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城的故事(二)——相约婧婧

漫想熏风 行板如歌

古玩城的故事(二)

——相约婧婧

文微玉

 

微玉收藏

 

 

 

   

今天的满意作品,盘龙纹小金刚,波海蜜蜡顶珠配高蓝隔片,腰珠是目前店里等级最高的高蓝高瓷原矿绿松石,牙头手工银塔,保山南红,手工绿松石瓜珠,手工镶蜜蜡银卡子,手工磨缅甸金蓝珀牙圈转运珠,稀有缅甸血珀。每一颗珠子都很独特,整条更是不可复制。感谢为这个作品付出手工的朋友们。手工作品应该要越来越珍贵。

 

                                                                                                  
 
——婧婧微语

 

 

 

   

自我的这串小金刚制作完成后,已有段时日没去古玩城了。不是不想去,而是没法去,公事家事事事缠身,使得我内心最温柔的叛逆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但凡有机会给遐思游走,它定会直奔天心古玩城而去,毫不犹豫。抱歉,或许形容词该省着点用,以免我的遐思无地自容。但事实就是这般,古玩城里的那些宝贝和那群自由快活的人,总会令我向往和艳羡。婧婧说:“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是很幸福的,能自由支配自己的时间是很奢侈的。。。可以每天欣赏收藏宝石,虔诚地设计佛珠款式,可以和朋友喝茶聊天分享盘珠心得和珠宝知识,我很喜欢也很享受这个状态。”婧婧的每一天,于我而言只能是珍稀的偶尔,人生选择的差异,足以大到恨天太高啊。

 

   

曾与婧婧相约品茶,一起聊聊文玩圈的事儿,可我终究是没能抽出时间来,空负婧婧一番期待。只好要她先发点文字过来,让我多一些了解。当时正逢他们那群志同道合的人在策划成立名为“一缘”的共同平台,婧婧刚完成一篇“心路历程”,没想到她的文字亦如她制作的珠串一般,清晰、自然、流畅,蕴含精巧的心思。记得曾有去过她店里的朋友评价说,婧婧是那种表述很准确的女子,一语道进了我心坎里。我喜欢表述准确的人。

 

   

常常在想,缘份真的很奇特,偌大一个古玩城,偏偏就认识了婧婧。以前从未产生过自己设计珠串的念头,有个重要原因就是制作环节没有合适的人来完成,不仅要有足够多的配饰、性价皆优的材料,还得有对细节具备独到见地的制作者。一件精美独特的高品珠串、一件值得用时间和情感来滋养的宝贝,一定是汇集了多人的品质、智慧和情感的。婧婧的出现,让我隐形的理想浮出了现实的水面。

 

   

这位曾经把成为酒店高管当作理想的八零后女子,后来走上了讲台,而讲台也只不过是临时的栖息地。她自己也没想到自主开店最终开启了人生自由行。“从家具饰品到天然水晶,从翡翠蜜蜡到绿松石红珊瑚,再到珠串的设计与定制,一切都是如此匪夷所思,却又是那么自然而然。”听婧婧此言,我只能说,人生不在于你有多少种选择,而在于你是否在做选择,每一次遵从于心的转向,都将是趋于内心更近的一步。然而究竟有多少人是为心灵而活呢?

 

   

在我常去古玩城的那段时间里,几乎每次都只待在婧婧的小店里,但是每次都能见到她那群朋友的一部分,来来往往,热闹不已。久而久之,也基本上把她的朋友认全了,小璇、小米、莫其妙、添哥、主、砚、刘老师、波哥、壮爸、子鱼斋。。。由此我很自信地断定,婧婧的友善、淡定与聪慧,形成了那群朋友的中心磁场,吸引着来自五湖四海、不同行业的志趣相投者、态度相同者,一起为彩宝疯狂,一起享受生活,一起接近共同的理想,这样的生活状态不是一心一意赚钱的商人能理解的吧。

 

   

七十年前,朱光潜先生谈美,提出对于一棵古松的三种态度——实用的、科学的、美感的,不知从几时起,并作了一种眼光,就是能卖多少钱。在这样的现实里,如果还能坚持把科学和美感的价值放在金钱衡量标准之上,这样的态度,无疑是脱俗的、持久的、可敬的。近来,婧婧正在筹备自己的善款箱,希望把自己免收的制作费变成由客人随心投入的善款,以资助高寒藏区贫困的孤儿学校。

 

   

我想,这个冬季不管多么忙碌,我都该带上自己的设计去婧婧那里,静待她妙心巧手制作出可人的宝贝,欣喜地绕于手腕,或挂在胸前,然后把高于她制作费的善款投入那汇集温暖的小箱,江南的这一头和高原的那一头,便心心相连了。

 

 

 

 

 

文章摘抄自-微玉-的博客: 古玩城的故事(二)——相约婧婧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林仙儿

每次我遇着你,都觉得跟你聊天很有趣,后来仔细想一想,才发现上了你的当,你根本什么话都没有说。 最会说话的人,往往也就是不说话的人。 只可惜这道理也很少有人明白。

View all posts by 林仙儿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