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嫁个性无能的丈夫

摘自《爱情·婚姻·家庭》

  一、来信:我从初懂男女之事起,就对性充满了鄙视

滴扶老师:

  您好!我是个农村女青年,今年已28岁了,还是独身一人,并不是我不想嫁人,实在是怕嫁人。我从初懂男女之事起,就对性充满了鄙视,这倒不是因我有过什么可怕的不幸经历。我成长一直平静、顺利、安全,生理发育也正常。我的这种想法好像是天赐的。在我耳闻目睹有关性的阴暗面和丑恶后,更加深了我对性的仇恨。一些报刊杂志对性的称赞,我看了就恶心。不管您说我是变态也好,心理畸形也好,反正我就是不能忍受任何一个男人玷污我清白的身体,包括我爱的男人。您说,像我这种情况,怎能结婚呢?世界上哪个男人肯放弃自己做丈夫的权利呢?也许您试图开导我,这都是徒劳的。可以这么说,即使天崩地裂,我的思想也不会改变。

  我知道,有许多先天或后天原因导致性功能障碍的患者,他们没有性行为的能力,整天为过不上正常人的生活而苦恼。他们中间的男人,是不是也想找个女伴呢?如想,我是不是可以嫁给他,这样,两方面的问题都解决了,两颗痛苦的心都能得到温情安慰。可是,我没有能力实现这个愿望,我怎么知道某地有这样的人呢?思来想去,我几乎绝望。我年龄大了,家里生活艰难,我的处境好苦。我虽然不能接受性生活,但我也想有个家,一个温暖的家,一个与我相当的人,在漫漫人生路上与自己相伴而行。如果红尘中找不到接纳我的地方,也许出家是解决问题的惟一办法,既有个归宿,又可保持清白之身,可不知哪里有尼庵道观?人家会不会收留我?我的出路在哪里?滴扶老师,我该怎么办?

  这封信,我希望公开发表,以引来更多人的关注和帮助,信的末尾不要写我的真实姓名,实在要写就写一个化名碧萝。在您回信的最后注明:有愿意与碧萝或帮助碧萝组成无性家庭者,信请寄河北省唐山市丰润新区3小区32楼3门103室张淑贤收转邮编:063000。

  下面是我写的一首关于我当前思想的诗:“剪去三千烦恼丝/他年或可遇故知/还君一钵无情泪/恨不相逢未剃时。”

祝好!无助的人碧萝
  2000.8.1

  二、回信:凡事要三思,切忌走极端碧萝姑娘:

您好!我们信箱开办以来,收到了8万多封反映各种各样问题的来信,但反映您这号问题的,这是第一封。您这个难题,我思考再三,只能供您一些估计您不会满意的、参考性的意见。

  一、对“性”的问题,您先不要把门关死,而要理智地、科学地看待此事,分析此事。您的一些看法,如“耳闻目睹有关性的阴暗面和丑恶”,像淫秽、乱伦、强奸、“三陪”的妓男妓女等等,很多人与您的看法是一致的,是鄙视的,厌恶的,政府也在千方百计取缔。但经过自由恋爱、合法结婚的性爱应该说是美好的、幸福的,也是人们公认和允许的。如您无缘无故对这美好的结合也反感,也认为“玷污了清白的身体”,这就如您自己说的——是不是有点“变态”、“心理畸形”(这些词用得太重)?其实只有点不正常,不一般。或是对某些生理状况没弄清,或是对某些伦理道德没搞通。一旦弄清,就会迎刃而解。

  从生理上讲,男女结婚,生儿育女,是人类繁衍发展的需要。就讲您碧萝姑娘,如您父母不结合,能有您吗?能有您讲的那一套“反性生活”的道理吗?这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要是合法性生活,不应该反感,应该接受;用您的话讲,这是“天赐”,是一种自然天性。从某个角度看,它还是神圣的,古代人类,为什么崇拜性图腾?一些国内外宗教寺院,为什么有男女生殖器的巨大漂亮建筑?一些男女信徒还对其虔诚膜拜……这怎能是淫荡?而是人类得以延续的、人口兴旺的历史江河。如果您能理解这点,深懂这点,我想,作为一个有知识的女性,是不会反感或厌恶正常的性事的。

