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缘分只能等来世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会试着去体会你所有的痛;如果一切可以从头,我一定不会让你伤得那样重。可是,时光可以倒流吗?不能。一切可以从头吗?不能。所以,我们的缘分,只能等到来世。———-吟骨萦消

去哈尔滨读大学是我这一生第一次离开父母。下了火车,我就有一些懵,这个陌生的城市对我而言恍然如梦。远远的看到有人举着学校的牌子,一下子象找到了亲人一般。“欢迎你新同学,”一个大男孩对着我笑了:“我叫宇,是你的师兄。”宇不算英俊,可是笑容很灿烂,让我一下子有了安全感。“我叫吟。”我怯生生地说。与是,我们就算认识了。

一到寝室,已经有同学到了。一个不算漂亮,但很文气的女孩子正在对着镜子梳头,看我走了进来,对我笑了一笑。后来我知道,她叫雪子。

我的大学生活就这样开始了。军训,考试,上课……一切都显得平平淡淡,似乎没有我想象中的大学生活那么丰富多彩。

我与雪子成为了好朋友,她虽然话不多,可是,和她在一起,总是能感到她逼人的才气,让我这个自诩为才女的人在她面前也不敢自吹自擂。她很内向,不喜欢说自己的事情,但是却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同学们都说我和雪子是最佳排档。一个成天疯疯癫癫,一个一天都说不上几句话。

一次偶尔的机会,我又在校园里碰到了宇,我才知道宇大我两届,是机电学院的。宇也是一个很活泼开朗的男孩子,我们两个人似乎是很有缘分,碰到一起也有说不完的话。宇是学生干部,成绩很好,我这个刚刚进入学校的小女孩真还是对他肃然起敬。我决定,我也要象宇一样,做一个优秀的学生和学生干部。由于我的缘故,宇和雪子也认识了。我们三个人虽然性格有不同的地方,但是相处的非常融洽。尤其看到内向的雪子居然能够和宇谈笑风生,我也觉得特别高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天晚上,雪子都躲在床上写日记,不时还抿着嘴偷偷的笑。于是,我笑着问:是不是有心上人了?雪子总是涨红了脸,把头摇得象拨浪鼓一样:“才不是呢,你不要乱猜,我怎么可能为了一棵树而放弃整个森林呢?”我摇摇头,她说的话总是让人费神去理解。“我是说,我不可能在大学里找男朋友。”雪子解释了一遍。我才大智若愚般的理解了。

大学里,大一的女生是最抢手的,总会有师兄,老乡借着不同理由来接近你。据说,军训的时候,就已经有男生把眼光聚集到这些黄毛丫头身上了。大概是女生奇缺的缘故,居然还会有男生缠上我这个胖乎乎的苯丫头。我也不知道我怎么招惹了那个叫什么峰的男生,总之他每天晚上9点半以后就会到女生宿舍门口等我下自习,一开始,出于礼貌,我也陪他聊几句,可是天天如此,我快要受不了了。于是,我故意避开他,没有想到,还是有一天被他逮着了。他在那儿语无伦次的不知道说些什么,我呢只好目光散漫地听他说。突然,宇闯进了我的视线。可能是被哪个叫峰的弄得神经错乱,我不顾后果地抓住宇的手把他拉到峰的面前,然后还亲昵依在宇的胸口,故作甜蜜地给峰介绍:这是我男朋友宇。然后,丢下在那儿发愣地峰,把宇拉出了女生宿舍的门。“宇,谢谢你谢谢你。”我不断地说,然后和他解释了原因。这时,峰也出来了,宇顺手就把我搂在了怀里。“宇,我怎么没有听说你有女朋友呢?”峰和宇说了话,他们居然认识,让我吓出一身冷汗。“是啊,我们才开始不久,听吟说起过你很照顾她,谢谢了。”听说完这些话,我才长吁一口气。还好,宇还算够哥们,否则今天我糗大了。峰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开了。或许是因为紧张,也或许是冷,我在他的怀中微微发抖,“冷吗?”宇抱紧了我,周围都是一片情侣,似乎也没有人注意到我们的存在。我感到了他的体温和喘息,还有自己的心跳。

因为那一次假戏真做,我和宇之间的关系开始变得很微妙。他开始陪我上自习,也常常约我去看电影,去跳舞。不过我总是不忘带上雪子,不知道我在害怕着什么。

敏感的雪子似乎看出了什么,有一天她就问我:你是不是喜欢宇?

