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本里的美好滋味

无肉不欢 甜蜜滋味

我小时候,从来没有吃过羊肉牛肉,以及一些不常规的肉类——比如肥肠、小田螺等等。因为我妈妈不吃这些东西,所以她主观地觉得我也不会喜欢。

于是我16岁以前,从来没有吃过我妈妈不吃的任何东西。直到高中二年级,有次在同学家第一次吃到了涮羊肉,其实那不过是用铝锅烧了锅水、烫熟羊肉片、然后蘸着麻酱吃而已的简易涮羊肉片,但对我已是美味:原来涮羊肉嫩而香,那一丝膻气也是一种勾人食欲的讯号。

从此之后,我开始背着我妈妈尝试之前她从来没让我吃过的各种食物:羊肉串、酱牛肉、炒肝、卤煮、麻辣小田螺……几乎样样在我尝来都是美味,甚至我曾经有些惧怕的小田螺,拿着牙签挑出肉来、一只只咂摸着,也那么有乐趣。

于是有阵子我的胃很叛逆,不喜欢在家吃饭,并借着青春期的狂妄以此小题大作,常会拿来当某件事的引证而和妈妈抬杠。

当然,虽然现在看,我妈妈对我口味的保守限制不算大不了的事情,也并未在我的成长中造成什么阴影,但我想,如果当时她能够维护我对味道的探索心、并和我一起敢于尝试更多滋味,那时我们彼此的关系会更有情趣,也让现在多一些温情的回忆,而不仅仅是我乐着揶揄她:“你那时候好专制哦,连羊肉也不给我吃。”

所以现在,我会尽量尊重和保护儿子克拉对食物的好奇,并会和他共同分享其中的滋味,很多时候,当我和克拉一起去品尝他期待的食物、并感受到他因此获得的满足时,我都会觉得和他更为亲密,我想他也会有同样的感受——因为每到这时,他会情不自禁地抱着我亲一口:“妈妈,我好爱你哦。”

当然,我对克拉在口味上的宽容也是有底线的,像像酒、咖啡这些东西绝不会给他尝试,但那些我不喜欢、或者我觉得不健康的食物,会让他尝试,只不过对于一些不适合孩子的食物,我会掌握适可而止的尺度,比如果酱。

克拉有一阵子对果酱很向往。那是缘于一本叫《弗朗西丝和面包抹果酱》的绘本。书里的小姑娘特别着迷面包抹果酱,以至恨不得一日三餐都要吃面包抹果酱。于是这让克拉很好奇:果酱到底有多好吃。他念叨过几次“果酱是什么味道”。虽然我觉得果酱糖份太高而不适合孩子,可是在某个周末的早晨,我还是给他准备了面包抹果酱的早餐。我想我会永远清晰记得,当他知道摆在他面前的食物就是面包抹果酱时的兴奋与欢喜,以及咬下第一口时那庄重又满足的神情。然后克拉惯例地用还沾着果酱的甜腻腻小嘴亲了我一口:“妈妈,我好爱你。”坐着一起吃饭家人的心都被我们的亲昵融化了。

不过这之后,我还是极少给克拉吃面包抹果酱,但我们会读更多绘本、并体验更多新鲜的其他书中美味。

当你真的对着绘本里的菜烹饪过几次后你发现,这些绘本其实就是妈妈烹饪的最好灵感与素材,同时也是打开孩子胃口、培养良好饮食习惯最鲜活的例子。就像《弗朗西丝和面包抹果酱》那本书,真的让克拉认识到,总吃一样东西不仅不健康,而且很无趣。

我也很乐意和孩子一起实践书里的这些美味,是因为我总觉得,对于这个时期的孩子来说,绘本带给他们更开阔视野和心怀,如果绘本里的美好美好可以真的呈现在生活中,这会让他们有一种安定感吧:如果绘本里的美味成真,那也会相信绘本里的种种美好吧。

来自胖星儿的美食分享 绘本里的美好滋味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Ficee 美味

淡淡的依恋,淡淡的情感,淡淡的眼泪,该怎样去选择沉沦,去将你的淡淡笑言在我记忆里抹去。 我说不曾放弃,于是我开始徘徊。

View all posts by Ficee 美味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