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初亦蕾:结

中学时的女友紫来京,为做一个整容手术。她的右眼睛上有一个小疤痕,使两只眼睛看起来大小不太一样,然而这并没有很破坏她本来的美。女为悦己者容,她,为了谁呢?

带她去哪玩呢?去逛街吧,女孩子都喜欢这个。

走到脚酸的时候,紫为自己选到了一条窄窄的小裙子,我也添置了件新毛衣——冬天就要来了。回来乘坐的62路很空,与紫并排坐在车窗透进的夕阳余辉中,被镀上了一层温暖的金黄色。

回到宿舍,舍友在用电热杯煮面。宿舍里电量很小,不能开灯。可这黑暗让我不舒服,我拉开了灯。紫整理着买回的东西,在那件毛衣的领口发现了一个欲脱的线头。我从抽屉里搜罗出针线,递给紫。突然,屋子里又黑成一团——保险丝烧了。我只好找来了手电筒,给紫照着。紫就借着那昏黄的光,小心地把线头缝牢,再用针柄一点点把它挑进领口的里面。我默默看着,不禁感到一种暖暖的东西涌上心头。

那时侯,我们朝夕相处,一起背书,一块玩大家都在玩的游戏。紫有灵巧的手,会缝制精巧的沙包。我就在一旁欣赏一样地看着,甚至拿过她打好结的针线,跃跃欲试。可紫却突然夺了回去,剪掉了那个结。紫说:我们之间不要有结。看着她认真的样子,我不禁抬起手,刮刮她的小鼻头,笑道:真是个迷信的小巫师。

可我们后来到底还是越发隔膜得深了。她早早工作,我上了大学。说什么人定胜天,可我们总要面对突如其来的困难,束手无策。而这一次,却又恰好触动了我久已不用的叫做害怕的神经。于是,我选择了逃避。而紫只用淡淡地笑回答我,她懂。

夜色冷冷。送紫到十字路口,握手告别。我不知道心里的感觉是什么。只愿那个小小的手术带给她更多的美,无论为谁……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林仙儿

每次我遇着你,都觉得跟你聊天很有趣,后来仔细想一想,才发现上了你的当,你根本什么话都没有说。 最会说话的人,往往也就是不说话的人。 只可惜这道理也很少有人明白。

View all posts by 林仙儿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