在是长,没有谁规定什幺时候才算结束,没有谁告诉我该写多少又写点什幺。这让我想起了屈原的“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所。”我满足于自己面前的漫漫长路,又对孤身一人面对表现出强烈的不满。
  我想现在该算是一个人,我想停下来休息,然后看看周围的人走路的姿态和方向。也许可以求所到一个愿意陪我同行又不至于使我感到厌烦的人……

  这时,我想到黄枫。
  半年前,在朋友的介绍下,交了这个笔友。从收到他的第一封信起,我就预感到他不是我想找的人,他总是毫无保留地把自己呈现给我,在我看来那是一种思考问题尚不够周全的表现,明白点说就是幼稚,以至于使我对他没有任何兴趣,只是他的执着感动着我,我不知道如何去伤害一个人而使自己没有痛苦,我于是一封封出于礼貌地回信。我知道我在做没有意义的事,然而我们不可能在做事之前衡量清楚每一件事的意义,而既然做了,收不收就由不得我们自己了。
  我生日时,他寄来的小狗狗着实让我感动着,毕竟被人牵挂是件幸福的事儿。但我又莫名地担忧,我不愿承受伤害别人的痛苦,但更不愿为此而欺骗自己的感情,我不能给他什幺,他不可能成为陪我一起走路的人……
  终于,他问到了一直以来我不愿正视的问题。
  他让我看《三重门》,他说Susan真好,他要是能碰上这样一个女孩就好了。那时,《三重门》我早就看过了,我不喜欢Susan。
  我没再回信……
  过年,他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了我的电话,之后每天都打过来一个,我忽然觉得说话其实是一件很累的事情,我于是只是沉默。他不健谈,于是大家一起沉默,我不喜欢这种气氛,似乎是什么东西压着我,不让我自由呼吸,这让我想起了离开水的金鱼,于是我说我要上厕所,然后挂上电话,轻轻拍拍他送给我的三只小狗说:“真不乖!”
  几次之后,他终于不再来电话了,我觉得轻松,却又总是感到亏欠,不能安心。
  终于在昨天,对,就昨天,我写了一封信给他,用最婉转的语气告诉他我不愿再写信了,又附加了一些最有力却最虚假的理由,再说上几句他根本不可能明白的心情。我不敢想他看到信后的反应,也懒得考虑他是不是我错过的幸福……
  反正我还是一个人。

  耳边正是莫文蔚的《两个女孩》,很戏剧性,一个叫玲,一个叫莹。让我想起了我的一个哥哥,曾经有两个女孩经过了他的生命,一个是温柔美丽,极具女人味的玲,一个则是整天吵吵闹闹,天真可爱的莹。但和歌里的结局却不同,歌里的那个浪荡公子同时伤了两颗单纯的心,而哥哥呢?在不同时期出现的两个女孩却都没有选择留在他身边……
  先是与他一起走过风风雨雨的玲——那个永远是他一生最爱的女孩,在他们马上就要为自己的幸福争取到一席之地时,她给他留下了一个最后的微笑,然后化成一只蝴蝶向遥远的天国飞去了……
  他沉闷了一年多,但在他看来却像一个世纪,终于,莹出现在他的生活里……他们相识在一个网上的聊天室,那时已是子夜,莹睡不着,他也是,他于是告诉莹曾经的一个玲。他由于讲话无礼而在这个聊天室里臭名招着,莹却常说,你是好人!他于是用6张信纸告诉莹他和玲的故事,他的文笔遭透了,没有什幺修饰,莹却涕不成声,这才是最最真实的故事。
  他常打电话给莹,听那边的小女孩叽叽喳喳,他说,你声音真甜,莹就在电话那边咯咯地笑。莹也讲她自己的故事,虽然莹的故事不总是快乐的,但她却设法把最快乐的事告诉他,希望他能分享那一份好心情,因为莹觉得自从玲走了以后,他的心情实在是没有好过。

