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然相逢,末日间剔透的告白°

锦瑟无端五十弦

文/林西宁

公元前109年。漠北七月漫天黄沙弥漫,数行归雁北翔。沙如雪,亦如长河,一眼无尽。只到是烈日孤鹰,骄阳似火,流金铄石,吴牛喘月。漠北之战,边关要塞,战火峥嵘,金戈铁马。慕城随校尉李敢军出塞,夜行急进于右北平郡太守会师,穿过大漠与匈奴遭遇。最后由霍去病率部穷追至狼居胥山,歼敌七万而结束。这是与匈奴战争中规模最大最艰巨的一战,也正是这场战争彻底消除了匈奴进攻边塞的隐患。

时光转至十年前(公元前120年)。江南四月美如画。暮春四月,草长莺飞。慕城与飘雨桐一起走过苏堤,疏浚西湖,美景尽收。一阵清风拂面,慕城挽起佳人耳边双鬓,柔情似水。拥抱佳人上了画船,佳人入怀,一起看西湖如画,春风得意。朦朦雨丝,荡起水上涟漪。飘雨桐出身书香,大家闺秀,琴棋书画无不知晓。适时雨桐起身,抚起长琴,“良辰美景,西湖如画,送君一曲凤求凰。”

有美一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张琴代语兮,聊写衷肠。何日见许兮,慰我徬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慕城看眼前佳人,娴静如水,感受佳人的深情,如沐春风。竟一时看得出神,喃喃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双眸剪秋水,十指拨春葱。得有佳人如此,夫复何求?”之前所有相识的微妙情感此刻也终于汇到一起,彻底爆发。画船之上听雨眠,情定四月,慕城搂着飘雨桐,和漫天霞光融为一体。

千里搭长棚,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一年如弹指间转瞬即逝。隔年四月,慕城收到叔叔信函,以左偏都尉之职征召他。慕城出身将门,从小便练就一身武艺,少年英姿,颇有盛名。父亲慕轻羽乃是当代名将,叔叔慕轻云则是与李广,公孙贺其名的文武双全的大将。此次前往漠北为了积累经验,以后便可以顺理成章继承家族职位,拜将封侯。然岁月如风,终是烟花易冷,人事易分。慕城踏上北去之路,临别前将雨桐叫至庭院刘庄,自古多情伤离别,两人你侬我侬,依依不舍。慕城眼前看着佳人,眼中泛起无限爱意。“等我回来。”只此四字,雨桐便纵有千种不舍,也淹没在这无尽的甜蜜中。

天若有情天亦老,可怜辜负好韶光,奈何青春已逝。期间父亲不知几次逼迫自己嫁于他人。自己不得不以死相逼才化险为夷。知女莫若父,雨桐又是家中独女,飘逸心疼爱女,不忍看她饱受思念之苦,日渐消瘦。却又无可奈克,最后只能妥协。约定为期十年,十年之后若慕城未归,此事作罢,雨桐嫁与他人。与父亲约定后,雨桐更是茶饭不思,日夜魂不守舍。每天爱抚着慕城送予的发簪,不释手,常常发呆出神,一坐就是一天。

八年的时间和风景都过去了,不变的仍是那片沧海,那片西湖。谁又能体会雨桐过尽千帆皆不是,日日思君不见君的望眼欲穿的思念和幽怨。天若有情天亦老,十年之期日日逼近,雨桐对慕城的思念却每日剧增。思念成疾,魂牵梦萦。唯一不变的是那颗坚定的心,坚信着他会回来。凤冠霞帔,适(出嫁)与慕城。

枯木逢春,并非所有期许都遥遥无期。雨桐终于在九年后收到慕城书信。

“边关十年,思卿如许。然匈奴在外,大敌当前,不得不奋勇上前,建功立业,不负国家期望,匹夫之责。今边关大捷,匈奴败退,诚幸不辱命。十年生死两茫茫,可笑柔情不自持。朝得归来将侯事,定于卿结连理时。相顾无言,节节为盼,不仅依迟。”

雨桐看着慕城的信,喜极而泣,泪湿罗襟。

之死靡它,不负相思!

『冥王星情』末日间剔透的告白
流年似锦,我们在文字的世界里牟然相逢,没有早一步,没有迟一步。

_______写给飘雨桐

冥冥中有很多注定的相遇。有些人擦间而过,有些人在回眸时相逢。就这样我遇到了你,继而贪恋彼此炽热的温度。我想与你紧紧拥抱,拥抱你寂寞的午夜,拥抱你清瘦的容颜。你在文字里缠绵悱恻,在荏苒岁月的过往铸成一抹哀伤。你习惯在深夜里寂寞,看着岁月穿过时光的沧桑。在漫长黑夜里,你如夺目的烟火,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绽放着璀璨的光芒。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我甚至忘记了我们之间是如何熟识起来的。每天的聊天成为了一种习惯,如同我右手上这支烧了一半的香烟。它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无法分割,我想它会这样陪着我一直细水长流。

我确定这是唯一的,你的阳历,我的阴历,我又多么庆幸可以在今年与你相遇。第一次发短信给你,内心的激动无以复加。第一次打电话给你,听到了我期待的声音。我在你的眼眸里,你在我的歌声里。落花逐流水,你是如此的任性,像个孩子,将我们的相遇层林尽染,我的世界里发了芽,开了花。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追寻。

每天都会跟你说记得早睡不要熬夜,你会说今天还要写几篇文,要几点睡。我知道你付出了太多太多,甚至为了冥王星的氛围,很多复杂的事情都是你自己解决。再见冥王星,即便有万千冰雪都会淹没在这无尽的温暖里,它融化了我,融化了大家。第一次进群,第一次主持的冥王星纪,第一次主持的浅夏如烟。不管以后如何,我是否还在网络里,这里都是我的思念,有很多我牵挂的人。

我相信彼此牵挂的一生,除却曾经的巫山,便是过往的沧海。或许很多年以后,当我偶然想起这段如烟花般绚烂的过往,想起曾经大家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我遇到你,遇到言姐姐,遇到大家,曾经的种种都会让我觉得恍然如梦,它是成为我一生中都忘不了的重要回忆。

长河渐落晓星辰,我们都无法拒绝繁华背后的苍凉。我只是希望在世界末日那天,在城市的边缘,在铺天盖地的巨大潮汐里,在震耳欲聋的音乐下,你拉着我,我抱着你,我们一起下坠,下坠。让所有的一切在黑夜中滋生,蔓延,消亡。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林西宁:末日间剔透的告白°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满楼

一些冥冥中阻止你的,正是为了今天和明天,乃至以后的漫长岁月,让真正属于你的,最终属于你。有时候,你以为的归宿,其实只是过渡;你以为的过渡,其实就是归宿。

View all posts by 花满楼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