疗愈的溪谷

书盈锦袖 醉红自暖

《疗愈的溪谷——致梅儿》

 

 

   
在古意梅儿《乐织心灵的清美情境》里流连,仿佛回到了远古的山涧,鸟鸣溪静,古木沉寂,印安长笛清扬的乐声里,透着唯美与空灵,还有丝丝寂寥的怅然。水边独坐的素裙女子,像极了内心的那个自己。与自己相遇,如此奇妙。

 

   
《疗愈的溪谷》,这首让我在难得的清闲时光里愿意为它停留的曲子,正如梅儿所言,能把人引领到一处世外桃源。梅儿静听此曲的心动与感动,同样浸透我易感的柔软情怀。前阵子与她匆匆聊及近段时间的辛劳与无奈,她亦匆匆叮嘱我一句:多听听音乐。我知道,她在音乐中找到的那个宁静的自己,正是我想要的,只不过我对音乐的了解与挚爱,远远不及于她。好在有静美的梅园可以小憩,好在有梅儿关心着引领着,这颗动不动就怦怦乱跳的心,总算能得到音乐柔静的安抚。

 

   
在刚过去的这段日子里,身心所承载的负荷,实在难以理清,更无法言说,心脏也因此而突现异常,像是走进了梅的曾经。活在尘世的辛苦,有时是深藏于光鲜的表象之下,冷暖自知。然而,我却愿意,愿意默默怀揣着这份辛苦,只要能给每一次相待以安心和快乐、阳光与希望。

 

   
我们无不是踏着因果而来,点点滴滴的苦,都是自己这一世修行的机缘。智慧觉者乔达摩.悉达多早就悟透了世间乃至轮回无法回避的所有苦——行苦、苦苦和变苦,并引导了一条解脱之路。两千多年的光阴逝如流水,而菩提伽耶的智慧之光至今还照耀着真心向善的心灵,得之幸也!

 

   
“心中有佛,或信佛,不为别的,只是为在这短暂而又漫长的一生时光中,边走边不记得世上那些与自己灵魂无关的人事。”梅儿博中这段话,在某一个寂寥的下午深深融进了我的心海,我想,这不仅关乎灵魂的每一寸呼吸,还关乎文字,关乎画面,关乎音乐,亦关乎我们之间的相通与相惜。

 

   
在疗愈的溪谷,我们找回了从容而宁静的自己,那个令我们同样感怀的纯净身影,散发着不可言喻的力量。我们可以用甘露抑或泪水洗脱尘埃,把前生后世的爱都装进行囊,继续往前走。。。

 

 

古意梅儿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qingmei7

此情深处,来自-微玉-的博客: 疗愈的溪谷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满楼

一些冥冥中阻止你的,正是为了今天和明天,乃至以后的漫长岁月,让真正属于你的,最终属于你。有时候,你以为的归宿,其实只是过渡;你以为的过渡,其实就是归宿。

View all posts by 花满楼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