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有那么一天难以忘记, 而在这个不冷的冬夜却使我想起了那个夏夜。

寒星在昏睡中翻身爬起,揉揉蓬松的睡眼。这是在一个炎热的夜晚,在一间教室一样的房间里,地下铺着几张凉席,歪七扭八地躺着几个身穿军装的少年。寒星东张西望了一下,抬起手腕朦朦胧胧地看清了手表,四点二十。正是又有一批同学分别的时刻,他这一晚没有睡好,一直在等待着这一时刻的到来。楼梯口没有脚步声,他必须在他们出发前守候在班车旁。

寒星早已暗暗下定决心,要亲自送走每一位朝夕相处的同学。而这一次他是说什么也不能错过的。他白天就走遍了校园的每一处角落,这就是他生活了整整三年的地方,这里永远留下了他的喜怒哀乐。

寒星蹑手蹑脚地跨过地上的同学,下了楼梯,来到宿舍楼外。满天繁星,一眨一眨,似乎在猜测着人的心事。寒星站在楼前的水泥球场上,后半夜的微微清风使他稍微清醒了一些。他又抬手看了看时间,时针清晰地指在半夜两点,怎么会看错了时间呢?还有两个多小时。他坐在石沿上发愣。白天他已经送走了好几批同学,每个人都是那么充满感情,都是那么依依不舍。

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掉过眼泪,尽管并不是他不动感情,他也想不到将近十个小时以后在他临上车前,当他和一个来送他的哥们握手时,他的眼泪忽然哗地一下流满了脸颊。

周围很静,寒星的头埋在胳膊上,耳边传来秒针的嘀哒声。在余下的两个小时里,一个高挑的女孩的身影出现在脑海中,忽远忽近,这个身影在今后的几年里也经常出现在他的睡梦中,这个身影曾使他魂牵梦绕、充满美好的幻想,也曾使他痛苦万分。这就是他最早刻骨铭心深爱过的人。让他感到遗憾的是,在这漫长的三年时光中,在这一千多个日夜里,没有哪一天单独属于他们两个,他也从来没有听她说一声“我爱你”,也从来没有勇气、没有机会向她说一声“我爱你”。

但他固执地相信,她曾经喜欢过他,至少曾经对他有过那个意思。寒星直到多年后的现在,仍然清晰地记得她的高挑的身材,她的回眸一笑,她说话时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和她受伤时幽怨的眼神。寒星并不是那种外表看上去非常强壮,眼神里充满自信和朝气的男生,相反,你可能会从他的眼神里找到一种悲观和自卑的感觉。他明显地觉得对一个身高1米八的男人来讲,这给人的印象有多坏,甚至是致命的。他感到似乎有一条缰绳束缚着他去大胆地爱和恨。

这条缰绳使她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时,没有勇气去给她披一件大衣,搂紧她问一声冷不冷;在她做出了无数暗示后,没有勇气约她出来,过一个他们两个人的周末;甚至在她生气地大声叫着他的名字时,没有勇气直视她的目光……真是可悲呀!在他觉得自己足够强大的时候,在他觉得自己有足够的信心去爱和恨的时候,已经是多年后的现在而不是多年前的那许多日日夜夜。

寒星曾经猛烈地伤害过她,对一个女孩的大胆示爱表现出麻木不仁和无动于衷就是对她最猛烈的伤害;而她也猛烈地伤害过他,后来她就和另一个男孩在一起了,这对他来说就是最猛烈的伤害,难道不是吗?寒星终于永远失去了这个女孩,在过一会儿的四点钟,就是他们永远分别的时刻,她将踏上开往南方的列车,而他也将回到北方。

“叮铃……”一阵响亮的电铃声响过,沉寂的宿舍楼又热闹起来。寒星也从似梦似醒中醒来,他抬头看见宿舍楼的大门口涌出拎着随身行李的年轻人,喧哗和吵闹永远伴随着他们。寒星站起身,活动了一下坐得发麻的双腿,然后他在人丛中努力寻找,终于看到了那张秀美的面孔,他也曾在黑夜中无数次地寻找这张面孔,关心着她的一举一动。

这时候的这张面孔已经让泪水模糊了双眼。人们说着离别的话,伤感的人流下了眼泪。寒星好容易挤到了那个女孩面前,看清了那双泪眼。寒星这时候能说什么呢?他好像说了声“再见”,又好像什么也没说。终于两只手紧握了一下,他清晰地听见她哽咽着说了句“一定来”。是的,一定来,我一定会去那个城市,你也一定会到这个城市来。我们既然能够走到一起,就说明我们有缘。我们各自将来的路还很长,祝你一路平安,一路走好。

寒星在许多年以后,再也没有见过这个女孩,但他想这样也好,你的倩影将留在我心底,你给我的印象总是最美好的。转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林仙儿

每次我遇着你,都觉得跟你聊天很有趣,后来仔细想一想,才发现上了你的当,你根本什么话都没有说。 最会说话的人,往往也就是不说话的人。 只可惜这道理也很少有人明白。

View all posts by 林仙儿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