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处长:做情妇的滋味不好受

  作者:阎勤民

  我是个35岁的中年女人,是某单位的副处长。平心而论,我的能力很低,连一般的材料也写不好。我担任这个职务靠的不是工作能力而是女人的魅力。好多年以前我在基层工作时,单位的头头把眼光盯在我身上。我指望他的提拔,他欣赏我的美貌,没多久我们的关系就发展到越过雷池的地步。从那以后,便一发不可收拾。我向他要官当,他不顾旁人的议论,提拔我当了个副科长。

  有了官位,我活得并不快乐。接踵而来的是同事的白眼,亲朋的嘲讽,丈夫的打骂。我千方百计努力,才把周围的关系摆平;我给丈夫生下两个儿子,夫妻矛盾才有所缓和。

  妻子攀高结贵的好处,丈夫也能慢慢领会到。我丈夫单位不景气想调调工作,便唆使我再去找找那位已经提升到高层领导职位的头头。于是我俩旧情复发,死灰复燃。他为了长期占有我,给我们夫妻同时都办了调动手续。我直接调进了他的单位,并安排了一个正科长的职位。

  当了正科长以后,我活得并不光彩。我和这位领导经常接触。我们的关系已是满城风雨。尽管我做了不少努力与同事们套近乎,但没人理睬我。每当我看到那位领导的夫人蕴藏着怨怒的目光,立刻感到像挨了几巴掌一样难受。

  前年,那位领导又升迁到一个新单位工作,他又把我带到他分管的一个下属部门,安排了一个副处长职位。这就是我现在的工作。

  这里原有一正一副两个处级领导。加上我共三位。去年正处长提升调离后,要再配一个正处长,那就要在我们两个副处长中选拔。按理说,那个与我竞争的副处长的才华、能力都比我强,但我也想要这个职位。我找那位领导去上层活动。说来也真难为了他,他向上级交涉了多次,至今未能如愿以偿。这个职位到现在还是悬而未决。

  从我到这个单位任职以来,因为名声不好,水平不高,支持我的仅有一两个人。我比谁都清楚,这一两个人并不是认为我好,而是想通过我让那位领导为他们办事。特别是那个年轻女人,多次直接提出让我找那位领导提升她,她的用心无非是想步我的后尘!

  单位的大多数同事看不起我,见了我的面连正眼都不瞧我一下。我恨死了这些人。同事们在办公室里闲聊,我好像总是听到他们在议论我无能,嘲笑我无耻,所以我不敢在人多的地方呆着,上班总是关在自己的房间里。有时我心里想:如果我成功了,非要把他们都炒出去;又想:这可能吗?人太多了!我又不是中央政治局委员!

  心情烦躁、坐卧不安的时候,便去找那位领导厮混厮混,说道说道,哭诉哭诉。他不高兴时,便嫌我纠缠得他心烦,推我走开;他高兴时,表示还要给我争取那个正职,讨我欢心。

  阎老师,您想想,我退出正处长的竞争吧,担着情妇的名,得不到情妇的利,到死不甘心。继续争取吧,难度也实在太大。我没学历、没能力、没政绩,就是那位领导撕下脸皮硬给我把正处长的职位争取到手,众人能心悦诚服吗?我既不能文,又不能武,现在这点工作有时还累得差不多要晕倒了。

  阎老师,从内心说,我想要那个正处长的职位,但我知道做情妇的滋味不好受!我投资的虽然不是人民币,但是比人民币更有价值的青春的肉体和女人的名誉呀!如果得不到所求,我还有脸活着吗?如果得到所求,我真能满意高兴吗?我该不该要这个正处长的职位?

  阎老师:您帮我指一条正路吧!

  〖分析〗

  要我回答你“该不该要这个正处长的职位”这个问题,便得从分析这个问题入手。你现在已陷入严重的心理冲突中了,如果找不到精神出路,你很快就会得精神分裂症。你这封信虽然简单,但是很坦率。信中揭露出很多重大的社会问题和心理问题。它可以说是当今政界、官场某些角落腐败的一面镜子。对你这个问题的分析可以从三方面入手。

  一、首先我们讲讲“赃官人格”与“黑厚心理”。

  你追求当官是受到了错误的人生价值的影响,认为当了官就能颐指气使,锦衣玉食,光宗耀祖,蓬荜增辉;认为只要发了迹,当了官,就拥有了一切权益,就可以穷奢极欲,就可以骄横恣肆;只要当了官,就可以无根而固,就可以终生受禄。所以中国人都是官迷。读书就是为了当官。