不,我怎么可能喜欢他呢?我不假思索地几乎是本能地否定了。或许是因为来哈尔滨之前,母亲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不能在学校里谈恋爱,也或许是因为女孩子的虚荣心。总之,我否认了,但是,我知道,事实并非如此。

不知道为什么,宇开始减少见我的次数,后来,即使在路上碰到,也只是淡淡地和我打了招呼,似乎我已经变成了不相关的人。倒是雪子一直和宇保持着热络的关系。我想,也许一直都是我自己在自作多情,宇不过是为了让我摆脱峰,才拥抱我。有时,我甚至怀疑那一晚的深情拥抱也只不过是一场梦。

生活就这么一天一天过去了,平淡而又匆忙。成天穿梭在教学楼,食堂和寝室之间,我似乎已经淡忘了曾经有的一切。可是,我一直记得那天晚上,被宇拥抱着的幸福。我也记得我自己发誓要做一个和宇一样学习和工作都出色的学生。我做到了,可是宇永远都不会知道我努力的原因。断断续续我还是能够见到宇,每一次都会感觉到心灵的悸动,可是我想我掩饰得很好,没有人会发现我心里的秘密。

两年时间真的是很快,眼看宇要毕业了。我的这份单相思也将很快失去依托的对象。雪子也似乎受了我的感染,变得有一些神经质。事实上,每年到了毕业的季节,校园的气氛就会变得很阴沉,毕竟,很多相处多年的朋友也许从此就天各一方。这种哀愁和无奈让人欲哭无泪。

宇突然给我的传呼让我感到非常意外,虽然我无法按捺心里的激动。上面写着:吟,你下来好吗?我有话对你说。

宇瘦了很多,大概是最近频繁的告别活动造成的吧,总之他很憔悴。他穿着黑色的衬衫,很帅气,我还闻到了他身上古龙水混着他身体特有的味道,他身上的味道,和当年拥抱着我时嗅到味道一模一样。这种味道让我怦然心动。我突然有一种想吻他的冲动,可是我克制住了。我知道,我不能。

吟,还有几个星期我就要走了,其实……我最留恋的……还是……你。我一直记得……那一天晚上……在这个楼的门口……拥抱……你的情景,一辈子……都忘不了。

我的心突然一阵痉挛。是幸福,是痛苦,我也不知道。

他似乎没有看我,接着说:后来,雪子告诉我,你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我。

天哪,我心里暗暗埋怨雪子,亏雪子那么冰雪聪明,这些女孩子之间的话怎么能随便传给宇呢?何况,这根本是我言不由衷啊。

他抬起眼睛:我知道,因为你要摆脱峰,才拥抱我,可是,我已经很满足了。我很想,真的很想和你在一起,我疏远你,是因为我怕我控制不了我自己。我可以骗得了任何人,我没有办法欺骗我自己。我真的喜欢你,从你刚到学校,我在火车站看到你第一眼开始。他的声音开始颤抖……我呆呆的站在那里,任由泪水肆虐。

我才知道,最痛苦的,并不是我单恋的人不爱我,而是直到最后我才知道他也深爱着我。可是,一切都太晚了……我恨自己,恨自己的虚伪和矜持。

做我的女朋友好吗?宇哽咽着问我,眼眸里闪动着晶莹的泪花:就算你不喜欢我,哪怕只做一天也好。

我很想,真的很想做宇的女朋友,我已经想了1年多,可是这个时候,这个情景,我知道,我不能。

宇,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对他说,我知道自己很残忍。我也知道我的心被我自己的话一点一点撕碎,可是我,别无选择。

宇,不愧是我的宇,他竟然对着我笑了,虽然笑得很惨淡:吟,我会永远记得你………

不知道为什么,雪子变得越来越乖戾,经常和室友吵架,对我更是不理不踩。后来甚至开始摔东西。晚上也不好好睡觉,总是弄出动静,室友对她意见越来越大。

到底怎么了?我趁着别人不在,偷偷地问雪子。她竟冷冷的对我说:不管你的事。

她开始疯狂的写日记,还偷偷地背着大家哭,因为我常常看到她红着眼睛。毕业前,大哭大闹,酗酒衅事的事情并不少见,我想雪子大概也有朋友要离开学校了,所以我也没有太放在心上。

