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冥王星的故事会一直的流传下

锦瑟无端五十弦

 落晚妆:冥王星,我是还要在这里很久很久的

收到云影影寄来的「再见冥王星」是在下午两点过六分。我从短暂的酣眠里醒来。午休时分我独自躲在公司的僻静之地翻阅桐上次记来的《麦田守望者》,我很好奇为什么早上出门时会把他塞进我的包里,那些突然的举动连我自己也解释不清楚。读过两遍了,日子久远,很多情景都渐渐模糊。收到这本书应是去年十月份,具体日期有迹可循,那个九月,我们玩「墨染轻秋」,我记下过许多瞬间,将他们定格在2013年的秋季。拆开包裹时看到柠檬黄的封面,欢喜得不得了,爱不释手,晚上睡觉时也摆在枕边,与紫浠妈妈送的趴趴熊一起,仿佛这样就可以看到遥远地方的那些人,真真实实存在的那些人,与我随时随地同在。

小满节气,雨花微扬,雾气萦绕为城市铺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位于17楼的巨大落地窗前,放眼望去可以看到许多外表精致的楼盘,五一路与芙蓉路的交汇处,来来往往走走停停的车子若人体内流淌的血液,川流不息。在地表以下看不见的深处,还隐藏着巨大深沉的秘密,等着人们去发掘。每次俯瞰这座活着的城市,享受在黑白墨色的彩色风景,内心永无宁日。从窗口吹进来的风卷起我的雪纺白裙子,衣袂翩然,是我唯一捏出的词。我想,若此时有人在哪栋大楼的某扇窗户前远远地望见我,是否会把我当做他的女神,在内心掀起波澜?

最早知道被选为四月的疯子那天用手机翻博客,看到曲夜夏的文字,后面附上了一本再见冥王星周年选刊,瞬时羡慕不已。知道云影影和竹在摸索着弄出这本书,便想马上拥有一本属于自己的。我玩笑着说,竹,我们关系那么好,你给我开个后门吧。不巧正好被桐妞看见,她说,落晚妆,本来四月的疯子选了你,但是凭着这句话,取消资格。一句话“让我欢喜让我忧”,也不知虚实,难道我真能选上优秀疯子?连忙道歉说我错了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其实心中清楚,每每发文都是拖拖拉拉,虽然每篇文字都惯冥王星的前缀,但往往是文不对题,数量不多质量又不高,想要当优秀疯子实在是惭愧至极。整个四月,都在另一座城市,以培训为由实则混熟度日,虽然惦记着纪念刊,但也不敢奢望。在山沟沟里的老家,根号打来电话,说飘雨桐找我。桐妞若非有事绝不私下寻人,难道疯子那事儿有着落啦?手机信号不好,只得跑去开阔的地方搜寻网络信号登QQ,见桐发来要收件地址的信息,我想说,我都几个晚上不需要睡觉了。

按亮手机屏幕时看见两个未接来电,是同一个陌生的号码,忙回拨过去,是送快递的小哥,说刚才在您的公司门口,但是前台美女说公司没有这么个人,我瞬时想把整个公司翻过来, 差点儿误了我的大事。庆幸我第一时间回了电话,庆幸快递小哥还没有走远。快递单上的字迹不是第一次见,云影影寄来过明信片,还记得竹的手笔。想到此就觉得欣慰。换了时间换了地点,然很多事依旧是昨天发生过的。那时候也记过明信片给她,但是很遗憾的寄丢了,对于这些事至今仍是耿耿于怀。

下午的例会一直把刚收到的礼物抱在胸前,封面上熟悉的图画,熟悉的文字,低声诉说着埋藏在尘世之下的焰火与故事,我忍不住去抚摸,去翻阅,周围的讨论声渐起,却掩盖不住我此时的欣喜与激动,他们谁也不会知道我在那一刻,拥有幸福的思绪。漂亮总监不着边际的教授策略方针。听说他曾经是陈楚生那一届「快乐男声」长沙唱区的前十强,我很想去询问,他当初是以怎样的心情去参赛,去站在舞台上唱动人的歌,我想知道唱歌是否是他生命中重要的成分,就像我爱文字那般。我更想知道,此时他站在这里,为我们解说这个物质的时代,为了满足我们的利益需求而各显风骚,是否还记得音乐所传达出来的最单纯的信仰。

我想我可能会把再见冥王星说给周围的每一个人听,在中学的地理课上,老师说曾经有九大行星,但是后来只有八大行星了。说起曾经有一颗微小的星球,被踢出九大行星的星球,其实仍然存在。说上面住着许许多多善良而坚强的人,说他们在这片狭小而广阔的空间里相依为命。也许,我会对此只字不提。善良单纯的故事只会说与同样善良单纯的人来听。

感谢此生遇见冥王星。说千次百次依旧乐此不疲。快乐轻而易举,我亦说不上道理。无解并无损于它的优雅和美丽。毕竟我们是要在一起很久很久的,我想,冥王星的故事会一直的流传下去。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落晚妆:冥王星,我要在这里久久的°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满楼

一些冥冥中阻止你的,正是为了今天和明天,乃至以后的漫长岁月,让真正属于你的,最终属于你。有时候,你以为的归宿,其实只是过渡;你以为的过渡,其实就是归宿。

View all posts by 花满楼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