  中国的传统国情和传统政治形成了一种传统的从政心理。有人私欲膨胀付诸行动,就是“以权谋私”。中国历朝历代的许多官员都犯过这种通病,以权谋私者罔顾国法、天理和良知,他们谁都知道“以权谋私”不对,可谁也不肯放弃“以权谋私”。历朝历代的更迭史告诉我们,当政治腐败到不能有效地控制和打击以权谋私的势力时,这个社会就不可避免地发生动乱,以致统治者的垮台。你那位当领导的“故交”和你都是这种政治文化的接受者,这种政治文化造就了一种特殊的“赃官人格”。

  在这种被扭曲的人格观念指导下,有的男人想要官,就得为上司献出灵魂或者奉上金钱;有的女人想当官就得靠裙带关系或者献出青春。你求官走的是女人的仕途。

  你说:“好多年以前我在基层工作时,单位的头头把眼光盯在我身上。我指望他的提拔,他欣赏我的美貌,没多久我们的关系就发展到越过雷池的地步……我问他要官当,这位头头不顾旁人的议论,提拔我当了个副科长。”后来你的丈夫也认同了你的做法并从中得利;支持你的下属也想步你的后尘,可见这条路是心照不宣的仕途幽径。

  先别说这条仕途幽径可耻不可耻,可恶不可恶,可恨不可恨,正如你说的:“我投资的虽然不是人民币,但是是比人民币更有价值的青春的肉体和女人的名誉呀!如果得不到所求,我还有脸活着吗?”这种“任人唯亲”的选拔意识构成了某些有贪欲从政者的“黑厚心理”。

  二、其次我们讲讲“良心发现”与“心理冲突”。

  “心理冲突”就是头脑与灵魂的矛盾。人的精神生活是由头脑(意识)和灵魂(无意识)分担着的。头脑做出的是权益判断;灵魂做出的是良心判断。当头脑与灵魂、意识与无意识、权益与良心出现判断上的矛盾时,就是“心理冲突”。你写这封告白信,就是因为你发生了上述心理冲突。

  心理冲突并非人人都有,只有少数人(主要是精神病人)才会出现。弗洛伊德说:“人性恶”、“人的良心是很少有的”,因此很多人干了祸国殃民的罪恶,却从不内疚,从不惭愧,从不冲突,从不痛苦,因为他没有良心,没有人性,没有反省;但是有些人有良心,有人性,有反省。代表灵魂的良心、人性、反省一旦出现,做了不仁不义的丑恶事,灵魂就要与你死折腾,直到把你逼得精神分裂。你写这封告白信,就是因为你发生了精神分裂。

  因为你有了灵魂,所以你虽然官运亨通,却沮丧它来路不正。你说:“我担任这个职务,靠的不是工作的能力而是女人的魅力。”

  因为你有了人性,所以你虽然步步高升,却焦虑自己“既不能文,又不能武”,尸位素餐是不体面的事。

  因为你有了是非心,所以你虽然还没过足官瘾,但你能看出群众的不满。你说:“机关大多数同事看不起我,见了我连正眼都不瞧。”

  因为你有了羞耻心,勾引了别人的男人才自觉愧疚。所以你说:“每当我看到我那位领导的夫人蕴藏着怨怒的目光,自己立即感到像挨了巴掌一样难受。”

  古代哲人说:“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羞恶之心,非人也;无辞让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正是你自己的恻隐、羞恶、辞让、是非之心———即灵魂,对你卖身求荣的作为和心黑脸厚的打算提出了起诉并作出了制裁,魔爪掐心,你才落入煎熬的深渊,频频反问自己,直至向我求助。

  三、你的问题只能由你自己和自己商量、解决。

  你向我提出的那个问题:“我该不该要这个正处级?”我认为你问谁都没用,你得问你自己的灵魂;你求我给你指一条正路,我认为我帮不了你什么,只有你自己从反省中帮助自己。心理医生的原则是别人的事不能越俎代庖。但我还是想告诉你,无论如何,“义”与“利”你必须舍弃一头,因为“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我只能告诉你:人生需要一种根基稳固、心安理得、纯正朴实、宁静自然的生活,不符合这一原则的事别干,别再自己作践自己,自己伤害自己。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林诗音

人生,是不是就像一场场梦一样,做过了,也就忘记了。 无法诠释自己的心情,或许不应该存在的。 别去试探人心,它会让你失望。有些事知道了就好,不必多说。世上有两样东西不要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前者伤眼,后者伤心!

View all posts by 林诗音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