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迷酒醺:谁的轻怜浅爱

锦瑟无端五十弦

文/张吟丰

“我这已是第九支烟了。”电话那边,你似乎若无其事。

“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支烟!”张叔叔十分生气地对着话筒大喊着。

你吸烟,也许是因为烦闷,也许是因为空虚,也许是一种发泄……但不管什么原因,我都不能忍受你吸烟。烟之于女子,我总觉不雅,更何况是你——独一无二的你。

我没有见过你抽烟的样子,但我可以想像,那姿势肯定不雅观,也很难与潇洒联系起来。更何况今晚你还在喧嚣的酒吧独自买醉,这让我为之心痛。我真想飞到你面前,把烟头狠狠地抢过来,掐灭,再扔到地上踩上几脚。

一个劲地问你为什么要一个人去泡吧,还抽闷烟、喝闷酒,你只是用“有点累”来敷衍我,不给我聆听和分担的机会。其实身处这个纷繁复杂的世界,谁不累,放松的方式有很多种,可你为何要用烟酒来麻醉自己呢?难道就不能让自己简单点——简单地生活,简单地思考吗?这样,自然就会找到许多乐趣。

你的文字,为何总要在三更半夜才能挥就,而且还浸满忧郁?我不知道,是你精力充沛,还是你想把自己折磨得崩溃!

烟,可以掩饰你伤痛,但掩饰不了你伪装的坚强。

第九支烟也该抽完了,那就让一切烦恼和郁闷也随烟雾而去吧!

此刻,我也不想多说什么,只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支烟——因为你好好的,我就是幸福的!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烟迷酒醺:谁的轻怜浅爱°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满楼

一些冥冥中阻止你的,正是为了今天和明天,乃至以后的漫长岁月,让真正属于你的,最终属于你。有时候,你以为的归宿,其实只是过渡;你以为的过渡,其实就是归宿。

View all posts by 花满楼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