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小姐”我怕谁

嘉兴日报

自从一位号称为痞子的作家喊出了“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口号后,这话马上被活学活用,成为流行词典里自我宣泄的经典名言。“小姐们”也不落后,看她们的样儿,个个一脸的坦荡,大有“我是小姐我怕谁”之势。

小姐应该没什么好怕,无非是怕老鼠尖叫一声罢了。然而社会发展至今,关于小姐的称谓已发生了质的突变,小姐的各种版本也应运而生。现代版的“小姐”除了有女性的基本生理特征外,最重要的特点就是把性别优势折合成一张又一张人民币。当然“小姐”有个很耐听的名字叫暗夜里的流莺,这本是好名儿,让人很亲切地联想到英国著名诗人约翰·济慈的《夜莺颂》里那只歌唱自然与爱的鸟儿。可惜如今的“小姐”除了生活作息时间表与夜莺这种鸟相似外,没什么共同点。夜莺还好,至少不会像“小姐”那样出卖自尊把身体作为觅食的资本。

据说,女人是男人的一根肋骨做的,后来被蛇诱惑偷吃禁果后,眼睛亮了,便有了羞耻心,于是男人女人用树叶、兽皮来遮羞。然而服饰文化发展至今,做“小姐”的女人却喜欢在男人面前穿得越来越少,这是智慧的上帝绝没想到的。

衣服穿得少了,妆却浓艳了,胆子也大了。某日丢了钥匙,只得与先生入住某酒店,乖乖,几乎被“小姐”的电话骚扰得彻夜未眠。先生生性顽皮,用早年有限遗留的几句蹩脚英语来测试“小姐”的文化层次,没料对方镇定得如同久经谈判桌的“外交家”。自我介绍后,提出当面给大哥唱“泰坦尼克号”,弄得心如止水的小女子我好几天睡不塌实。

因为“小姐”的“需求自信”,于是某些娱乐场所便乘机大做“小姐”文章,牟取暴利,造成极坏的影响。武汉一娱乐城在周年庆典活动中竟向男顾客公开拍卖两名桑拿按摩小姐提供“特种服务”,最后分别以950元与500元被买主买断,这桩拍卖堪称千古一锤。而深圳市开审的建市以来规模最大的卖淫集团———色情酒店小姐挂牌公开卖淫案,更让人触目惊心。看来,“小姐”这种垃圾是该彻底清理了。

最近,为推进创建文明城市活动的深入进行,我市配合全国形势开展了大规模的清污除垢的“扫丑”行动,可谓是雷厉风行,看到平时像花蝴蝶那般招摇的小姐们,活像一只只丑态百出的小甲虫,禁不住拍手称快。看来“小姐们”也有真正怕的时候。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林诗音

人生,是不是就像一场场梦一样,做过了,也就忘记了。 无法诠释自己的心情,或许不应该存在的。 别去试探人心,它会让你失望。有些事知道了就好,不必多说。世上有两样东西不要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前者伤眼,后者伤心!

View all posts by 林诗音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