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一角

读书的时候最喜欢去的就是教学楼后面的花坛,伴着时隐时现的花香,品位书中的美丽世界。

花坛的面积很大,几乎有一个小学的小草场那么大,高度刚好使我可以稳稳地坐在它的沿上。虽然它表面上的那一层水磨石的小颗粒有些咯人,但是,由于它的沿是波浪形的,而且比较宽,所以坐在两波浪之间的凹处是相当舒服的。我通常是两腿也放到沿上去,仿佛整个人被波浪托浮着。

花坛里的花大多是花冠大,花期长,颜色鲜艳的品种。花坛中央种的是芍药花,俗称白薯花,明亮的黄色,每朵花就有小孩子的脸盘大小,花瓣层层叠叠的,在肥厚的绿叶中探出沉甸甸的头。围绕着它的是一种兰花,叶子长得很奇怪,从根部呈倒人字型,一片紧夹着一片,如同两片对折的纸片,交叉在一起。她的花更是复杂,一片片花瓣好像蓝色的舌头,薄薄的,在微风中轻颤。另外,花坛里还有几棵金红色的美人蕉,宽大的叶片向外伸展着,好像美女翩翩的裙摆。只是这几棵美人蕉种在了一起,那时我常想如果把它们分散开,也围着芍药花,这个花坛的布局会更好了。

傍晚,坐在花坛上,凉爽温柔的微风在花间流淌,风儿调皮地拂弄着我的发稍,弄的我心痒痒的。忍不住放下书,一歪头就在花枝的空隙间看见西边的红霞,那燃烧的火红,使我总会忘记自己身在何处。再回头看见鲜艳的美人蕉就会疑心它是被霞光染红的了。我就这样一直坐到月亮升起来,轻轻念着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一边看月亮将它乳白色的光芒洒在花坛和我的身上。那时我的很多不能称作诗的小诗就是这时候灵感的火花。

毕业已经两年了,每每翻起那时候的日记,怎能不难忘那校园一角的花坛。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林仙儿

每次我遇着你,都觉得跟你聊天很有趣,后来仔细想一想,才发现上了你的当,你根本什么话都没有说。 最会说话的人,往往也就是不说话的人。 只可惜这道理也很少有人明白。

View all posts by 林仙儿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