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的开始和结束

进入大学以后的不久,新生就开始进行为期不算长,但总觉得时光停滞度日如年的三周时间,那时学生彼此还没有正常的交往起来,白日里走步跑步晚上还要整理内务什么的,根本没有时间去想其他的东西。除非你精力旺盛男性荷尔蒙积淀得太多。

直到军训结束后开始上课,大家才渐渐地活络起来,慢慢地有了一些活动。

那次上思品课,先是发了一通对校园爱情的恶评,具体的话我不记得,只记得大意是认为大学校园里的爱情故事多是虚情假意情感泛滥寂寞难耐自编自演自导自唱的游戏故事。那时的我还套用了徐志摩的诗《再别康桥》里的诗句,说自己是一只孤零零的断鸿,独隐于长长的水草中。我说完后,相继的发言都很无趣,乏味至极,我听的也是不明不白的,人有点昏昏如睡,正强打精神,看一部小说,忽而我身体的左侧传来一阵非常美的声音,极富有韵律感,像是从高处流下来的清脆的丁冬的山泉声,我侧身望过去,有一个女孩子,一头长长的披肩如瀑的黑发,一双纯真的大眼睛,还有那阳光般的透明的微笑,正在哟内不紧不慢的舒缓的语调在述说着爱情的美丽,言语措辞里有一股执拗和向往,我心底的琴弦被拨动了几下,刚许下的诺言是多么的轻率和脆弱。这就是故事的开始吧。

我们就这样开始了交往。

一年后。

回家路过北京,恰巧碰上京城雪飘,心情正如那飞舞的雪花,晶莹而又捉摸不定,和昔日同铺同姓同窗好友在未名湖畔款款散步,闲谈中扯到了校园的情感故事,和着湖上孩子们溜冰的嬉闹声,我的益友逼迫我就范了,听完我抖落的那点故事,他出语惊人,“掩埋过去吧,什么都不要说。”沉默了一会儿,又道破天机似的说,“这不是故事,只有一个主人公,怎么成啊?”

也许真的如他所说,我是和我影子成双,现在该到了告别昨日的时候了,我该塌实稳重地走过那段执拗多情的日子,生命本是不断地受伤,又不断地复原。

现在面对初衷,该怎么说呢?收获的很多,却全是教训,学到了靠自己冥思苦想得不出的东西,见到了各种各样的人,也听到了形形色色的观点,做了一些事,碰了许多壁,少了一些孤幻的情调,多了点深沉的眼光,还有~,还有回家时母亲的嗔怒我的眼光,父亲责备的言语,当时我的父亲只是说了一句话,“种不出庄稼的种田人,只能是孬种。”这句话一下子击毁了我自问耕耘的自我欺骗,也许我该把我读书的心思收回来了,从那双令人着魔的眼睛里退出来,缄默闭目塞听。

这就是故事的结束。只是因为我是一个慢热的人,以至退出有点艰难,让它停留了更长的时间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林仙儿

每次我遇着你,都觉得跟你聊天很有趣,后来仔细想一想,才发现上了你的当,你根本什么话都没有说。 最会说话的人,往往也就是不说话的人。 只可惜这道理也很少有人明白。

View all posts by 林仙儿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