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芊芊的俗套,把我套死了

大胆、颠覆、辛辣的《传闻中的陈芊芊》,果然只是传闻中。

在恋爱剧里较逻辑的真,颇有点自找麻烦。但是,这部剧之所以出圈,对权力逻辑的颠覆与解构,是很重要的原因。

那些最初吸引人的东西,越到剧情后面越淡得看不见,逐渐沦为争风吃、打情骂俏的搞笑背景板,这未免太可惜了。

传闻中的陈芊芊

“光天化日穿得这么暴露,伤风败俗。”


“这还不如直接去教坊司卖艺去呢,真丢人。”


“这要是被人轻薄了,都怪他自己不知检点。”


“活该他!”

万万没想到,这些贞德炮弹竟然有打向男人的一天。

男人做主的玄武城败给了女人当家的花垣城,于是派出少城主联姻求和。在玄虎城看来这是“入赘”,但在花垣城人眼中,这是“和亲”。

最近的黑马爆款剧《传闻中的陈芊芊》中,给出了一个新鲜的设定:花垣城,是一个女人做主的地方。

城主是女人,朝堂里文武百官都是女人,男人没有读书习武、科举入仕的权利,只能依附女人而活,结婚后还要遵守三从四德,穿着稍微暴露一点,都会被左邻右舍的长舌男指指点点,名声受损,嫁不出去。

这个意外的设定,挽救了网剧粉嫩滤镜的常规劝退。女权的热度该怎么蹭?《传闻中的陈芊芊》交出了一份新鲜的答卷。

官宣陈芊芊怀孕,但孩子不是男主的,全世界都在劝男主不要做妒夫,这一幕可太黑色幽默了。

反套路的套路

男主韩烁,美强惨人设,是男权城邦惊才绝艳的小王子,可惜身患心脏病,手拿短命的号码牌。

女主陈芊芊,本来是花垣城里横着走的三公主,风流好色荒唐无度,但她被穿越了,肾虚公主的皮囊之下,塞进了一位现代社畜女编剧的灵魂。

仿佛看到了每个交稿日(没那么好看)的自己。

花垣城和玄虎城,本来是编剧陈小千剧本中的设定。在她的构想中,这是一部男主卧薪尝胆、女主历劫上位的爱情剧。

但她意外穿越到了剧中,而且还不是女主陈楚楚,是她笔下那个第三集就被腹黑男主毒死了的炮灰三公主陈芊芊。

观众朋友们,强抢民男,有生之年啊!/《传闻中的陈芊芊》

于是剧情延续的理由有了:明知道自己要死的编剧,必须要改变剧情走向才能活下去。笑点雷点的出现也光明正大了:编剧开了天眼,谁干好事谁干坏事,每个人的行事风格、弱点优点,编剧都了然于胸。

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这部剧瞬间就有了社畜翻身把歌唱的爽感。比如说,穿越之后的女主嫌弃随从(一个不配有自由的NPC)话多,大手一挥规定,一句话不能超过10个字。

多少社畜看到这里,都回想起了自己年报、稿件、策划书上字数KPI支配的恐惧?

同事的刁难算个屁?你们NPC的台词都是编剧写的。于是,古装剧常用的斗诗出丑梗,也有了另一番上帝视角的风情。“所有人的词都是老娘写的”,比起以往穿越剧里那一套归因于九年义务制语文教育的由头,的确是有趣得多了。

传闻中的陈芊芊,集暴虐、风流、刁蛮、文盲等各种花花公主要素于一身。

何谓“传闻中的陈芊芊”?在原来的剧本中,陈芊芊就是一位不学无术荒淫无度的权二代,市民八卦里的她,干的都是强买强卖、骄横跋扈的勾当。

可由于编剧大大的穿越,陈芊芊的废材人设被毁了,经过朝夕相处,男主发现此人与传闻中差距甚远,既不“嚣张跋扈”,也非“目不识丁”,更不是“暴虐成性”的人。

带着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男主活生生地在一部恋爱剧里推演出了对不实媒体营销的警醒剧情。

三公主:“哦?”/《传闻中的陈芊芊》

但这……是因为穿越,是因为这个人换了灵魂,不是因为八卦营销号乱写啊。

在新意上,《传闻中的陈芊芊》足够大胆,但在诚意上,这部剧与开篇就反复强调的“女人当家”,恐怕并没能一以贯之。

韩烁虽然号称美强惨,可重点在于美和强。那点惨只是因为身患绝症命不久矣,最后还被女主治好了。跟花垣城那些不能读书习武、受尽女性欺压的男人比起来,韩烁的优势显而易见,文韬武略,有才有貌,具备花垣男子普遍缺乏的优良素质。

就连花垣第一美男子裴恒也没法跟韩烁比。裴恒是前司军独子,因为家世庇荫,得以读书为官,成为花垣城有史以来的第一位男性司学,在花垣,这是平民男性想都不敢想的天之骄子的命格。

可惜,就像穿越剧里所有男人都会爱上“外来者”女主一样,在花垣城,所有的女人也都会爱上“外来者”韩烁。

比起穿越后的开天眼小可爱,我更喜欢这个强抢民男女霸王的人设。/《传闻中的陈芊芊》

韩烁的人设是腹黑深沉,甚至有点直男癌霸总气息,在一座女权城邦里,不仅没有因为挑战权威而死无葬身之地,甚至还因与众不同而受到两位公主的青睐。行吧,果然还是我们熟悉的甜宠剧。

