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岩:时有温暖,彼岸花开,来自那颗星°

锦瑟无端五十弦

文/言 岩

于是:时有温暖,来自那颗星;时有荒芜,划过那座城;时有女子,恋上那颗星;时有爱情,等在那座城°

她是谁,城在哪里,本就无需多言。

——言岩,夜半私语。

时光于你,如白驹过隙一眼万年。

岁月于我,如青山不老绿水长流。

细数相识相知来的点点滴滴,哪个画面不是永远?哪个瞬间不是永恒?

四年前初相见,人群中你独自微笑,颇有“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得失不计望天空云卷云舒”的味道儿。你和我的交集宛如风中烟火稍纵即逝,甚至来不及把相遇的温暖和美丽燃烧殆尽,便草草落幕。我对你的印象,也仅只是一抹黑色的身影和你留给我的一条又一条圈子加精语。一年前再相见,人群中你独自美丽,依旧清高孤傲执拗,却更加成熟妖娆和静默。没错,是静默,从骨子里透出的静默,是经受生命洗礼后的内敛和沉淀,是看穿世事红尘后的了然和顿悟,是途经生活千锤百炼后的淡然和自若。我羡慕这样的你,甚至是崇拜,你定然不知道这样的你有多美丽,就像你定然不知道我其实一直在悄悄崇拜你一样。如同我崇拜小虎队,崇拜苏有朋。

很多人说你是妖孽,我却一直觉得你是一条虫,一条聪慧而美丽的虫,一条为文字而生、为文字蠕动的虫。你的灵魂因文字而透彻,你的心脏为文字而跳动,你的生命因文字而精彩。你和文字,彼此取暖,已然习惯。我总是能从你的心情文字里,看到些许自己的影子,清清浅浅的忧伤和倔强,裹着平平淡淡的孤寂和绝望,哪怕焦躁哪怕气急,嬉笑怒骂中也总是让人心疼让人不得不折服;我总是能从你的故事小说里,感叹世事沧桑人心莫测真诚不复,情爱也不过是一场游戏一场梦,而已。固执地喜欢着你的每篇小说,总是出其不意的结局每每让我惊叹不已,却又每每让我愁思百转,见不得悲伤是我骨子里的东西,明哂暗讽赋予文字是你一贯的行文作风。

我从不知我竟会为一个女子着迷。一袭春风飘杨柳,半窗夜雨醉青桐。小窗凝坐独幽情,腹有诗书气自华。字字珠玑心似雪,态浓意远淑且真。真的,似乎世间所有美好的词汇用在你身上都不为过,又似乎哪怕穷极天下全部华丽的辞藻、也难以描绘你在我心底万分之一的独特和美丽。是的,独特。你是如此独特,任凭风起云涌你自浅笑安然,任凭潮起潮落你自空明洞彻,任凭花开花落你自淡然处之,任凭云卷云舒你自笑傲博海,任凭流言蜚语你自泰然以对,任凭世事沧桑你自一心自在。你处处以真诚事人,他人自然与你诚心相待。此情无关风月,只为真心,只为文字里这场温暖而美丽的遇见。你依旧,我手写我心,寻求同类呼吸者,仅此而已。

我从不知我竟会为一个女子流泪。还记得你那次离家出走吗?十二月的天,冷冷的风狠狠穿透我薄弱的胸膛,泪水无休止流淌。你说如果不在新浪你不知道能去哪里,因为你是路痴。后来我曾多次揣测过你说这句话时该是一幅怎样的表情,千万种表情最终汇成一张清瘦倔强的脸。依稀中,那张脸在晨雾里显得清晰而又模糊,轮廓分明表情斑驳。是你吗?是你,我就知道是你。尽管看不见表情,但我想我会一辈子记得你说这句话时的心情,我也会时刻谨记着你是路痴,我愿做你的地图,只为你能找到回家的路,我们这个家不能没有你,也因此才有了那封长达2861字的邮件。如今细细读来,才恍然明白,我当日的种种伤心和难过,只是因为太在乎。

还记得《最爱枫林晚》时我们恶整老乌龟的快乐情景吗?还记得《缘来是你》时大家一起写故事争相左右人物命运时的意气风发吗?还记得我们每天蹦着跳着四处抢沙发时的得瑟劲儿吗?还记得我和小页锦绣生日时的普群同庆其乐融融吗?还记得夜半无人私语时我们在冥王星默默相伴的温暖温存吗?还记得冥王星申请草根认证通过时的激动喜悦吗?还记得每月文字活动圆满结束时的欣慰自豪和骄傲吗?还记得第一篇冥王星文字被草根博首推荐时的欣喜若狂吗?……往事历历在目,多少画面因为温暖而定格,多少故事因为真诚被延续,多少情谊因为纯粹而永恒。你曾说过,来日方长。我也说过,不离不弃,地老天荒。

但终究还是有很多事,你是不知道的。你不知道我时刻担心着你的身体,正如你也时刻挂念着我的健康。你总是抽很多的烟,睡很晚的觉,三餐不应时,偶尔还喝酒,对女子而言,这些都是合该避免的;你不知道其实我并没有外表那般坚强,我只是习惯了用微笑掩饰悲伤。也因此造就我大大咧咧的个性,没心没肺地当所有身边人都是一家人,岂不知还有成语叫做“适可而止”;你不知道其实那次的同题文不过是群里一时兴起而为之,当时你不在,想着你忙才没有邀你参加,你不知道我写好的那个同题文其实并没有发,你看到的那篇,并不是你所认为的改了题目而已,那真真切切是另一篇文字,文字里提到你并不是我刻意讨好,只是行文至此顺其自然罢了;你不知道冥王星在我心底远远不止是一个家而已,它真真切切是我除了父母家人以外,唯一能够拥有的温暖了;你不知道那本《流星雨》就在我的床头,我几乎每日都要翻看几页;你不知道我需要多大的勇气才可以抵制电脑的诱惑安心躺在床上睡个早觉;你不知道我多想为你写字,只是怕自己青涩的文笔污了你的形象辱了我的敬意,我说崇拜你并非假话……

然而,我终究还是对不住你。总是突然消失是我不对,辜负你的信任是我不对,让你焦虑担心是我不对……便纵是说上千万句对不住,也只是让我愈加明白:你和我之间,只是因为在乎,彼此在乎,太在乎。因为在乎才会这般患得患失,因为在乎才会这般诚惶诚恐,因为在乎才会这般气急败坏,因为在乎才会这般肆无忌惮的怒骂对方“滚去睡觉”!却原来,我们之间,早已是亲人般的色彩;却原来,我们之间,早已是一切尽在不言中……

古人云:得一知己足矣。我不知自己是不是你的知己,惟愿现世安稳,岁月静好,来日方长,一路相伴。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言岩:『彼岸花开』时有温暖 来自那颗星°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满楼

一些冥冥中阻止你的,正是为了今天和明天,乃至以后的漫长岁月,让真正属于你的,最终属于你。有时候,你以为的归宿,其实只是过渡;你以为的过渡,其实就是归宿。

View all posts by 花满楼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