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有不求回报的好男人吗

小时候,家里人一概不许我在外面吃那种看不到真相的食物。

所谓看不到真相,指的把食物用粉碎的手段加工烹饪,这样吃到嘴里的食物与其原本的样子已经是面目全非:比如肉丸、鱼蛋还有蛋糕屋里那滚了一层巧克力碎的迷你巧克力蛋糕球。爸爸给的解释是:一旦你看不到食物的真相,便很可能是掩盖了天大的阴谋,很可能你吃进嘴里的是食物的残渣甚至已经腐败。

工作后做过短短一阵子美食编辑,便发现爸爸的话并非过度猜疑,那面目全非食物的原本真相果然都有几分蹊跷。

第一个被我发现真相的是每一个蛋糕房都会出售的裹满巧克力碎或者是五彩糖粒的迷你蛋糕球。

那天,到一家酒店的甜品屋采访,等着观看专程从法国请来的师傅做巧克力蛋糕的工夫,我顺手从招待我们茶点盘子里捏了一只上面滚满了巧克力糖渣的迷你蛋糕球就要往嘴巴里塞。那个酒店的公关助理恰恰是我一个男闺蜜的女友,透着这层亲近的关系,她很不见外地小声贴在我耳边说:“别吃这个了,去拿块奶酪蛋糕吧。”

我疑惑地问她为什么。她悄声告诉我:“我们都叫这种东西是垃圾球,就是把当天卖不掉的各种蛋糕加了糖呀、巧克力粉呀什么的碾碎,然后重新定型,再滚上巧克力糖渣,这样浓郁的巧克力味道和扎实的口感就掩盖了蛋糕不够新鲜和松软的陈旧气。

于是我仔细地将迷你蛋糕球掰开来检查,里面的内容果然是深浅不一地可疑。

很快,我就发现大部分粉过碎再加工的东西都是颇有几分“来历”的,甚至不分国籍。

其中最耸人听闻的则要熟肉丸。之前我从爸爸那里听说的关于中国肉丸的阴谋也不外是用了不够新鲜的肉、或者是边边角角的碎肉头搅成,一些小店面还会在做成的丸子里混进很多肥肉,淤血,这已经够叫人恶心。而最近读一本日本出版的关于“食品真相的揭秘”书里,曾在日本食品添加剂公司公司工作过的作者描述说,在这已是拿下角料做成的肉糜中还会加入很多淀粉、猪油增加口感,更要添加大量化学调味料增加味道,甚至为了颜色好看还会使用着色剂,为了形状漂亮则要使用粘稠剂。

同样让人不能掉以轻心的还有鱼蛋。

和朋友去香港玩,满街都是卖炸鱼蛋的,于是买了一串津津有味地嚼了起来。接待我们的人恰恰又是位美食家,见我们一人一串鱼丸便详细给我们讲解起了香港的鱼丸情结。在熟悉地背出香港人每天吃掉375万个炸鱼蛋、每年每个摊位平均卖出80吨炸鱼蛋这一系列数字之后,当然少不了还得说说鱼丸的历史:据说,那还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时,渔民为了给已不新鲜的鱼肉找个出路,就便宜卖给小贩用来加工成鱼蛋,小贩又为了既增加风味又解决鱼肉不够新鲜的问题,因此调出了咖喱、辣酱等调味汁做蘸料,却不料这种口味大受欢迎,从此就成了香港的特色小吃。

虽然现在的鱼蛋很多已经不再是拿不新鲜的鱼肉加工,但是至少也不是鲜美的名贵鱼,不过是些做不了清蒸甚至也做不成红烧的杂鱼。

真真是验了这个道理:所有的东西,一旦过于费尽周折地精细与刻意,一定掩盖着一些“阴谋”。哪有无缘无故的白搭工夫呢。

所以,一个人如果毫无缘由地就对你太好得让你感动,多半是不能掉以轻心的,尤其是一个你无以回报的却近乎偏执地施好的异性,搞不好就会惹上一场因爱不成的祸害。

就像少吃丸子一样,少搭讪那些不求回报的好男人吧.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林诗音

人生,是不是就像一场场梦一样,做过了,也就忘记了。 无法诠释自己的心情,或许不应该存在的。 别去试探人心,它会让你失望。有些事知道了就好,不必多说。世上有两样东西不要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前者伤眼,后者伤心!

View all posts by 林诗音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