比起男主,女主引人注目的原因要合理一些,因为她相信“性别平等”。鼓励裴司学自强、解放教坊司男乐人,看到“女子家暴丈夫使其不堪忍受遂杀妻后被判五马分尸”的案件会拍桌大怒,为花垣男子的卑贱地位而骂娘。

而对于本就在男权环境中长大的男主,陈芊芊又是一朵乖巧可爱、善良活泼的解语花。能不解语吗?她是编剧穿越来的,你的身世八字行为动机内心OS,都是她给您编的。

确认过剧情,是不能细想的爱情。

事实上,这部剧的甜宠设定,已经注定它既不会是一部映照当下社会的女权剧,也不会是一部道德说教的现实反讽剧。

甜宠恋爱剧嘛,够甜够宠就好了,其余那些男尊与女尊、传闻与现实的思考,不过是吸引路人以求出圈的爆点话题罢了。

大概噱头就是薄情吧。

极端女权?还是讽刺男权?

《传闻中的陈芊芊》在一开始就放出了大量爽点:因为又生了个儿子而发怒的婆婆、在市场上因为裤腿短而被荡夫羞辱的男人、口若悬河售卖生女偏方的商人……

“似曾相识”的场景,为这部剧吸纳了大量的路人缘。看恋爱剧的女观众,听到这些耳熟万分却换了性别的台词,谁不觉得好笑又解气呢?

可惜的是,这些明明很有延伸空间的设定,都只在剧集开篇时昙花一现。剧情越往后走,我们熟悉的甜宠剧模式就越来越明显,而一开始吸引路人的那股辛辣味儿,也随之越来越淡。

处子情节换到女权背景里竟然也还存在,女主一定得是个没谈过恋爱的纯情小可爱,手上甚至还留着守宫砂。这个bug着实有点不能忍,在一个以女为尊的城邦,为什么女人手上会有守宫砂?她为谁守宫?她需要向谁证明自己的贞洁?

习以为常的男权古装剧中,照顾起居的丫头、青楼有名的花魁,都是风流人设不可缺少的NPC,从来不会有人想到要去验证一名男子的贞操,怎么到了女尊的花垣城,女儿家手上(划重点,还是位高权重的三公主)竟然还点了守宫砂?

剧中的战争场面看起来也很崩剧设。虽然司令是女人,但镜头稍一拉远,军队里的战士都是男人,就连跟着司令出谋划策的幕僚也是男人。

按理说,花垣城的权力结构不能允许军队中出现男性军师。

这就很奇怪了,我们知道,征战沙场的责任与社会权利的享用关系密切,一座以女为尊的城邦,不可能将行军打仗的权力如此大规模地赋予男人,拿着刀枪的战士,要反抗可太容易了。

近景还是比较维持人设的,有台词的兵都是女的。/《传闻中的陈芊芊》

当然,在恋爱剧里较权力逻辑的真,颇有点自找麻烦。但是,这部剧之所以出圈,对权力逻辑的颠覆与解构,是很重要的原因。

那些最初吸引人的东西,越到剧情后面越淡得看不见,逐渐沦为争风吃醋、打情骂俏的搞笑背景板,这未免太可惜了。

对性别平等的思考,始于玩段子,最终也令人失望地止于玩段子。/《传闻中的陈芊芊》

一场网剧对当下现实的号脉

知乎评分8.3,豆瓣评分7.5,微博热搜一天几个地上,对一部没有顶流加持的网剧来说,这成绩已经相当不错。

豆瓣评分结构上,四星占了绝大多数。

同行衬托之下,《传闻中的陈芊芊》确有不少过人之处。一位沉迷花垣爱情故事的同事表示,看陈芊芊可太快乐了,是那种明知道它乱七八糟、它还不掩饰自己乱七八糟的快乐。

这让我想起了5年前的现象级网剧《太子妃升职记》,剧组把穷和糙都摆在明面上,反而让观众觉得坦荡可爱。

无数翻车故事教育我们,装X有风险,台词里引经据典会被挑错,剧名上吟诗作对也难逃做美之嫌,反而是曾被避之不及的粗糙,一旦官方坦荡示之,观众也就乐呵呵地接受了。

这间客栈,就叫“这间客栈”。时隔5年,太子妃的沙雕赤子心终于后继有人了。/《传闻中的陈芊芊》

刻意粗糙的质感,编剧入剧的脑洞,以及最令人感兴趣的男女对立话题,都做出了不同程度的新尝试。

但从市场反应上来看,这一波新尝试,成功吸引了流量,却也仅止于流量。一天三四个的热搜上,讨论热度最高的,并不是性别平等,而仍然是这场吻戏够不够甜、这个段子好不好笑、男女主角什么时候才能圆房。

最值得讨论的话题上,覆盖着过厚的糖霜。

国产剧里,网剧正在占据越来越多观众的注意力。人们观剧习惯的改变,大环境的规则变化,都不断把网剧从边缘推向主流。

有些网剧,是环境影响之下的退无可退,有些网剧,则是多元方向的一次试水。希望《传闻中的陈芊芊》,最终属于后者。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沈壁君

可我是最恨你的人,因为你杀了这世上我最爱的人。 我爱过一个叫连城璧的男人,那时他出现在我面前,就像暴雨过后漫长的晴空,充满了光芒温暖,他是这世上最好的男人,一个真正的君子,你却狠毒的把他杀死了。如今我终于要去见那个真正的君子,我的夫君了,我们夫妻团聚。

View all posts by 沈壁君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