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杂记

祝即将毕业的同学们,前程似锦!今后的路还要自己走。。。珍重

  毕业那几天,心情很坏,日子也过得挺乱:吃饭,喝酒,打牌。日子也就一天一天地过去了。6月22那天,毕业论文答辩完了,便开始毕业前的准备工作:体检,留言,办各种手续,在校园内合影。转眼也就到了7月1日,上午在学校礼堂里听了各位校领导千篇一律的教诲,漠然地看着授位仪式的进行,淡淡地应付着还在流传着的留言本,写下或真诚,或虚伪的祝福,聆听了辅导员的最后一次训话,领了毕业证,学位证,便开始整理行礼。一上午也就完了,下午邮寄了行礼,在雨中又与几个兄弟合了影,开始有同学请吃晚餐,几杯啤酒下肚,便有了毕业的感觉:兴奋,迷惘,忧伤,更有对学校生活的深深眷恋。“明天不要走,送送同学吧!”瞪着血红的眼睛,喃喃自语。那天晚上,几个同学一起坐在教学楼顶坐着喝可乐。吹牛,开玩笑显示出对前途的乐观,不经意的沉默是对未来的茫然,追忆往事,闹剧,更是对学校生活的依依不舍。校园里灯火辉煌,各个教室里也塞满了师弟师妹妹们:他们正在准备应付那将到来的期末考试:“他们真可怜!”不自觉有了这种念头,一脸的苦笑:我们也不是这样过来的吗?校园里一片寂静。

  寝室里不熄灯,每年毕业时都是这样。大家都在整理行礼。窗外有未灭的烟头呼啸而下,有啤酒瓶砸碎的声音:那响声让人想起了‘96国奥队冲线失败后的感觉。也有渐渐刺鼻的烟雾:那是没燃尽的书本发出来的;“毕业了,解放了!”更是一群疯子发出的吼叫。“咱们寝明天没人走,”室长说,“明明天晚上咱们吃散伙饭吧!”。大家点了点头,熄了灯,上床睡觉。辗转反侧:谁也没有睡着!听着四周的喧闹,四年来每晚的卧谈会又开始了,谈着,谈着,便睡着了。

  被楼下的叫声吵醒了。毕业这三天,女生楼开禁,:是为了便于男生帮女生运送行礼。下面有人叫我,应了,下了床,双手在水龙头下捧水洗了脸就随她上了411,当然是当苦力。她没有找到车,便又到立交桥下找了一辆面的,价也没有讲,便让开到了学校。上楼帮她提了行礼上了车,塞得满满的:她的行礼真多!看着她与室友们拥抱话别,嘶哑的声音,哽咽的祈祝,压抑的哭泣,心中有许些苦涩:整个大四下学期我都与她在同一实验室里做毕业专题,一起快乐过,地起苦闷过,一起彷徨过,也一起挑灯夜战过。而如今她就要走了,以后再也不会象以前那样亲密无间了:尽管我们分到了同一个城市。挥挥手:相见连云港!看着她上了车,车开了,车突然又停下来了,她冲下了车,与追着的室友们抱了又抱,低低地哭诉些什么。过了很久,一袭白裙,上了车,走远了!扔下那些仍然拼命挥手的女生。我呆呆地看着,眼睛有些湿润:无声的泪,早已落下,她,走了?!

  傻傻地站在路边,听到有人叫我:校车里又有十几位同学要离开了。我上了车,车里很闷热,尽管外面下着雨。引擎盖上堆满了行礼包。拍拍对方的肩膀,握握手,真心地祝福他们!尽管他们中有平时没有深交的朋友,甚至有一些讨厌的同学。但那一刻,内心是真挚的。祈祷他们一路顺风,一生平安!车要开了,下了车,再看看他们,挥挥手,道声珍重,他们也走了,天还在下雨,但谁也没有打伞,七月的雨水是冰凉的,甚至还有一丝凄凉的感觉!

