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树叶”的凋落:净身出户何谈情深义重

有这么一则故事:一个男人临终前,将情人与妻子都叫到医院。他拿出一片珍藏了十年的枯黄树叶,交给情人说:“你还记得吗?我们相识于丁香树下,这片树叶是那天落在我头上,让我忽然间看到你,不是它,我不会认识你……现在我把最珍贵的东西送给你。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你。”然后,他把所有家产全部留给妻子……在重庆,中年男子徐林,也完美地演绎了这个故事,而他的“深情”又收获了什么呢?2019年4月,随着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一桩杀人案的审结,残酷结局浮出水面……

人到中年邂逅初恋:净身出户得偿所愿

2014年9月29日晚,重庆市北滨路陶然居餐厅。

徐林风尘仆仆地从涪陵赶到重庆,参加初中老同学25周年聚会。刚进电梯,他发现一个穿一袭黑色连衣裙的女人正背对着他,身段窈窕、长长的卷发格外优雅。没想到女人一转身,竟然是初中同学袁珊。20年不见,徐林的心在那一刻依然怦怦乱跳。

叙旧时,袁珊说自己在重庆做销售,离异三年,带着女儿生活。徐林问她为何没再婚,袁珊怅然地说没遇到好男人。“初恋”透露出的信息,令徐林心旌动摇。时年41岁的徐林是重庆涪陵人,与妻子王澜1998年相识相恋结婚。夫妻俩蒙王澜娘家资助经营了一家咖啡书店,2001年又生下女儿徐佩佩。在外人眼里,徐林事业稳定,家庭美满。他却觉得婚姻生活平淡如水,心生倦怠。再次与袁珊相遇,徐林心中重燃激情。聚会后,徐林约袁珊见面、郊游。在他的热烈追求下,不久,两人就成了情人关系。

其实,徐林对袁珊的情感,一是基于男人的初恋情结;二是人到中年想追求生活的激情,他最初并没与袁珊重组家庭的打算。哪知,袁珊却动了真情。于是,两人约会时,袁珊就幽怨道:“你总说对我好,那怎么对我好?除非娶了我!”徐林一时语塞。袁珊见徐林不搭腔,心里很不是滋味,恨恨地说:“知道你口是心非。我们分手吧。”见她决然地要走,徐林忙拉住她,鼓足勇气说道:“给我时间。”

既然有了这个承诺,袁珊理直气壮地逼婚了。虽说夫妻感情长期平淡如水,但如今真的要抛弃王澜和女儿,徐林又觉得于心不忍。他不想打破这种平衡。可不离婚的话,袁珊那边怎么交代?她已经下了最后通牒,如果他不离婚,两人就分手。

2015年2月,就在徐林彷徨犹豫时,王澜提出,想多买套房将来给女儿。可是因为她的征信有问题,他们无法贷款买房。忧心如焚的王澜将这件事告诉了丈夫。徐林听完后,不由灵机一动,他稍作沉吟后说道:“我倒是有办法可以解决。”王澜问是什么办法。徐林答:“很简单,我们假离婚,然后以我的名义贷款买房。”王澜想也没想就同意了。见妻子答应得如此痛快,徐林有些内疚,毕竟他心里明白,王澜自以为的“假离婚”,对他来说就是真离婚。他觉得对不起妻子,想到女儿还在上初中,离婚后王澜独自带着孩子,他就想给王澜和女儿更多的保障。于是,2015年8月2日,两人在办理协议离婚时,徐林将全部存款、两套房子、轿车及女儿徐佩佩的监护权,书店的经营权悉数划归王澜。而他则净身出户。王澜不知情,以为是“假离婚”,也没在意,两人很快办理了离婚手续。

离婚后,徐林就租房从家里搬了出去,说不想让别人看出来他们是假离婚。等到顺利买房后,王澜让他搬回来,他却再也不肯了,也不同意办理复婚手续。王澜这才发现了袁珊的存在。想到丈夫对自己的欺骗,她发誓“绝不原谅”。“你记住,以后你就是死,我和女儿也不会管你!”王澜恨恨地说。

那时候,徐林根本不以为意。当初选择净身出户,他心里也是打过小算盘的:这些财产留给王澜,未来肯定都是女儿的,他没什么舍不得的;而且,袁珊的经济情况很不错,有车有两套房。钱虽然给了前妻女儿,但自己把人给了袁珊。袁珊那么爱他,肯定不会介意的。徐林对他和袁珊的未来很有信心,所以,当他拉着一个陈旧的行李箱站在袁珊家门口时,看到袁珊惊讶的表情,十分豪迈地告诉情人:“我为了你已经一无所有了。”并承诺道:很快就可以娶她过门。袁珊特别感动,紧紧地抱住了面前的这个男人。

