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男人渴望背负她的一生,这是作为女人最有力的肯定

阅读之前的说明:这只是以第一人称“我”写的小说而已

一、比被搂抱着入睡更为难得的幸福是搂抱着从睡梦中醒来

利建大我五岁,认识他那年,他32岁,结婚七年,有一个四岁女儿。每个夜晚,即使天将亮,只要利建决定该睡觉了,他都会吊儿郎当地起身穿衣服离开我的家。

我会帮他装好手机、钱包,然后给他拿出打车的零钱放在兜里。

这时我会很羡慕他的老婆,比被搂抱着入睡更为难得的幸福是搂抱着从睡梦中醒来。

不能在外面过夜是利建这一类男人的原则。他说,醒来后彼此口气不清新、面目不清晰地相视,非要有勇气不可。

把睡觉由一个人的事情变成两个人的事颇有些意义。

认识利建是因为我要写一篇已婚男人生活的文章,于是他作为采访对象被引见给了我。

那天采访我们聊了三个小时,我们说了很多别的话题,他也说了很多关于他的爱情、婚姻和孩子,做出一副美满生活状。

文章在两周之后发表,我没有用他的真名,而是编了个“国力”的名字,因为这样就有机会给故事添油加并主观臆想。

文章的结尾我写到:国力想离婚已经有两年了,然而他仍没有离婚。国力从来没有对外人讲过一句抱怨婚姻的话,然而他的每一个朋友却都深切地体味出他婚姻的不幸。因为婚姻好坏就像是女人年龄大小,无论怎么保养,都无法隐瞒。国力想离婚,确实也就是想过而已。

利建从网上看见了这篇文章,他打电话给我:“国力”的名字太傻。

我笑说:我请你吃饭吧,当做侵犯姓名权的补偿。

于是,我们很痛快地定下了约会时间:就在当天,仍是那家茶室。

我几乎迟到,因为我试了至少20套衣服。

第二次见面的开场有点尴尬,我们都找不出更畅快的话题。

于是,他说,吃饭去吧。

他没有征求我的意见就把我带到了一家上海餐厅,也只是问了我有无忌口,就点了菜。

他说,他知道女人头几次约会时,对于吃饭大多没有什么主意。

我笑着接他的话茬:你经验老到啊。利建也做开玩笑状,你承认是约会了?

我心领神会:他开始勾引我。

这顿饭吃了两个小时,谈话内容宽泛。谈及我的文章时,他说,我最后写的那段话让他觉得我敏感过人。

我问,意思是说我说得很对吗。

利建换了话题。

饭后,我们在门口等着“打的”。

我离他很近地和他笑说谢谢,挺着胸收着腹直着腰,我想,我也在暗示他什么。

终于,利建一下子搂住了我,俯下身低着头狂热地亲我。

我真的喜欢那种夜晚街头亲吻的感觉,很有点陶醉而且令人羡慕。

送你回家好吗?

利建这样问我,我明白这句话的含义并非于此。

二、成人式的交往让我们省去了一切细节……

成人式的交往让我们省去了一切细节,甚至连甜言蜜语也不必要多说,比如,我爱你。

我们开始得太快了。

那个晚上,我们躺在床上卿卿我我地聊天的时候,都感叹世事难预料。

然后我问他,我算是你的什么?

利建有些紧张地看着我问:什么意思。

我笑,比如我是你的宝贝儿,你的心肝儿、你的蜜糖儿,给我一个爱称。

利建轻松地一笑:都成。

我抱着他说:我是你的痒痒挠。

利建问我什么意思。

我说,你看,你结婚七年,我正好是专门解你的七年之痒的痒痒挠啊!

利建立即板住脸,说不喜欢我这样比喻,好像把他当做什么样的人了。

那一刻,我有点感动。

我们一直说话到深夜四点,或者说凌晨四点,利说他要走了。

他很疲惫地坚持告辞。

于是,我帮他穿衣服、从钱包里找出打车的零钱放在上衣口袋,把手机、钱包装好放在书包,告诉他我不打电话给他,省得他坐出租车太困的时候糊里糊涂接电话把手机乱放在车上搞丢,再告诉他不要掏钱包,车费零钱在兜里,最后再告诉他一定要在下车结账后进家门前打电话给我,让我放心。

这种方式的每个深夜的分手,是和利建在一起的日子中,惟一留给我的温存痕迹。

我会感觉到,我们好像恋人一样,彼此很细腻地关心着对方。

第二天白天,利一直没有打电话找我,我什么事情也做不下去,很幸福的感觉又很茫然我是否真的幸福。

他快下班时,我忍不住给他打了电话,他很温柔地哄我说,当然想,可是太忙了,下班可以去看我。

于是,我们开始了一种很成人式的约会,不需要太多繁琐的情节设计,甚至连甜言蜜语也不必要多说,比如,我爱你。对于成人式的交往,说这句话是“可耻”的。

我们这样几乎天天约会一个多星期。然后,便暂停了三天,利建说,他有很多事情,很忙。

我这时才开始感受出,他是已婚男人。

但是,终于,我开始与这种成人式的交往闹别扭,因为我发现,没有细节可以回忆的这段感情让我毛骨悚然。

成人式的交往让我们省去了一切细节:我们没有去过公园、没有出去旅行、彼此没有对方的照片更没有合影、不认识彼此的朋友、所有情侣的节日或假日甚至彼此的生日里我们反而没有约会,而且,我们从未搂抱着从睡梦中醒来。

