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开口说爱你

如果不是和好友那个赌注,你在我的生命里或许只是一个只有一面之交的过客。我们拥有的或许不会是同一个故事。

那天,我和好友在网上就网恋一事争了很久。我不相信那种虚幻的恋爱,以至于当了三年网虫几乎没有几个网友。每天上网除了看新闻就是和几个中学的朋友闲聊。而当时正沉浸在甜蜜网恋中的好友无论如何都不肯听我的“正面教育”。于是,她和我打赌,要一个男孩在两个小时内说喜欢我。

她把她高中一个同学的资料给了我,也就是你。我曾在你们学校校庆的时候和你有过一面之交,但彼此都没有留下太深的印象。只是隐隐觉得你不像是那种外向型的男孩。我很容易就在网上找到了你——你居然用真名在网上聊天。

那天我们整整聊了三个小时,最后道别的时候,你只是说和我聊天很开心,希望下次还能碰到。我赢了好友一顿饭钱,但面对你的坦诚,总觉得有几分愧疚——毕竟这三个小时只是我和好友的一个游戏。在我们第二次碰面的时候,从不“出卖”朋友的我对你说了实话,但我还是保留了一件事,就是我和好友的那个赌注。可能,是怕你生气吧。你却记得在校庆时见过我,因为我在教室门口叫好友的名字时声音好大。

我们学业都比较紧,每个星期也只能在网上碰到一次。于是,邮件成了主要的交流方式。我们谈的范围很广:文学,人生,前途,幻想······渐渐地,我习惯了每星期定期开邮箱,看邮件,给你回信。然后在周末的晚上早早地打开QQ等你上网——但每次你都比我早来一个小时,听到我的敲门声,你总是很夸张地说:“我的大小姐,本人等得花儿都谢了,你老人家才姗姗来迟。”我也开玩笑地回敬你:“大人物嘛,一般都是最后才出场。”

不知是从哪一次起,我们开始聊到了爱情。你说如果就事论事,自己也算是明眼人,只是如果成了故事里的主角,一样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也说在没有恋爱的时候是明智的,但一旦陷进去了,就整个一个白痴,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笑道,我们真的好像。“同类呗,是人都是这样。”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回答总是避免说“我们”这个字眼。

今年的情人节对你我来说都是没有情人的情人节。我们事先约好给没有情人的朋友发“鼓励卡”,希望他们能在明年情人节的时候找到自己的另一半。我准时在2月14日零点发出了卡片。但是,我没有收到你的。你在回信中问:“明年这个时候,我还能收到你的‘鼓励卡’吗?”当时我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神经错乱了,在邮件中给你说了一大堆鼓励的话,末了还加一句“我警告你,要是在明年情人节你还是一个人,我可管不了那么多哟。说不定到时候我还得给男朋友送巧克力呢!”

在我按发送键的那一刻,突然感到一种莫名的难过。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你的回信中没有再提到情人节的事,我也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我们还是知心的好朋友。只是我感觉自己越来越喜欢依赖你了。不管是开心还是难过,很小的事都要在邮件里讲给你听。你每次都不会让我失望,总是几大篇的大道理发过来,像中央文件一样,让我看得两眼发直。回信里总忘不了骂你是存心想损坏我的视力。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不管你在信中写什么,只要能收到你的信,就是最开心的事了。

我知道自己在开始一点点喜欢上你了,但我不敢说。我怕我会影响你现在的生活,会成为你的包袱,更害怕失去你——不管是作为好朋友还是恋人。所以,还是让这份感情再走一段路程吧,哪怕我会永远带着这个秘密走完一生。毕竟,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是开心的,能有这么一页温馨的回忆,还有什么可遗憾的呢?

后记:听完好友讲完她的这个故事,我无论如何也找不到怀疑的理由。因为我也认识那个男孩,在高中,他很聪明,成绩也很好。要不是因为贪玩,他现在应该在那所高等学府就读了。他性格相当好,从来都是班上的好好先生。但对于恋爱,没有人了解他。因为他不是那种一天把爱字挂在嘴边的人,可能就算他真的喜欢一个人,这一点也不会改变。这和我那位好友很相似。当我打算把这篇文章投稿时,她也已经想通了:“我可以充当他身边的任何一个角色,哪怕永远都是作为好朋友。只要他开心就好。”我不知道这个故事的最终结局会如何,但我希望他们两个都不会受到伤害。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林仙儿

每次我遇着你,都觉得跟你聊天很有趣,后来仔细想一想,才发现上了你的当,你根本什么话都没有说。 最会说话的人,往往也就是不说话的人。 只可惜这道理也很少有人明白。

View all posts by 林仙儿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