一文不名被嫌弃:计较之下何谈爱情

新的生活就这么开始了。袁珊帮助徐林在重庆恒迖文具用品公司找到一份工作。每天徐林和袁珊按时上下班,沉浸在爱情的幸福与甜蜜中。

2015年11月,为了方便情人上下班,袁珊还主动把自己名下一辆尼桑轿车过户给徐林。袁珊的举动让徐林更加自得,认为袁珊爱他爱到别无所求。2016年春节,袁珊带徐林回家看望父母。谁知,当袁珊父母得知徐林是净身出户,目前打工时,有些失望。袁母偷偷地对女儿说:“他什么都给前妻了,现在一无所有,你们在一起能有安全感吗?”袁珊沉默不语。

袁母一语成谶。由于徐林在重庆并无根基,销售业绩每个月都倒数,只有基本工资3000多元。维持了半年多,徐林负气辞职。在家闲了一个多月后,他提出自己创业,做文具批发。袁珊一开始并不同意,但看到徐林踌躇满志的样子,只得让他贷款搞了一家小成本的文具批发店。徐林原本以为店开在菜园坝客运站旁人流量多,销量一定好,可是并没认真做市场调查的他还是吃了“想当然”的亏。好景不长,文具店勉强支撑半年后关门,欠下的8万元贷款还是袁珊帮着还的。徐林郁郁寡欢,此后都在家闲着或在楼下打牌。袁珊想让他找事情做,但徐林借口身体不好。这以后,他就在家待着,偶尔帮袁珊做做饭。

2017年5月8日,袁珊生日。徐林由于经济上捉襟见肘,最后只得给她买了一款不到2000元的手机。那天,袁珊的闺蜜张红从外地赶来给她过生日。当她得知徐林送给袁珊的只是低廉的手机时,撇撇嘴说:“他没钱吗?这么小气。”袁珊告诉张红:“徐林净身出户离婚来找我的,我不能计较。”张红打了一下袁珊的头,气愤地说:“你真傻,他这根本是把你当冤大头,没为你们以后考虑半分。你要后悔的!”临别时,张红还反复叮嘱袁珊:他给了前妻优渥的生活,给你的是穷日子,他是真的爱你?袁珊陷入深思。

当晚,徐林想要跟袁珊亲热,可袁珊推托感冒拒绝了。不久,袁珊忍不住问他:“徐林,你为什么净身出户,你考虑过我们以后的生活吗?”徐林愤愤地说:“我怎么没考虑?是你逼我离婚,是你逼我对不起那母女俩,我总得补偿她们吧?我人都给你了还不够吗?”

袁珊气得当晚住进了女儿房间。她给张红发微信说了此事,气愤地说:“他居然说是我害他离婚,他要补偿前妻女儿。难道我就该养他吗?”两人冷战了好久,最后还是徐林说尽好话,关系才回暖。

2017年暑假,袁珊的女儿朱欣悦考上了高中,她便把徐林买的手机当做礼物送给了女儿。徐林发现后,不高兴地说:“我给你买的生日礼物,你怎么给孩子呢?”袁珊突然说:“你把房子车子都过户给你女儿,你给我欣悦买过什么?”徐林语塞,回击说:“我给她做饭洗衣,照顾她啊。”袁珊把手中的杯子重重地放在桌上说:“我听你以前说给你前妻买的礼物都是名牌包和苹果手机,你有送过什么给我?”“我现在不是没钱了吗?”徐林有些委屈。“是啊,我只能跟你过穷日子。你前妻就要跟你过好日子。”袁珊气哼哼地说。那天,两人一夜无话。

两人生活久了,所有的毛病都暴露无遗。据袁珊向亲友描述,她觉得徐林性格多疑,脾气暴躁,在家里闲来无事就爱“查岗”。有一天袁珊休息和同事逛街,他竟然怀疑袁珊有问题,两人大吵一架。加上父母和女儿一直觉得徐林不靠谱,让袁珊开始动摇。她对张红说,她原本对爱情抱有幻想,可是如今徐林一直在她家混吃混喝,所有的费用都要自己承担,感觉压力倍增。袁珊慢慢开始对徐林不满意了,两人经常发生争吵。

一次吵架后,徐林独自在街上游荡。无家可归的时候,他不由自主地掏出手机想给前妻打电话,却发现已成空号。2017年国庆节,袁珊跟女儿去旅行了。徐林想回家去看看女儿,谁知一进小区却扑了个空。女邻居告诉他,王澜好像早找了别的男人。徐林心里很不是滋味:想挽回婚姻已经不可能了,原以为还回得去,实际上已经无家可回。他悻悻地又回到袁珊的住处,见到她的冷脸,心里又憋屈又愤懑。