三、女人最不能忍受的是没有憧憬的爱情。

一个女人被作为女人的最有力的肯定方式莫过于此:有男人渴望背负她的一生。女人最不能忍受的是没有憧憬的爱情。
那种想把利建当做恋人一样爱并要求着,但却又不能爱和要求的感觉非常糟糕,这种情绪一直纠缠着我的生活。这种纠缠表现出来就是我常常撕心裂肺地痛哭,常常为小事动辄伤心不已地长篇大论。但是,我无法让利建的生活也因此受到我这样的纠缠。

在一个晚上,我向利建要求:今天留下来吧,我想抱着你入睡也想抱着你醒来。

利建看了我一小会儿后说,好吧,下周有个出差,他会早回北京一天。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向他老婆说的,但是一定会是谎言,反正他终于安排了一天陪我。

那天他的飞机是下午6点到。我用了一个早上计划安排,一个上午收拾房间,一个中午买菜买酒,一个下午准备晚餐,一个傍晚试穿衣服。

然后,利建来了。换拖鞋,冲澡洗尘,然后是坐下准备吃饭。

我一直等着利建做点什么或说点什么,直到终于忍耐不住问他:没有礼物?利建不明白地看着我说,我没有告诉他要带礼物的事情呀。

我当时是一种心灰意冷的感觉,生硬地回答他,给心爱的女人买礼物,是为告诉她,一直在想着她,这不是件要女人写备忘才会记起做的事情。再说,这次出差和平时不一样,因为这次出差后是第一次直接到我的家。

利建听了我的话很不高兴,说我找茬儿。他说他也很不容易,这次费尽心机安排以满足我的要求,平时那么忙也总想着找时间看我。

我说自己也很不容易,一个女人要是既不花你钱又不要你娶,不要你负责也不要你付钱,只要你陪她完整地度过一个黑夜,算是找茬儿吗。

然后,我又问了他我们第一次约会的话题:我算是你的什么?

利建好半天之后才不情愿地回答说,我是他的亲爱的。

我说,才不,我是你的痒痒挠,也只是痒痒挠,解你七年之痒,也只是解痒。

利建轻叹,求你,别这样。

我立即趁势发泄:我怎么样了,我怎么样了。并流了满脸的泪水。

利建于是抱着我,哄着我说,没怎么样,没怎么样,我最怕女孩子哭了。你要再这样,我可就回家了。

我赌气地说,你回去好了,回去好了。利建果然无奈地起身穿上衣服,但是这一次,我没有帮他拿零钱、放手机。我只是流着眼泪看着他。

利建穿好衣服,走到了门口,却又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走回床边抱着我许久。

放开我时,他说,不知道是不是爱上我了。

我告诉利建,他没有爱上我,因为爱一定是你知道的事情。

利建笑了,他亲着我说,他最喜欢我的敏感,知道很多他不知道的事情,就好像当初我写他的那篇文章中的最后一段话。利建回家了。

其实,我是希望他回家的。因此心存不轨,我想,那样她老婆一看本来第二天才回来的丈夫提前一天回来,找任何理由都会让那个女人有所猜疑的,并从此会对老公有所戒备,稍一发现蛛丝马迹就会明白事情真相。

我想让那个女人因真相而悲伤,我讨厌她有我所没有的因茫然不知而无忧无虑的快乐。

后来我知道,利建没有回家,而是住进了一家酒店。

利建离开了之后,我一个晚上没有睡,直到天亮了,我才躺下。躺下的时候,我明白,我不喜欢这样感受不到憧憬的生活。于是,我终于下决心放掉这份感情了。

第二天,我再也没有给利建打过电话,利建也一样。

其实内心,我希望接到他的电话,也希望我们会邂逅,尤其期待着和利建夫妇的邂逅。

所以每次出门我都把自己打扮得很光亮照人。

而我更希望的是,利建会突然在某一个夜晚敲响我的门,告诉我,他要永远和我在一起。

这种理想即使在我已不会天天想起利建的时候,也会存在,因为一个女人被作为女人的最有力的肯定方式莫过于此:有男人渴望背负她的一生。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林诗音

人生,是不是就像一场场梦一样,做过了,也就忘记了。 无法诠释自己的心情,或许不应该存在的。 别去试探人心,它会让你失望。有些事知道了就好,不必多说。世上有两样东西不要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前者伤眼,后者伤心!

View all posts by 林诗音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