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是没有用的

这是校园里最美的林荫路,两旁是那种高大的让人安心的法国梧桐,萨克斯管里奏的是很东洋风的“荒城之月”,伤感而又浪漫。叶子就是在这样的午后来到了这个校园。她想这样的路适合校园里甜甜涩涩而又实在罗曼蒂克的飞花细雨。叶子长长的舒了口气,想起了齐浩,心想现在的齐浩也会在北理的林荫路上想我吗?
叶子茫然的看父母帮她打点入学事宜,然后把他们送上了回程车后又偷偷的哭了一场,便安然的过起了大学的生活。异地的傍晚总是冷冷清清,耳脉了还有人在诉说着寂寞的喋喋不休,电话铃响了,是齐浩,找叶子的。齐浩说号码是从她妈妈那里问来的,想问问叶子过的好不好。叶子喉头一紧,无端的想哭。齐浩交代了一大堆的话,他那磁性的嗓音从遥远的北理传给叶子,仿佛他的人也在这里。

挂了电话,宿舍里的姐妹们不依不饶的让叶子讲她的齐浩,齐浩不是她的,叶子想。

齐浩是高三那年转到叶子班的,那天他自己搬了桌椅背了个大背包进了教室,然后在错愕的目光中大方的走上讲台说我是齐浩,喜欢篮球,暂时无不良嗜好,请多多关照啊!齐浩几乎是在一分钟之内征服了所有的人,当然也包括叶子。叶子看见齐浩用手拂了下头发,样子很洒脱。

从那以后,齐浩成了女生们茶余饭后的谈资。齐浩的队服是七号,齐浩原来的女友是校花,齐浩会吹萨克斯管,齐浩……那时的叶子正着迷着林燕妮的香水小说,耳边却从不缺齐浩的名字。叶子想女孩子们在一起总喜欢谈论男孩子,就象男孩子总喜欢谈论女孩子一样。可是叶子没有想到,这个名字却让她永远无法忘记又无法拾起。

那天下午,叶子疯狂的跑了三条街上的七个音像店,就为了王菲的一个CD,那上边有叶子最喜欢的一首歌,名字叫做《红豆》。当她把一周的生活费换成CD捧到手里的时候,听见一个人说叶子我快让你累死了。叶子回头,齐浩站在门口。齐浩说他的运动鞋坏了,想买双鞋子,却看见一个女孩散着长发背着背包在大街上跑的气喘吁吁,然后就莫名其妙的跟着跑了。

“就为了这个?”齐浩指了指她手里的CD.叶子点了点头。

“那为什么跑的那么急?”叶子说她也不知道。

看见叶子秀气的鼻尖上细密的汗珠,齐浩笑了,却轻轻的摇了摇头。

“看来他们说的没错,你很极端。”

“他们?”叶子问。

“好了,不说这些,我觉得你应该陪我去买鞋子,我刚才可是陪你买了CD.”

叶子笑了笑说好吧。

“看来他们说的也不对,你也不是那么高傲。”叶子想,那些无聊的男生!

齐浩买了双藏青色的鞋子,是叶子和他同时看中的。叶子蹲下身子帮他系鞋带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他的校花女友,顿了一下还是给他系好了鞋带。

回来的路上,齐浩告诉叶子其实他来的第一天就听说她了,很冷很傲,很有才气,喜欢诗歌又不解男生风情。叶子说你也这样认为吗?齐浩忽然站定了,然后认真的说你的眼睛很特别。叶子装作满不在乎的转过头看了看天说今天天气真好啊。十字路口人很多,齐浩牵了叶子的袖子过马路,并没有碰她的手,叶子并没有抽回,奇怪自己的受用。

以后的日子天总是很蓝,风总是很淡,女友们不再公开的关注齐浩了,齐浩与叶子成了不必公开的事实。而只有叶子自己知道,齐浩从未给过她任何承诺。

再后来他们毕业了,叶子选择的是小镇的一所大学,而齐浩说北京有他的梦想。远隔千里,心却被带走了。

舍友们一片唏嘘,叶子说为我们祈祷吧。转过头,纯净的微笑似轻盈的雪花。

大学里的日子齐浩的关心从未间断的给了叶子。当姐妹们的男友陪她们吃饭看电影逛街吵架讲和又重复他们的浪漫时,叶子却在盼齐浩的信和电话。有时候怪他那么简单的几句就收了线握着听筒立上半天,有时候把信读了一遍又一遍然后放在粉蓝色的枕头底下陪她过夜。

六月里栀子花开的时候叶子就特别的想齐浩。那夜,梦见赶不是载他远走的火车醒来泪湿了一片。第二天叶子经 过开满虞美人的园子时忽然想听听齐浩的声音。叶子听见电话里喊齐浩你的电话,齐浩便在她的耳边了。叶子说齐浩我想你了。然后就挂了电话,脸颊发热的回了宿舍。

第二天早上,叶子还没有起床电话就响了,齐浩说叶子我来了。叶子愣了一下,电话也没扣好牙也没刷便刮风似的往外跑。远远看见校门口站着的齐浩,眼睛红红的头发乱乱的冲着她笑。叶子在离他几米远的地方站定了,却不敢往前走。泪便悄悄的钻了出来。齐浩张开双臂,叶子便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哭的乱七八糟的说你怎么来了?齐浩说我想看看叶子哭起来是什么样子啊!齐浩给她擦眼泪,手指冰凉的滑过叶子的脸颊。齐浩告诉叶子手冷的男人没人疼,叶子便抓住他的手,使劲的搓着揉着,专注的呵着气,唯一的念头就是把他的手暖热。齐浩笑说这是夏天,傻瓜!叶子不管。叶子发现他的眼眶发红,目光却温柔如水。

叶子一口起叫齐浩陪她看了三场电影。偌大的喜剧电影院里,所有的人都在笑,只有叶子一个人在哭。叶子说你知道吗齐浩,再古老的事情,只要你没有试过,它就是新鲜的,比如跟你看电影。齐浩没有说话,只是握紧了叶子的手。

他终究要走,叶子给齐浩整了整衣领,问他有没有话要说。齐浩很认真的想了想又摇了摇头,心想女孩子总喜欢把所有的话当成承诺。

齐浩是个混蛋!叶子生气的想。

夏日走了,秋叶落了,落寞了一冬的枝头又繁华无比了,可叶子的心事却多的象初春的草。等待是一种很久远的痛苦,尤其是在完全没有把握的时候。每一次叶子总想问齐浩有没有话对她说,可他总是沉默。他连说爱的勇气都没有。

叶子开始为小事跟他吵架,有一次叶子问他有没有听说过飞鸟和雨的故事,齐浩说叶子你是不是发烧了?叶子摔了他的电话,把织了大半的围巾给拆了。这是他们吵的最凶的一次,谁也没有让步。齐浩觉得她无理取闹,叶子觉得委屈。

冷战持续了两周,两周后叶子拨了齐浩的电话,那熟悉的号码灼疼了叶子的手。叶子说齐浩我们绝交吧。齐号说对不起。叶子又说我们绝交吧,齐浩说好。叶子缓缓的扣上电话,泪便流了下来。这是最后一次,叶子想,以后为他哭就不是我的责任了。 爱,不需要抱歉来弥补。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林仙儿

每次我遇着你,都觉得跟你聊天很有趣,后来仔细想一想,才发现上了你的当,你根本什么话都没有说。 最会说话的人,往往也就是不说话的人。 只可惜这道理也很少有人明白。

View all posts by 林仙儿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