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象,推动结构转化

信仰随笔 甘露传播

我们的home
church是威灵顿教会,大温哥华地区的一个多元化、有活力、看重神话语、敬拜深触人心的信仰团体。我们自己的家越搬越远,教会所带来的那份归属感却毫不减弱。不过,偶尔当周日时间安排不开,或身体不适,又恰好没有服事的时候,我们会走路去参加附近一所白人改革宗教会的聚会。一个白人教会,非常白,从牧师,到同工,到会众,到小孩子。一个和气的教会,尤其是许多银发的老爷爷老奶奶,笑眯眯超nice。

 

上次去这个教会,是个挺特别的主日,他们的主任牧师刚刚结束七周的sabbatical回来,跟会众分享他的心得。其中讲到,在这七周中,他去Regent读了一门课,同学不多,却来自各个大洲、各个人种,思想激荡,产生不少火花。在写论文的时候,他查了人口统计的资料,发现自己教会周围的族裔分布,在过去十年中就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几乎全是白人,到25%少数族裔,到现在超过50%少数族裔。而教会,仍是一水儿白。

 

他自己开了个玩笑,大意是说改革宗教会是最不容易改革的,不过仍然跟大家分享自己的异象:Let Us“Be the Church
Faithfully.”真正意义上的教会,相信耶稣基督的信仰团体。正如早期教会,外邦人、犹太人在同一位主里和睦同居,今日的教会,是否也应该更多思考如何接纳其他族裔?至少敞开自己,打开这种可能性?

 

这位牧师说,他已经在这个教会牧会十几年,而且在退休前,大概还会在这个教会牧会十几年。因此,七周的sabbatical就好像一个中场休息与反思时间。

 

别说,这场信息还挺立竿见影,一结束就有人笑眯眯走过来跟我们打招呼、聊天。不过这是题外话。

 

说实话,我挺佩服这位牧师的。在一个规模几百人的中产阶层白人教会,奉献来源有保障,讲道、敬拜、各种事工都已各按其职建立起来,其实蛮可以安逸地维持现状、等候退休。可是他有这样一个异象,推动教会从comfort
zone再向前一步。看到会众的构成,说实话,我也挺替这位牧师捏一把汗,应该是天然倾向于安定无变动的人群,其中并没有几个亚裔或非洲裔的热血青年。但同时我也相信,推动结构转化的,永远不可能是单枪匹马一个人的血汗努力,而是来自神的异象。只有抱持异象的leader,才能走得长久。

 

今天早上祷告时哭了。老公问我怎么了,圣灵充满啦?我说,不是,因为“babies没有奶喝”。因着工作和怀孕的原因,已经从某个团体的负责人位置上退了下来,现在只是力所能及地来支持他们,可是因着一起走过的日子,那些泪与笑,那些生命的交织与分享,心中关切并未减少。当看到一位同工的一些思考和requests,心中落泪,就好像看到一群婴孩却喝不够奶,哭求可以给他们喝饱……

 

我也在思索,有些问题,也许某个人的转变就可以带来显著不同,但也有些问题,却无法指责任何个人,大家都努力了,但因着结构性的原因,让个人的努力多少显得无助。于是,又想起这位白人改革宗教会的牧师,想起他的话,也许答案也蕴藏在其间。推动结构转化的,不可能是单枪匹马一个人的血汗努力,而是来自神的异象。只有抱持异象,才能走得长久。愿神的手继续作工在我们中间。

hazeljoyfuld 的信仰随笔异象,推动结构转化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沈浪

以德服人,不服的全是死人。 最美的事不是留住时光,而是留住记忆。真正的强大,不是原谅别人,而是放过自己。

View all posts by 沈浪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