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失贞与放荡无关!(二)

摘自《中国妇女报》 前章阅读 https://www.xiad.cn/d-1253/

  四

  1998年国庆,是我人生的重大转折点。我与林浩的爱情到达了终极驿站——在这举国欢庆的日子里我们举行了婚礼。

  一个打工妹能在广州大都市获得一场如此美满的婚姻,是令人羡慕而妒嫉的。而随着婚期的逼近,我却惶惶恐恐,有如走向刑场一般失魂落魄。细心体贴的林浩也觉察出了我的失态,以为我身体出了毛病,多次劝我跟他去看医生。而我的病医生能医治吗?本来,这是向他坦诚一切的好机会。可此刻我已经没有勇气向他倾诉了,走到今天的地步了,如果用我过去的罪恶来亵渎他的纯情,伤害的已经不是我而是他了……

  婚礼举行得颇为隆重。林浩工作了七八年,曾经开发出不少电子软件产品,有两项专利投放市场还取得过巨大的效益,所以他不是太缺钱。我们的家安在一个叫“怡和花园”的小区里,三房一厅的居室装修一新,电器、现代家具齐全,从湘南小镇嫁给林浩我确实是鸡变凤凰一步登天了。

  新婚之夜,林浩的胆怯与慌乱,并未给我多少性爱的欢乐,反而更加深了我的负罪感。以一个与已婚男子有过一年性经历的女人的判断,我应该可算是林浩的性爱“启蒙”教师,也就是说在我之前,他不可能有过与异性的鱼水合欢,这确实是件令人感到惊奇的事。想到这些,我的泪水流了下来,林浩急得手忙脚乱来安慰我,还以为是他过于粗鲁弄痛了我而自责不已,而我能跟他说些什么呢……

  第二天早上,林浩起得很早,因为我父母和姐姐都来参加我们的婚礼,林浩要赶去下榻的酒店接他们过来吃早餐。我也一同起了床,在我铺床叠被的时候,我发觉林浩看了一看了无血痕的新床单,双眸掠过一丝阴云,脸色也阴沉了一会。我的心一紧,准备接受他的一切斥责或惩罚。然而没有,他在我额头上吻了一下,便出了门。

  就在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时,我强忍的泪水如决堤的江河哗哗而出了……

  新婚是甜蜜的,但我过得很苦,而且心中有苦也无处诉说。林浩并未向我追问什么,但我心中像压了块千斤巨石,总有吐不过气来的感觉。林浩虽也体贴呵护我,但对于夫妻之事表现得热情并不是很高。于是,我判断,肯定是他已经知道了我的隐秘,只是憋于胸中不发作而已。新婚第一夜之后那个早晨,他那眼中掠过的阴云就足以说明一切了。我的心时时如被利爪揪扯般阵阵绞痛。我下了决心,还是把一切告诉他吧,即使他跟我离婚,总比生活在这痛苦浸泡的幸福中好。

  半年后,我们的生活开始协调和谐了,林浩的热情也开始高涨了。我的心情也开始好转。一天夜晚,夫妻俩吃罢饭出去散了会步,就回家里依偎着看电视。可在频道上发生了矛盾,因为林浩喜欢历史,所以要看《雍正王朝》,而我则喜欢火爆神州的《还珠格格》。不知是吃错了什么药,平常一向相互谦让的我们,此刻却互不相让起来。林浩双眼一瞪,把遥控器往我面前一摔,呵叱道:“知道吗?我不想看爱情片,我不想看……”

  吼罢,他丢下我一个人在客厅独自进了书房。我的心又是一阵剧痛,泪水又流了满面。我已听出了林浩话中的弦外之音,我猛然觉得浑身变得冰凉。默默流了阵泪,我决心不再迟疑,去向林浩“坦白”我的罪恶历史……

  林浩坐在电脑前胡敲乱打,见我进来,双眼冰冷地看着我:“不看了?”

  “林浩,我想跟你好好谈谈。”

  “谈什么?谈了快两年了,还有什么没谈清楚的?我要加夜班。”

  “林浩,你不可以这样,我要告诉你,我要把什么都告诉你……”

  “我不听,什么也不听?”

  “不……”

  “出去,你给我出去,我什么也不听,什么也不想听!”