宇邀请我去参加他们班的告别晚会,他说,要我看着他,以免他喝多了违反校纪校规,从而晚节不保。他用一种很轻松的口吻邀请我,可是我却怎么也轻松不起来。那一晚,他还是喝了很多,事实上,大多数人都醉了,然后大家就起哄,要让宇唱一首歌。宇当仁不让,拿起了话筒,他说,我下面的歌送给我所有同学,还有……吟……

那首歌,我永远记得:

还没好好的感受,雪花绽放的气候,我们一起颤抖,会更明白,什么是温柔。还没跟你牵着手,走过荒芜的沙丘,可能从此以后,学会珍惜天长和地久。还没有为你把红豆,熬成缠绵的伤口,然后一起分享会更明白相思的哀愁。还没有好好的感受,醒着亲吻的温柔,可能在我的左右,你才追求孤独的自由。有时候,有时候,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相聚离开都有时候,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可是我有时候,宁愿选择留恋不放手,等到风景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

我忘不了他的眼眸,深邃地似乎要把我吞没……

我和雪子以及宇的其他一些朋友到机场去送了宇。那一天,我感觉到了生离死别的痛苦。宇和每一个人都握手告别。到了我前面,宇突然放下行李,把我拥在怀里,用力地拥抱着我,似乎要把我揉进他的身体。然后,他吻了我的脸颊:吟,我会永远记得你。这是他第一次吻我,也许,也是最后一次。我们都哭了。雪子也哭了。

那一天心情遭透了,回到寝室,已经很晚了,我一直睡不着。好不容易睡了一会儿,又突然惊醒。张开眼睛,雪子竟然站在我的面前,她的脸色在月光下变得惨白,我吓得惊叫起来,她似乎也吓了一跳,一把水果刀从雪子的手里滑落,寝室所有的人都惊醒了……

雪子被送进了医院,我也因为受了惊吓而卧床不起。后来,我听同寝室的人说,雪子疯了。

我一直没有去看雪子,后来,她的父母来了,准备接她回去。帮她收拾东西的时候,我发现了她的日记。思想抗争了很久,我还是打开了她的日记。我震惊了。我没有想到,一向清高的雪子居然暗恋宇整整2年,更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很久以来,雪子一直都在恨我。她一直认为,是我抢走宇。

我去看了雪子,她披头散发,如同一只小猫一样蜷缩在角落里,可是当她看到我,就突然向我扑来,幸好早有准备的男生替我挡住了,她一边破口大骂:吟,你这个狐狸精,你以为你漂亮,你性感,就可以勾引到所有的男人吗?你为什么和我抢宇,你这个贱人,荡妇……后面的话不堪入耳。我突然泪流满面,我满心的委屈,可是对着已经疯了的雪子,我还能说什么?旁边的男生见我哭了,都慌了神,赶忙和我说:雪子已经疯言疯语了好几天,千万不要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可是,只有我心里最明白,雪子说的每一句话,都并非是胡言乱语。

雪子,如果你早一点骂我,或许还能减轻一点你的痛苦,你又何苦一直压抑在心里呢?我曾经以为自己是你最好的朋友,我现在才知道,我其实从来不曾了解过你。你为什么要如此折磨我,让我失去了爱情之后,还要失去友情呢?

雪子回去了,后来听说病好了,还找到了工作。她同寝室的室友寄来了照片还有信,照片拍得很甜。但是她一直都没有再联系过我。我想,她一定还在恨我。

雪子,我不知道你现在过得好吗?我曾经以为,我们能够成为朋友是因为上天注定的缘分,可是我们的友谊却已经无法回到最初。我们的缘分,恐怕只能到来生再续。只是,我好希望,在此生的道路上,你可以学会照顾自己,不要为了清高,而把一切痛苦都放在心里,好吗?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林仙儿

每次我遇着你,都觉得跟你聊天很有趣,后来仔细想一想,才发现上了你的当,你根本什么话都没有说。 最会说话的人,往往也就是不说话的人。 只可惜这道理也很少有人明白。

View all posts by 林仙儿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