初恋“树叶”凋落:怨怼丛生成恶魔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延续着,两人都觉得索然寡味却又咬牙坚持着。2018年春节,正月初五,徐林提出回涪陵走亲戚,找袁珊要了点钱买礼物。袁珊把钱给了他,却不发一言,也没跟着去。那天晚上,徐林看到袁珊在微信上留言:“在一起三年了,我累了,分手吧。”徐林又急又气,随即把电话拨过去,哪知袁珊根本不接。最后袁珊发信息明确地告诉他说:“老徐,我真的累了,分手吧。你先搬出去,我给你找房子。”

春节后,徐林赶回重庆,一进门却看到袁珊趁他不在家时,把他的东西全部清好装在了行李箱里。袁珊母女俩当即要他搬出去,说是房子帮他租好了。看着袁珊一脸绝情的样子,徐林很生气,认为袁珊不考虑自己的处境。“你就是这么势利!我没钱了,你就嫌弃我!”徐林指责袁珊。哪知,袁珊毫不示弱地说:“我就是不想和你在一起了!”徐林气得提起行李箱就走了。此后,他多次要求跟袁珊见面谈谈,她都推托不见。徐林因此更加愤怒。“要分手,没那么容易。”

2018年3月15日晚上,徐林再次通过微信与袁珊交涉,她居然在微信里说他连个女人都不如,并很快拉黑了他。徐林怒火中烧,一夜未眠。在他看来,自己是因为袁珊才出轨,才背叛家庭,才妻离子散,才一无所有。可袁珊却如此绝情,恨意开始在心底里发酵。

4月2日,徐林买了一瓶红酒和一个果篮,想最后再努力一次。徐林来到袁家,觍着脸进门后,赔着笑脸说:“珊珊,我买了酒,还买了你爱吃的水果”说完,扑通一下跪在了袁珊面前。没想到袁珊呵斥道:“你这么做没用!”徐林倍感难受,站起身质问袁珊:“你当初说有我就足够了。”袁珊说:“我不说是怕伤你自尊,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你一无所有,拿什么爱我?”徐林的心被刺痛了,大声喊道:“你就是瞧不起我。”袁珊怒了:“你这样有谁瞧得起你?赶紧滚蛋。”说着,拿起一把扫帚就朝徐林身上打。徐林招架不住,只得落荒而逃。徐林逃到门外,摸着被打痛的肩膀,恨恨地说:“把我逼急了,我就杀了你!”

就在徐林恶念萌动时,4月10日下午,他突然接到朋友沈军打来的电话。“老徐,你跟袁珊分了?”沈军问。“谁说的?”徐林感觉很没面子,连忙否认。“我昨天看到她跟一个男的在超市挺亲热的。”沈军说。徐林突然感觉血往上涌,便到楼下超市买了三瓶啤酒和一些卤菜,喝起闷酒。他给袁珊打电话,她不接,又发短信:“别人都有完整的家,只有我是一个人,如今什么都没了,在人前也抬不起头……”徐林越想越伤心,很快把3瓶啤酒全喝光了。天渐渐暗下来。徐林坐在黑暗中,想到了曾经和袁珊的温存,十分不甘心。

当晚8点30分,他打车来到袁珊位于沙坪坝三峡广场家中,在门外守着。等了十几分钟,袁珊开门扔垃圾时,徐林趁机冲进去,一只手臂从背后把袁珊脖子箍住,然后关上门。徐林把袁珊拉到客厅沙发上,让她给个说法,不要分手。可袁珊一直不松口,后来还闭上眼说:“你就杀死我吧。”徐林火冒三丈,用手勒住她的脖子,把她按在沙发上,用力掐了大概十分钟,袁珊就没有动了。当时徐林酒后迷迷糊糊神志不清,试探鼻息,发现袁珊没有气息了。他觉得自己闯祸了,想与袁珊一起死了算了,就到厨房拿了一把菜刀割自己左手腕自杀,不过自杀未成。徐林随即到重庆市某区公安局派出所投案,并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

徐林悔恨不已地说:“我到现在都没想清楚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我不可能杀她,也没有杀她的理由。我很后悔,只能尽量去弥补我自己所犯下的罪孽。”2019年4月,重庆市某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徐林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因涉及隐私,文中所有人物均为化名,相关单位信息做了技术性处理。)

[编后]

抢来的婚姻,总是会在明争暗斗的抢夺中,无法纯粹,终于走到一起的两个人彼此揣着心思、打着算盘,不知不觉中,感情已千疮百孔。本案中,徐林自私地以为把财产都留给了妻子,自己背叛感情就可以心安理得;而情人因为爱他,就会容忍他的一无所有。可所有的感情都离不开现实物质基础,而他把自己婚姻破裂、人生失败的原因完全归咎于情人,甚至愤而杀戮,更是将自己的人生坠入深渊。

编辑/周莉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林诗音

人生,是不是就像一场场梦一样,做过了,也就忘记了。 无法诠释自己的心情,或许不应该存在的。 别去试探人心,它会让你失望。有些事知道了就好,不必多说。世上有两样东西不要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前者伤眼,后者伤心!

View all posts by 林诗音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