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岩:末世流年 谁为我梳妆?

锦瑟无端五十弦

文/言 岩

我说,向来对“杜鹃啼血,子归哀鸣”的典故有着别样的偏爱。蜀国曾闻子规鸟,宣城还见杜鹃花,鸟与花忠贞不渝的爱恋,堪称人世间的不朽传奇。

某人说,你丫从骨子里都透着悲凉。是的,我从不觉得自己是个过分悲情的角色,却也不知为何,着实写不出圆满快乐的故事来。因着<我们的爱,在流年里走失>一文,花锦绣严厉批判我的残忍和冷漠。我惭愧,思量再三,终于决定还给飘小桐和慕城一个尽量幸福的结局来。于是花锦绣与我相约,今晚一起写续。同一种结局,演绎着不同的精彩。希望飘雨桐喜欢。晚安。

再次感谢锦绣陪我一起胡闹。三更半夜,胡言乱语,故事写的不好,凑合看吧,嘿。末世流年,谁为我梳妆?

——言岩。写在前面。碎碎念。

 

《序。》我们的爱,在流年里走失。

 我叫飘小桐,27岁,天枰座女子。因着过人的聪慧和母亲的骄纵,骨子里有着与生俱来的固执和骄傲。多年来,我背离世俗、清高孤傲却又极其自负的生活着。

    
时常,我站在阳光与月光的交错迷离里看过去与未来殊死搏斗——过去面目全非,未来血肉模糊。两败俱伤万劫不复之后,悲凉晕开了月光,就连阳光都是冷的。

    
关于事业,我是成功的。沈氏企业高级总裁助理的光环足够我自豪。

   
关于亲情,我是幸福的。母亲和妹妹的爱时刻温暖着我寂寞的心房。

   
关于爱情,那是骗人的。尽管我至今依然期盼着慕城能够回心转意。

    
没错,我爱慕城。

   
尽管那个曾经属于我的慕城,已然成了若兰的丈夫。但我依然没办法停止爱他。

   
于是,思念是鬼,咬得爱情支离破碎。末世流年里,我的眼泪拨动了谁的心弦?

 ——摘自。『缘来是你』我们的爱,在流年里走失。

 

《1。》梦里,那座难以企及的空城。

   
今夜星光灿烂,我在月下无眠。丝丝凉气透过窗户的缝隙肆虐地吹来。北京的冬天越是晴朗越是寒凉。我着实不喜欢这样,尽管我和慕城的邂逅和别离,都发生在冬天。

      
飘小妍推门而入的时候,我正一动不动地端坐在床上,手里紧握着慕城的照片,眼睛里溢满了痛楚和眷恋……

      
“哎,我说老姐,你丫能不能换个姿势?每次过来都看到您老人家这幅尊容,都快成化石了!真要舍不得就去见一面呗,反正他还在北京,就住在五道口,我今天还在易初莲花看到他和若兰了呢……”

我的眼神瞬间冰冷,心底有一丝抽痛狠狠划过!

  小妍急忙改口:“得、得,我不说了还不行吗?喏,我刚煮的咖啡,当然比不过慕城的手艺啦,不过你还是凑合着喝了吧……”

      
末了,飘小妍还特气势地加上一句:“杯子也送给你了!我今儿新买的。”

      
飘忽不定的热气,顿时温暖了我的心田。黑白相间的杯子,是慕城喜欢的类型。慕城的最爱,就是我的最爱。

    
慕城走后,我又恋上了咖啡,不加糖。明知苦涩无比,依然迷恋到浑身疼痛无法自拔的地步。就像我迷恋梦里的那张脸。梦里,有一座难以企及的空城,慕城的脸在空城里若隐若现。
 

《2。》不是不爱,只是欠你原始的诱惑。

   
陶马瞳发来短信:飘小桐,我爱你。走笔至此搁一半,我愿一辈子为你梳妆。

    
陶马瞳发来短信的时候,我正跟在沈天雷身后汇报新一周的工作安排。作为沈氏企业高级总裁助理兼沈天雷的私人秘书,我的头顶像是内功高手修炼到一定程度会有莲花聚顶一般,光芒万丈。但世人只看到我光鲜亮丽的外表,却不懂我斑驳破碎的心。能给我些许安慰和鼓励的,只有陶马瞳。

    
陶马瞳是我的发小,他拿我当哥们儿,我拿他当姐们儿,我们就这样一路吵着闹着慢慢长大。高中毕业那天,陶马瞳鬼鬼祟祟给我送来一封情书,洋洋洒洒五千多字,慷慨激昂满腹柔情,我却只是淡然一笑。彼时,我正全心全意暗恋着学长沈天雷,岂会对身边这个始终不离不弃的马桶多动心思?

    
再后来我遇到了慕城。陶马瞳几乎见证了我和慕城相识相爱相离的所有过程。

    
慕城走的那天,我在陶马瞳家里哭得梨花带雨、撕心裂肺、气若游丝。陶马瞳只说了一句话我便停止了眼泪:飘小桐你丫再哭我把你就地正法!因着这句话,因着他眼底赤裸裸的深情和欲望,我有着瞬间的恍惚,继而落荒而逃。从此,我开始疏远陶马瞳。而陶马瞳,也开始了终日以寂寞为伍、与孤独为伴的颓废生活。

    
真的,我不想陶马瞳成为第二个我。独自守着无望的等待和疼痛的思念过活儿,是件堪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然而。怕就怕,我们连放弃的资格和勇气都没有。正如陶马瞳不愿放下我一样,我也不愿意放下慕城。慕城,他承载了我青春年华里所有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我怎能忍心把属于他的痕迹从生命里彻底抹去?

    
尽管,慕城已然成了别人的丈夫。尽管,若兰早已形若疯癫,早在丈夫蓝冰被霍海杀死时,早在弟弟霍海被执行枪毙时,早在她毅然决绝选择自杀时,她就已经疯了。然而,对若兰来说,疯狂何尝不是另一种自我保护和自我解脱呢?

    
陶马瞳,对不起。我们之间,始终有着亲人般的色彩。不是不爱,只是欠缺原始的诱惑。

 

下一篇:https://www.xiad.cn/d-1336/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言岩:『缘来是你』末世流年 谁为我梳妆?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满楼

一些冥冥中阻止你的,正是为了今天和明天,乃至以后的漫长岁月,让真正属于你的,最终属于你。有时候,你以为的归宿,其实只是过渡;你以为的过渡,其实就是归宿。

View all posts by 花满楼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