  再从男女之间的纯洁爱情看,俄罗斯作家冈察洛夫在其《平凡的故事》中讲:“爱情包括的灵和肉两个方面应该是同等重要。要不爱情就不完备,因为我们不是神,也不是野兽。”若爱情单单只注意“灵魂美”、“精神美”,而不要“性”,那恐怕是不食烟火的、神仙的爱情;若只有“肉欲”、“性交”,则只是野兽的、低级动物交配,根本挨不着爱情。一种圆满的、幸福的、亦是纯洁的爱情,必需既有“灵”,又有“肉”,缺一不可,古今中外莫不如此。再伟大的政治家、科学家、文艺家也是如此。而从精神爱到性爱,它是个自自然然的过程。发展到那一步,精神爱会过渡到性爱,性爱又会增强精神爱。灵肉结合就是灵肉融合一体,升华到一个至爱的高级阶段。您没恋爱过,也没尝试过,青春男女到了那个阶段,感情就由不得您了,您就会自自然然落入那美丽的巢窝。

  您在信上说:“我虽然不能接受性生活,但我也想有个家,一个温暖的家,一个与我相当的小伙子,在漫漫人生路上与自己相伴而行。”您这个想像是很美的,但也自相矛盾。既然不接受性生活,为什么要找个小伙子与您成家?找个女的行不行?看来,您这段话的潜台词里,还是需要一个男的。男人的阳刚之气,男人的安全港湾,男人的独特气势,等等,您还是喜欢的。其实,男人的一切,男人的气味,都带有“性”感,这种性感,从恋爱到结婚过程中,会慢慢由握手,相互触摸,接吻,最后到灵与肉的天地合一。我觉得,这是个正常男女不可抗拒的过程,您是不是可以试一试呢?理智的拒绝是不能代替感情的拒绝的。只要这种感情是真挚的、健康的,它的阴阳吻合也是美丽的。

  二、如果我上述的一切道理仍不能说服您,您就是不想嫁,包括对您看中的、所爱的男人。那怎么办?办法您自己在信中已点到了。无非是这么几步棋:一个是等待一个和您一样的、无性要求的男人。今天,我已把您的信登出来了,看以后有没有这号男子找您。但我看,很难。前面讲了,我们信箱10年来收到的8万信中,提出您这种问题的,仅您寄来的一封。即使是有柏拉图式的、不讲性爱只讲精神爱的男人,他在别的方面,如相貌、身高、学问、气质、财产、居住条件等等,是否合您的胃口?是否谈得来?那就很难讲了。我总希望您能迈过“无性”禁区,进入灵肉辉煌的伊甸园。

  一个是下决心独身,把心思全部放到事业上,事业也可成为您的“丈夫”,成为您的“家”;实在感到寂寞了,便加入独身俱乐部。这类俱乐部许多大中城市都有,一个月单身男女聚会一两次:跳舞、唱歌、打牌、下棋;谈人生,谈生活;还可谈恋爱,更可进入爱情与友情之间的、有精神爱却无性爱的第四感情氛围,只要自己想得开,就能自得其乐。

  一个是到武当、峨嵋等道教、佛教圣地,看那里需不需要女出家的,能否容纳您的无性独善其身的要求。如您非走这一步,则要反复思考:说是看破红尘,是不是真看破了?出家生活清苦,做功课日日得恒、勤、精,天长地久,地久天长,在那深深的大山里,修身养性,您受得了么?坚持得住么?这可不能心血来潮便上路,更需反复思量再定夺。

  一个是多交同性朋友,使自己有个来来往往的空间,有个休闲谈吐的地方;有了困难,还能找个帮手、求援之处。您在信中写的那首诗不是讲:“剪去三千烦恼丝,他年或可遇故知。”希望困在您心中的烦恼变成一只只蝴蝶,飞出您心的窗口,落到外面花花世界中一朵朵鲜艳的花朵上。此祝乐观、开朗、前进!

滴扶
  2000.11.23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林诗音

人生,是不是就像一场场梦一样,做过了,也就忘记了。 无法诠释自己的心情,或许不应该存在的。 别去试探人心,它会让你失望。有些事知道了就好,不必多说。世上有两样东西不要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前者伤眼,后者伤心!

View all posts by 林诗音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