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儿子的《浮生若茶》

书盈锦袖 醉红自暖

 读儿子的《浮生若茶》

 

星城的第一场雪下得有点羞答答的,让我把煮雪烹茶的热望又咽了回去。

当然茶还是要喝的,不可一日无茶的这种心情,恐怕与同样爱茶的偶像林清玄先生有得一比。

 

这一阵子,每每茶汤入喉,总会想起儿子的那篇考试作文——《浮生若茶》。他文字里似乎有一种强大的磁场,不时吸引着我的思绪,而这种力道,却分明又不像是十七岁稚嫩年华所能散发出来的。况且,他已经好久都不喝茶了呀。

 

这篇作文获得了语文老师的大赞,并作为范文在班上朗读。读完以后,同学们一时尚未听懂,等明白过来,不禁恍然大悟,一片赞叹。儿子说,此文最大的亮点是隐性扣题,咋一看文章与卷中提供的材料似乎没有关联,要细读之后方可明了其中的“陈仓暗度”。“隐性扣题是需要胆量和技巧的!”儿子最后如是总结,让我明白了他的厉害。

 

为他高兴之余,却又不由得在标题的“浮生”二字上心酸了起来。仔细想想,这两个字已不止一次地出现于儿子的笔端了,才这般大得孩子,对于人生的虚无又能有多少刻度的体验呢?人生之于少年,当是懵懂而快意的,当是无忌而冲动的,就算一路莽撞一路犯错,也是他的权利。而这个在我眼皮底下成长起来的俊朗少年,却天生有着超乎年龄的警觉和谨慎,以及对世事冷静旁观的透彻。若这不是与生俱来的,又是从何而来呢?

 

作为母亲,我希望儿子拥有更多的轻松与快乐,但作为朋友——因甚深因缘而如此亲密地同行于世的朋友,我却希望,这个有着深邃内心与独到见地的少年,能真正了悟生命的本源,能始终怀着那份警觉与谨慎,勇敢而淡定地穿越浮华与虚无,不要迷失了心的方向。

 

孩子,当你想再次端起茶杯时,记得,妈妈一直在期待和你共饮的美好。

 

 

附:《浮生若茶》——小鼠

 

光亮的盖碗安静地倚在壶边,它不作声。烧开的水往内一徜,不过一秒的时间,陈年普洱的叶片便急剧地上下打着滚,杯中瞬间晕开一阵红棕色的波晕,迸发出一种想蔓延的力量,然后留下悠悠醇香。

 

我坐在一旁,借助室内淡黄色的光束,能清晰地看见那一沉一浮的茶叶仿佛在向我展示着茶沫体操。不知为何,我开始凝视,思索,甚至是执着于它即将呈现的甘冽和浓转淡的过程。而它们呢,依旧在水中打着盘旋,傻傻地仰望着天花板。它们见不到富有浪漫情怀的银河,听不到礼堂内若隐若现的《蓝色的多瑙河》,只是看着某个点,继续猜测着,冥想着。

 

不假思索地泯下一小杯,仔细体味。我想看山之秀丽,海之辽广,这儿却不曾有山景,也未曾有过海景,有的只是沉寂的味道。“然而是这样吗?”我还在思索,但随着时间的流淌,我渐渐意识到,这岂止是茶味,更是茶语!

 

“再慢一些”,我抚平刚才险些被掀起的思潮,继续回想。大脑中的剪影在脑海里迷了路似的,始终惑解于我。几十上百年的老茶,它的一生似乎什么也不缺,历经酷暑烤灼,雷雨穿肠,风霜交加,春之韵味夏之璀璨秋之寂静冬之漫长,然而它却始终不语,正如随缘生根于山涧,又被随缘相中采走的无声那样。可无声终究是难解的,除非用开水冲泡,这是为何?为何要选择这种方式呢?

 

我于犹豫之中不觉再泯一口,分明能感知它在我肠道内翻滚的模样,只不过这次,我不再认为它是毫无生机的。我想,它与我在唇齿中的摩擦是种千年一待的缘份吧。

 

它开始在我苏醒的味蕾上放射,这一次,我是听到了怒洪横扫中游巉岩的咆哮;看到了雷雨前积雨云乌黑的身躯,目空一切,准备侵袭着每个角落;闻到了远古武人单身鏖战敌阵、血洒钢甲的不屈气味;触到了一把忍耐良久,刀槽锃亮的刀刃!我感受到一般奔涌的力量在唱着征歌向前进击,那是一种时不我待的先锋意识,凝练着一代又一代的寄托。

 

它们是微小的,是不起眼的,站在这世界的一角;它们没有向困苦的时代屈服,没有在困苦的时代颓圮;它们是生,它们是死;它们是战场上的流弹,它们是天空中的繁星;它们是革命的引索,它们是黑暗的结尾,在千锤百炼中浴火重生,在迂回曲折中凤凰涅槃!

 

茶语开始沸腾开始叛逆,开始渐行渐远于那茶马古道,开始穿越寂寂长空一直到现代……

浮生若茶,茶如浮生。

 

 

(图片来自网络,存谢!)

 

此情深处,来自-微玉-的博客: 读儿子的《浮生若茶》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小蝶

忍耐是一种美德,即便是生命如此短暂的蝴蝶,也在渴望那份真正的爱,一个地方,一个人,一直在等着你回去,那是小蝶。

View all posts by 小蝶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