  林浩发起脾气来了,老鹰抓鸡般把我拉到卧室,拉上门,自己又回到书房,把门反锁上,任我怎样哀求也不开门。

  五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睡在书房门口的地板上,不过身上盖了毛毯。我起来一看,书房门半开着,林浩早已不知了去向。

  我忙走进书房,见靠窗的写字台上摆着林浩“遗落”的日记本。我知道,林浩肯定生气走了,我身上的毛毯也是他给盖上的。我只好又含着泪水为林浩整理书房。在收捡日记本的时候,我无意间翻动了一下,看见里面的内容有我的名字,心中不由一沉,莫非他是特意给我看的?我心情沉重地一页一页翻读下去。

  这是本从我们结婚那天才开始记的日记本。第一句话是这样写的:“今天我与小玲结婚了,对我们来说意义是重大的,意味着一段历史的结束,也宣布一段历史的开始。与心爱的人登上这段跑道的起点,我只想说两个字:幸福!”

  但是,接下来的内容,便令我如雷轰顶,五内俱焚了。天啊,原来林浩是牛皮灯笼肚里明,他对我不是处女跟他结婚的事实都很明白,整本日记,半年多的内容都与这件事有关,可以说是一个男子在痛苦和屈辱中挣扎的心灵呐喊……昨夜的全篇日记是这样写的:

  “今晚我怎么啦?散步时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又发作了起来,我知道,这是因为电视《还珠格格》那纯而又纯的爱情镜头刺激的结果。我不是千万次地叮嘱自己不要去计较那件事,为什么又忍不住了呢?

  小玲在书房里的哀求,我真是心惊肉跳,我知道她要说什么,但那恰恰是我最害怕听的,也是最不愿听的。尽管我知道小玲一直呆坐书房门口哭泣,但我不能开门。小玲,请原谅我的狠心。

  我婚前近30年的生命历程中,万事讲个认真,把爱情(包括性)看得至尊至圣,以至谈过几个对象都未曾有过性的体验,所以朋友们说我是“中国最后一个圣男”。我并不介意,反而为此自鸣得意。我要把我的所有献给我的爱情我的婚姻我的妻子,我自信我的妻子也肯定会跟我一样的,那样的爱情才完美无缺,可是,小玲她,她居然……无疑,这对我是一次致命的打击。感到了理想的破灭,感到了人生价值的贬值和没落……

  在极度的痛苦和屈辱中看小玲,其实她的痛苦比我深。因为无论怎样,受伤最大的还是她。从她的目光里,我读懂了什么叫心痛,什么叫愧悔。我知道,她无数次想对我说,而无数次地又没说出口。

  从痛苦的炼狱里,我到底还是站了起来。我爱她,就包括爱她的一切,为什么不包括她的过失和缺点呢?于是,我为小玲寻找“失贞”的理由,我为她编织了一个与童话一样美丽感人的爱情故事,发生在那个美丽的爱情故事的一切细节都美丽的,即使是错误,也是一种美丽的错误。因爱而犯错,连上帝也能宽恕的。

  小玲,不要过于自责了,千万不要说你过去的故事,我是怕从你口里说出的故事砸碎了我编织的童话,才是真正的不幸,小玲,原谅我的脆弱,原谅我的无知吧……

  我读不下去了,我的眼泪已经把日记本上的字迹浸透,变得模糊一片了。林浩,此生碰上了你是我的幸运;此生爱上你是我的幸福。可是,我的失贞与爱情无关啊,你是我的初恋,你是我的唯一啊,过去,只有情欲,只有堕落和罪恶。此生伤害了你,是我永远的心痛……

  下班的时候,林浩已经回家。我有些神志恍惚地看着他,他面对我,很真诚地向我张开了双臂,把我拥进了他宽大的胸怀。

  “林浩,我……”

  “小玲,别说了。是美丽就放在心里珍藏起来,是罪孽就让时间埋葬掉吧。”

  “林浩……”

  我说不出话来,只是紧紧地抱住他,一个劲地哭,此刻,似乎只有哭才是我抒发感情的唯一渠道。林浩拍了拍我的双肩,推了我一把。“去收拾一下,晚上我请客。”

  “你……”

  “别犯傻了,今天有个湘菜馆开业,我们应该去喝两杯庆贺庆贺!”

  我却紧紧地依在他怀里不肯离开。这才是这个世界可以让我靠着憩息的港湾啊……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林诗音

人生,是不是就像一场场梦一样,做过了,也就忘记了。 无法诠释自己的心情,或许不应该存在的。 别去试探人心,它会让你失望。有些事知道了就好,不必多说。世上有两样东西不要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前者伤眼,后者伤心!

View all posts by 林诗音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