  411的另一个女生要走了。下午两点钟,我准时到了她那里:尽管脑袋是晕的,肚里没有一粒米饭——全是啤酒!望着早上走的她空空的床铺,有些旧书散乱在床上,还有一串紫色的风铃在冷雨细风中叮当作响,那是她在喃喃自语吗?我不禁呆了。要走的女生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转了身,提起两个最沉的包,看着她大包小包地走在我的前面,又帮她拿了一个。楼道里到处是被扔掉的旧书,旧笔记本,旧衣服,一片狼籍。“女生也这样糟!“我在想。下了楼,她的一个好朋友早就了一辆车在下面。她们拥抱,哭泣,泪如雨下。司机漠然地按了几下喇叭。我们上了车。她的朋友却不能送她,因为明天还要考试。她还没有毕业,明年她也许就要亲自体会这种感觉了吧?车要开走的时候,躲在远处的他打开车门,坐了进来。他与她的事我一清二楚:四年来,他最终没有能得到她的垂青,却得到了她的友。“我会用一生去报答你对我的好!“她在他的留言本上写下了这句很沉重的话。我想我应该下车,但最终也没有。车开了,她拼命地向送行的同学挥手。车拐了弯,她还在痴痴地挥手。车内是一阵难受的沉默。我双眼发涩,强迫自己不哭出声,把头扭向车外;她也不时用纸巾擦眼,他却不时发出一声长叹。她与他不时对望:他满眼深情与遗憾,她却一脸歉疚与无奈…….

  送她回来,到了公寓,钥匙早就交了,面对平时进出自由的寝室面不能入,百感交集。请值班大爷开了门。床上有一张纸条:他们将我的行礼带了过去——我们室长家。让我在七点之前赶过去。令晚在那边过夜。因为明天我得回家。看看时间,还有两个小时,便到各个寝室去聊天。他们都在忙。房间里很乱。“天都要回家了!”他们无奈地说,因为明天是学校规定的最后期限。大家彼此都很热情:不吸烟的接了对方的烟一阵猛抽。都要各奔东西了,班里平时比较酷的男生双眼都是红肿的,他们也会哭?突然记起那位女硕士让我去拿照片便迈开双腿向研究生楼跑去,幸好她还在。正在整理行礼。拿了照片,说了现见,下了楼。看看时间,也就差不多了,走向校门。突然意识到我明天也要离开校园,不会回来了,又调转头走向公寓。与同学握手,拍肩,甚至与记过我晚归的守门老大爷打了声招呼。走下楼来,早已泪流满面。在路上碰到几个没离校的女生,又谈了一会儿,开了一些玩笑,可谁都没有笑起来。她们执意送我到校门口,拦了出租车,一起挥手送我。再见了,一起看球的朋友们,一起学习的同学们,一起生活的兄弟们!

  也许是天意,在校的最后一次打的费与我卖掉我那辆自行车得到的钱一样多!敲了门,兄弟们都在里面,打牌的,玩电脑的,唱歌的都有。不止我们寝的,还有我们友好寝室的女生。室长女朋友一脸幸福:他与室长都分在了成都。大家决定去吃自助餐。饭桌上,大家一脸的压抑:几个女生有意的笑话也不能引起大家平时那样的开怀大笑,大家只是一口一口地吞下冰凉的啤酒。拿起洒瓶与洒杯,走向室长,我最亲密的兄弟,平时不擅喝酒的他一下就干下了一大怀!于是酒桌上乱开了:相互敬酒,大声喧哗,引来临桌不满的目光。女生也用豆奶与我们干:她们也疯了!对着我平时较为欣赏的她,一句话也没有说,干了两杯,她也无语地干了一杯啤酒而不是豆奶!望着一起走过风风雨雨的兄弟,一起哭过,闹过,吵过的朋友,想想自己一个人将到那个遥远的海边城市,一种孤寂油然而生。我泪眼模糊:我大声地吼,我大声地叫,以免自己哭出声来。但是一切都有无济于事。我失败了,我向他们大声地叫:我舍不得离开你们,我真的舍不得离开你们!….刹那间,大家都哭了,又是一阵狂饮。她搂着我的肩膀,低声地安抚我,并抢了我的酒杯。外面的雨还没有停,寒风吹来,胃里一阵难受…….接下来便不知所以了,仿佛听到他们在划拳,结账,唱歌………。

  第二天,我没有让他们送我,我受不了那种场面。上了火车,临座的一个女孩满面泪水,她也是毕业生吧?送她的朋友们在火车启动前大声地唱起了那首“祝你一路顺风”,她毫不顾忌地大声吼,不成章法。火车呼啸而去,猛一转头,车窗帘窗外,有我熟悉的面容,无言地挥挥手,那一刻,挥泪如雨!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满楼

一些冥冥中阻止你的,正是为了今天和明天,乃至以后的漫长岁月,让真正属于你的,最终属于你。有时候,你以为的归宿,其实只是过渡;你以为的过渡,其实就是归宿。

View all posts by 花满楼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