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城的故事(一)

漫想熏风 行板如歌

 

古玩城的故事(一)

(文微玉)

 

 

 

   
周末继续晴好。南城脚下天心阁古玩城前的莲池,在古朴壁雕的倒影里透着深沉的意味,于光里绽放,亦于闹中清寂。莲,是不管在何处何境看到,都能刹那入心的一种芳华。

 

 

 

   
自己打算收藏的一条盘龙纹藏式小金刚,正在古玩城内的婧婧店里进行配制,午饭后急急赶来想看看配件的模样,不料她外出用餐未归,只好在外面的地摊间闲逛。

   
在认识婧婧之前,鲜有的几次进入古玩城内都是走马观花。而每每路过这周末才有的集市,总觉得摆地摊的人和地摊货都不那么靠谱。

   
后来在婧婧店里认识了一位叫砚的河南小伙子,长得白净斯文,穿线结绳之类的细致活做得很拿手,经常来店里帮忙做珠串。一问才知,他居然是在古玩城外摆地摊的,学珠宝鉴定的他为了在长沙某著名大学读研的女友,不惜从遥远的北方来此摆地摊营生,如今女友即将毕业,两人也好事将近。听得我怔怔的!

   
偶然结识之后,婧婧见他为人厚道又勤快,全无生意人的虚伪与世故,体谅他摆摊的不易,便邀他有空到店里坐,如此,便有了这个常来帮工的好朋友。

   
一路走过去,经过砚的摊位,他正埋头吃盒饭。“砚,生意可好?”抬头见到我们,砚很轻柔地回应说:“还不错啊。”听到这句,真心地为这个踏实生活的小伙子开心呢!

 

 

 

 

   
婧婧很快就回店了,同来的还有她的好友小璇、金刚小王子添哥。皮肤黑黝长发飘飘的小璇上的是自由班,从珠串发烧友到珠串制作能手,估计这个过程是把大堆时间耗在婧婧店里而完成的吧。

   
添哥专营金刚,但并未在古玩城开店,每次找他都是婧婧他们一声吆喝,他便优哉游哉、笑容可掬地过来了。我这次收的小金刚就是他从尼泊尔进来的货。

   
常来店里的玩家还有好些,他们是这古玩城里单纯、快活的一群人,每个人脖子与手腕上都带着珠串,恬淡地做着文玩生意,鄙视假货与暴利,还经常集体关门去搞户外活动,踢足球、游泳或是射箭,放松做手工活而过度劳累的肩颈,这让我对这群八零后的三观有了新的认知。

 

 

 

   
见我们还带来了两串需要串制的和田墨玉十八手持,几双巧手便同时忙碌了起来。添哥的两个食指都带着伤,一是前天夜里雕绿松石瓜时被刺伤,二是昨晚打磨一颗红珊瑚时被磨伤,他说指伤对做手工的人来说是难免的,为了保持手感,明知容易受伤也不愿带防护指套。而今夜,他还不能休息,要为我赶工打磨一个藏式XY三通,是配我那条小金刚的。哎,这些背后的故事与事故,让美丽有了更深的含义与珍惜。

 

 

 

 

 

   
这壁上的小挂件都是婧婧在忙碌中抽空设计制作的,是材料、空闲与灵感的独特组合。每次去,都会有新作品入眼,随手取下一件,都能品味出这位清水出芙蓉般的女子精巧的心思。于我而言,每一眼的欣赏都是“小确幸”哦!

   
此时收到珠串设计怪才老谎发来的文字:“趁着我们还有激情,日落不太深、月升不太高,抓紧时间多做点美的流光,等到以后的岁月去绽放溢彩。”何须等到以后的岁月呢?从每一个创意的迸发开始,我们不就美着吗?而岁月以后的流光,又是何等丰厚的礼物!

 

 

 

 

   
店里除了珠串,还有不少婧婧收集来的小玩意儿——大大小小的葫芦、硕大的几只松果、根雕、湘妃竹、水养小植物。。。一见就会爱上!

   
我想婧婧的小店之所以能成为古玩城里人气最旺的一方空间,跟她的自然、平和、友善与快乐是有很大关系的。在那里,我接触到的同样快乐、友善、平和与自然的文玩圈子,也触发了内心的好奇与关注。

   
马未都说:“今人的收藏,往往会忽视这些崇高的精神含义,而更多注重前人留下的物质财富。在我看来,收藏的悲哀正在于此。”作为一个门外汉,我一直谨记此言,只为某一天遇见,能不迷失方向。如今,在天心阁下的这座古玩城里,遇到年轻的玩家们,首先感知到的是他们在精神层面的显现,这于我小小的收藏竟产生了莫大的启发。

   

 

 

 

文章摘抄自-微玉-的博客: 古玩城的故事(一)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小蝶

忍耐是一种美德,即便是生命如此短暂的蝴蝶,也在渴望那份真正的爱,一个地方,一个人,一直在等着你回去,那是小蝶。

View all posts by 小蝶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