  他常说莹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女孩,莹从来不懂得谦虚,总是调皮地说“当然”。他觉得莹的叽叽喳喳让他的生活不再寂寞,莹的善解人意使他不再需要把什么都藏在心里而使自己痛苦,他告诉莹他爱莹,但是莹却发现他的心里有一个挥之不去的影子,他总说生不如死,他整天只是以打牌、喝酒、上网来打发日子,莹告诉他,做人不该如此消沉,特别是你,活着不仅仅是为了你一个人。莹不确定他能不能听懂她说的还该为谁而活,但莹想,他一定会以为是说玲,那就让她永远是玲吧!莹有时自私,她可以忍受所爱的人的一切坏习惯,但决不可以忍受他的心里有另一个她。


  莹说,我永远做你的妹妹好吗?
  于是,我有了一个永远的哥哥。

  刘叶——那个喜欢一个人在深夜骑单车,喜欢对着镜子画自画像,喜欢坐在海边听潮水唱歌的男孩——是我身边走过的又一道风景。


  他也同样邀请我同行,我也依然拒绝。
  与他相识在一个网上的聊天室,我那时也无聊,看不惯他的名字就发那些无关痛痒的动作扁他,后来他竟老实求饶,害我不好意思再如此欺负他。于是和他砍了起来,才知道他和我在同一个城市。在那个聊天室里,我第一次碰到这个城市的人,挺亲切,于是给他了我的电话。他很少上网,我们于是电话联系。
  他讲话时不论是语言内容还是语音语调都像极了唐僧,我开始只是静静地听,等到他说一件事情说到第三遍时,我才提醒他说我都记住了。然后,他觉的是时候把机会让给我发挥了,我也就开始像他那样喋喋不休起来,直到他抱怨说再也受不了了,我才比较知趣地停下来,然后告诉他这是“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心里却想,其实是“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仗”更准确一点。

  他是个搞美术的,总的来说是一个挺有思想,挺有报复又充满幻想,充满野性,向往自由,向往独立的男孩。


  也是从和他的第一次电话时,我就预感他不可能和我同路,但我却害怕孤单,他的喋喋不休让我不会感到寂寞,我于是喜欢上了和他打电话。


  那时我有很多很多不顺心的事,晚上在空荡荡的房间里,躺在大大的床上看着窗帘发呆,睡不着。想起他告诉过我他喜欢一个人在深夜里躺在床上看窗帘,于是打电话给他,吵醒睡梦中的他,质问他为什幺没在窗帘,为什幺可以睡着?无理取闹一通后再把一肚子的委屈吐给他,他开解我的无非是我都懂得的那些个烂道理,我没有在意他说了些什幺,我只是想听到有人和我说话的声音而已。直到快3点了,他的父母被吵醒后在他耳边唠叨了近半个钟头,他才和我说抱歉。我心满意足。


  后来,他告诉我说,怕我晚上来电话有几个晚上他都是抱着电话睡的,我又有了亏欠的感觉。我不再打电话给他,只是他的电话还是不断打来。我感觉到他越来越在乎我了,我的话又少了,做人好累!


  他乘了一个多钟头的车到我家楼下来见我,我没有下去见他……


  他还是不断来电话,直到我告诉他,我找到了陪我一起走路的人,他才用极小的声音挤出了几个祝福的字……我听不惯,于是只轻轻挂上了电话。


  他会不会怪我?我无从知道。只是一下子觉得自己好无辜。感情的事情真的没有什幺谁是谁非,有的只是爱与不爱。我不爱他,只是爱依赖他而已,也许因为他的性格像极了一个当初说过会娶我又背叛我的,且被我依赖了很久的人,我对自己说这一次该选择抢先离开……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林仙儿

每次我遇着你,都觉得跟你聊天很有趣,后来仔细想一想,才发现上了你的当,你根本什么话都没有说。 最会说话的人,往往也就是不说话的人。 只可惜这道理也很少有人明白。

View all posts by 林仙儿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