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在飘

漫想熏风 行板如歌

雪在飘

文微玉

 

 

   
大雪来临的这天,我想不能够再拖延了,虽然妈妈辞世半个月以来,一直不敢触碰与她有关的文字,只是一个劲地埋头料理她的身后事,或在独处时每个突如其来的感触里忍声恸哭,然而,我知道那些文字从未停止过堆积,如雪花儿一般,悄然飘落于心底,层层叠叠,轻盈又沉重。就算即将面对的是一场锥心的钝痛,我也当去承受,把那些雪花儿轻轻捧回来好好珍藏,以慰此生不息的怀念。

 

   
妈妈离开时,正逢小雪的第二天,而今,已是大雪了!时光匆匆,心空的雪,一场一场地飘,寂静而寒冷。

 

   
那天是周日,打算用上午的时间来写头一天的茶聚。其实小雪茶聚的天气晴朗和温暖着,轻风拂面,宛若春天。可回想之间,午时从爸妈家出来,独自走在去员外家的路上,却隐隐感觉有一股莫名的寒气在心头飘动,与满身的阳光格格不入。当时并没有太在意,因为阳光是那么明媚,如母亲午饭之前给我的灿然一笑,茶聚的邀约又是那么可期,即使有一点点灵性的预感,也被忽略在了眼见的虚幻里。

 

   
茶聚很温馨,让我第二天迫不及待地想要写下来。可落字之时,却又有寒气在心头飘过——“小雪无雪踪,这大概是星城的节气特征。然而毕竟是冬季了,心头偶会袭过一阵冰寒,却是应了这节气的。”写下这几句,自己都有些讶异,纪录那么温暖闲散的舒适时光,怎么会有这般感触?!于此心境中,写作变得游离而迟缓。刚好有朋友发来问候信息,我说,在博上,写昨天的品茶,散淡地写着,不在状态;这心里总是寒着,不想开口,心里飘着雪。。。发送这些回复的话不到二十分钟,就接到爸爸的电话:“赶紧回来,你妈情况不好!”

 

   
待我急急赶回,妈妈已经从危急状态中缓过神来,正卧床休息,看上去只是略显疲倦。爸爸见到我,却失声痛哭起来,可以想象,他老人家刚经受了怎样的惊吓!我们都以为,妈妈已经闯过了这一关,一切都将很快恢复常态,然而,在那夜零点即将到来的时刻,妈妈还是说走就走了。。。

 

   
从小到大,我是三姐妹当中待在妈妈身边时间最多的孩子,爸爸也说,我的性格最像妈妈,或许是这样的母女缘份,使我和妈妈之间有一种特别的默契与感应。在妈妈痛苦的时候,不在身边的我也难受着;在妈妈弥留于世的最后两天里,我的心里就那么莫名地飘着寒气;在妈妈即将离世的那个寒夜,我不顾爸妈同时的劝阻,执意要留下来陪伴她!可是,这样的预感却丝毫没有改变现实的意义,只不过是徒留伤悲罢了!

 

   
从小雪到大雪,心里的雪一直在飘,妈妈选在这样的节气离去,让我始终走不出恍惚,连雪花也飘到恍惚了吧,我的世界,变得如此空洞与茫然。能予我安慰的,只有声声虔诚的佛号,以及愿妈妈花开见佛的念想!

 

 

 

 

附文两篇:

 

 

妙茶缘——小雪品茶

文微玉

 

 

   
昨日小雪,临近午时收到清福员外发来的图片,并附言:红枣三粒,1克古树红茶加9克金花茯砖,大壶煮着喝。

 

   
那一刻,我和沙姐姐几乎同时看到,又恰好正同时往那个方向走,并同时萌生了午饭后去员外店里蹭茶的念头。员外善解人意地说:“煮一壶,你俩到天台喝茶聊天晒太阳,”此番美意,如这小雪的阳光,使日子过得稀里糊涂的我们顿感暖意融融。

 

   
小雪无雪踪,这大概是星城的节气特征。然而毕竟是冬季了,心头偶会袭过一阵冰寒,却是应了这节气的。尘世万象,冷暖自知。除了雨和晴,还有小雪飘飘,这般心境,谁能与共?或是只能将那番雪景封存于心间,让它纷纷落落入心即化,然后再轻谈浅笑,去遇见未来。

 

   
天台上的阳光很柔,有那么一阵子,竟灿烂得有些虚幻。员外精心培植的植物正枝绿花红,在老城区的夹缝里小家碧玉般地生长着。一大壶刚煮好的节气茶,一小碟家乡的新鲜花生,一位不常相见却心意相通的朋友,一段温润的时光就这么款款而来。暖阳与暖茶,渐渐化了内心的寒气,生活的烦恼也暂且飘散于虚空。想或不想,说或不说,都随意着、散淡着。默默地微笑、轻轻地叹息,都是这小雪茶聚里最相通的话语。

。。。

 

                                                         ——未完成,写于2014.11.23上午

 

 

陪伴

文微玉

 

 

   
今天,陪妈妈睡一觉,就像儿时记忆里,妈妈陪我一样。

   
然而这并非自然而然的事,很多年以来,我的关切我的陪伴,大多都在别处,即使在父母最艰难的日子里,都无法守在他们身边。忽然如此贴近而眠,还真有点儿不习惯。

   
妈妈躺着迷糊了一会,又唤我,说:“你走的时候一定要叫醒我。”

   
“好的,妈,您安心睡吧!”

   
闭上眼,思绪回到很多年以前,有那么几次,从睡梦中醒来,发现身边空空,妈妈不见了,幼小的心顿时陷入黑暗,被恐惧和孤单一把抓住,无力逃脱,便哇哇大哭起来。。。

   
不觉泪已狂流,仿佛从回忆流入现实,仿佛我已成妈妈,妈妈却成了孩子,也会像当年的我那样,害怕一觉醒来,发现可依赖的人已经不在身边!再也无法入睡,任泪流到无声。

   
亲情最大的意义,或许就在于相互陪伴吧。  

 

                                          
——写于2014.08.31中午

 

 

 

谢谢古意梅儿分享美图!

文章摘抄自-微玉-的博客: 雪在飘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林仙儿

每次我遇着你,都觉得跟你聊天很有趣,后来仔细想一想,才发现上了你的当,你根本什么话都没有说。 最会说话的人,往往也就是不说话的人。 只可惜这道理也很少有人明白。

View all posts by 林仙儿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