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化的败笔

众里寻她?灯火阑珊!

人们在幸灾乐祸,因为种种迹象表明楼市要出点问题。连教父级的王石也在公开场合承认,零八年楼市可能出现价格拐点。

但也有足够的证据表明,政府并不以为然。

现在是我们认真思考中国楼市发展方向的时候了!

草民无以为生不可能提出楼市本质上的发展趋势,只好就毛求疵,窃以为,我国在工业化信息化时代简单地把“城市化”放在房地产的篮子里应是最大败笔。

国土部冷司长说,我们理解地方政府以招商引资的名义,引进了相当多数的地主进来,如果硬性按照国家法律,对闲置项目课以重罚,于情于理有些不合时宜。

实际上从九九年到现在接近十年的时间,闲置土地如何按章办事也一直是各地房地产市场剪不断理还乱的事儿。而这正是中国房地产的特色之一,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目前把握在开发商手中的用地达八亿平米,其中百分之七十七占用为金融资金,按房企上市率不到百分之七计算,将近一半的用地是用政府的钱,也就是说,地方政府招商引资招来的是牌子而不是金钱,更不是税收。还把自己的家当放了一半进去。

现在,政府发话,要清理这些玩意儿,广州市更是出台相关信用类政策,如果你存在不缴土地出让费或缴不清,如果你的关联方存在类似行为,下一次你就别玩了!这是一个动真格的政策。

除了大量的土地随着城市化进程进了开发商的腰包外,把城市化放在房地产的篮子里还有如下表现:

1、以市政的名义,让开发商修路建桥并以收费项目来回收投资或利润回报,据新世界集团报告,新世界在内地投资修路与建桥的资金截止二零零五年是二百个亿,而同期新世界中国公司的报表利润率是年均百分之十九点二。政府拿了别个的东西就必然报之以李,于是,新世界顺其自然地成为内地最大的外资地主。

2、以园区的名义,先将品牌引进到一个所谓孵化器的园区里,再让园区用地变为可开发用地,多少年后这些园区有好些项目实际是当地最大、园林景观特色最优的居住项目。仅武汉南湖一地就累计建设有将近六十万平米的东方莱茵式居住项目。

3、以总部的名义,许多城市的开发区报建接近十年毫无进展,但因为房地产开发,将许多品牌基地引进进来,然后除了开发厂房及总部基地式办公区外,配建的居住项目此起彼伏,一个接一个,西安的叫田园都市,武汉的直接叫企业总部一号,据传在桂林的永福可能出现国内巨无霸式的休闲体。

4、以升级的名义,我们知道中国传统文化里有相当数量沉淀下来,构成一些城市老中心区的一些怀旧物业,如电影院,如文化馆等等。一些开发商嗅觉非常灵敏,他们找到地方政府说是改造我们的文化设施。地方政府看后笑了,因为如果有开发产愿意掏钱,则此地可旧貌换新颜,不仅原有的文化设施继续保留并发扬光大,而且还可树立一些标志性建筑,并可安置相当数量的就业,还可提供一些城市靓化工程,这些地方将来是霓虹流彩。

5、以复古的名义,市场经济让传统道德遭受颠覆,于是有政府有心复古,让城市不再雷同。复古结果也被房地产给侵占了。许多城市的什么旅游城,如宋城,如大唐芙蓉园甚至叫曲江新城,皇皇近五十平方公里是否全部复古呢?除了大多数人故地重游外,房地产毕其功于一役才是最大的赢家。
内容摘抄自楚芸工作室的博客:城市化的败笔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司空摘星

江湖上面轻功很好的人物有很多,但是轻功十分了得能称之为第一的人物还真不多,我司空摘星算一个。 但凡拿我们生命去赌的,一定是最精彩。

View all posts by 司空摘星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