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猪肉市场学习!楼市调控才能成功

哀民生之多艰

猪肉涨价立马引起总理的重视,商务部配合,进行了恰到好处并及时的“调控”,在一番详细调查研究论证基础上,出台了包括近期措施、远期措施、措施实施办法及对调控生效日期的准确测定。

楼市同样引起总理的兴趣与重视,人代会没有先例地阐述了上千个字,并指明了方向。楼市提前进行了近两年的由宏观到微观的调控,也出台了措施、措施实施办法,但未果,或言未达到应达效果。

两市都引起总理的重视,但肉市总理亲自出马,楼市没有。并非对下属调控成绩的肯定,而是楼市涉及面宽,复杂程度高,所需时间长,制订方针仔细,波及范围大,还有就是部门是否发力及得力的原因。肉市属“浇油之火”,担心肉市的上火伤及正在兴头上的楼市,故而为之。

如同学生向老师请教,有必要对照总理在调研后及时批示的做法,对调控的战略思想、策略思想、战术安排、局部战斗评估进行全面的“自查”和“彻查”。

在调控肉市的七条里头,首先保障生产积极性。并围绕如何调动生产积极性进行了不下三条的说法。大体包括决定生产量的根源之“母猪生产”、生猪生产、生产成本中的主要方面即饲料这三个方面。总理为什么首先提到生产方面,因为他心挂两头,既要保障生产厂家的积极性与产量,又要解决穷人的吃得上肉吃得起肉问题。

这个跟楼市是一样的:一方面是生产厂家惶惶不可终日,并既担心没米下窝(地),又担心原料成本上涨,还担心维权过程中的“耗费与耗时”;另一方面是多数人想有自己的窝而买不起,并且无法买旧窝。

借鉴肉市,对开发商的态度必须拐个弯,由压制转为调动,说个例子,要人家多上税,又不让人家舒展手脚干,税基少了自然税收了,相反,如果给出好的政策环境,让其大干,则税基有保障,税就不用担心,因为国家机器既可以审计之,又可能稽查之,有查的总比没查的强。

所以,当前可以是“促生产,抓革命”,不要怕规模,也不要怕暴利,地给人家了,越怕人家开发,人家的利好越多,不存在降值的地吧;要调动生产积极性就必须给他们一定的标准的说法,就必须对供货环节的成本进行有效规范的管理,就必须提高行政效率,就必须盘活现在的存量,激活将来的增量,要把存量地与存量房变成现实的供给,至于价格,谁生产谁定价,怕什么,价格越高,如果非降不可,积极推广含税价,必要的时候将增值税全面引入房地产领域。

解决了供应问题,总理首先想到的是先让那些干瞪眼的穷人先吃上肉,动下国家储备,低价出售。这如同经适房及其他类型的保障住房,一方面是让开发商敢于挺着腰搞开发,大量开发,另一方面政府动用国家力量消化一下干瞪眼的贫民老百姓。而有另外一个战场上,当供应充足,由价格所决定的有效需求不足以支撑市场的时候,自然有人会降价或变相降价。说明如下,有效需求分两种情况:一是具有购买力的需求,还有就是具购买力但对价格有敏感性的需求。后者小于前者,后者是决定楼市价格的主要力量,政府除了解决生产量,解决保障量,还有这个重点,那就是大力培植价格敏感型有效需求。为什么本人提倡在工薪稳定阶层中打开缺口,让楼市降火并实现软着陆呢,就是这个道理。

总理大约对国人的一些行为方式非常了解,所以还相应提出了许多措施,保证政策的上行下达。大约包括信息公开、信息管制、市场监控、预警、社会监督这么几项。反观楼市,调控专有名词一大把,选择六一七一什么一作为生效期的不下四个,为什么还是涨涨涨,突破突破再突破呢?缺乏配套措施的保驾护航:如信息公开,做到了吗?如信息管制,还是行政信息公示的一个小的“搭头”;市场监控了吗?监控不是彻查,也不是清理,而是一系列制度在约束着生产、约束着消费、约束着售后服务,约束着消费过程中的种种侵权行为;预警从九六年立项研究至今,才在奥运前一年旧事重提;社会监督么?调控多年了,何时用过监督?好不容易提出全方位的彻查,算着是监督,但那是官对官的监督,政府对政府的监督,我们需要的监督是“第三者对当事人的监督”,是无利益关系的监督,是由公众及舆论参与的监督。

肉市调控由引发到实施调控到产生调控效果,预期是半年时间,并按此进行周密的步署。楼市因为一个周期要两至三年时间,所以应该将今年三年纳入调控周期,认真系统进行研究,制订系统、考虑各方面的调控措施,并在有监督的条件下实施,根据情况进行修正。

内容摘抄自楚芸工作室的博客:楼市调控要想成功,还真得向肉市调控取经!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司空摘星

江湖上面轻功很好的人物有很多,但是轻功十分了得能称之为第一的人物还真不多,我司空摘星算一个。 但凡拿我们生命去赌的,一定是最精彩。

View all posts by 司空摘星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