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牵蜗牛去散步

信仰随笔 甘露传播

网络上流传张文亮的一篇精致小文《牵一只蜗牛去散步》:

 

上帝给我一个任务,叫我牵着一只蜗牛去散步。牵着蜗牛,我不能走太快。蜗牛已经尽力爬,为何每次总是那么一点点?我催它,我唬它,我责备它,蜗牛用抱歉的眼光看着我,仿佛说:“人家已经尽力了嘛!”

  

我拉它,我扯它,我甚至想踢它,蜗牛受了伤,它流着汗,喘着气,往前爬……真奇怪,为什么上帝叫我牵一只蜗牛去散步?

 

“上帝啊!为什么?”天上一片安静。

 

“唉!也许上帝抓蜗牛去了!”好吧!松手了!反正上帝不管了,我还管什么?让蜗牛往前爬,我在后面生闷气。

  

咦?我闻到花香,原来这边还有个花园,我感到微风,原来夜里的微风这么温柔。慢着!我听到鸟叫,我听到虫鸣。我看到满天的星斗多亮丽!
咦?我以前怎么没有这般细腻的体会?我忽然想起来了,莫非我错了?是上帝叫一只蜗牛牵我去散步。

 

很多时候,我们的环境就是我们的蜗牛。

 

从小我就以自己的灵敏快捷而自豪。上初中时是体育保送生、百米运动员。记得发令枪响过之后,腾地一下就窜出去,那种爆发与速度的感觉,实在太美妙了,尤其是眼前没人的时候(常在最后三十米被毙掉……)。上高中时,去特种部队军训,联欢会上玩枪椅子,轻松胜出,得到一支刻了字的钢笔作奖品,那种高度集中状态下等候指令并在第一时刻做出反应的感觉,实在太美妙了。上大学时,又去军训,夜里女生紧急集合,摸黑起床穿衣,摸黑打背包,跑下楼梯,在夜色掩映下奔向大操场跑个800米,当我第一个完成这一系列动作时,第二名刚开始跑圈,那种应对紧张挑战之后的满足感,实在太美妙了……

 

作为一个天然人,自己是多么享受快捷的挑战、爆发的力量、瞬间的激情。可是,神在另一个领域训练我。他把一只蜗牛送给我,作为我的礼物,成为我的导师。这只蜗牛,就叫环境。在很多人生重大选择上,我常在第一时刻捕捉到那转化的讯息,却用了很久很久的时间,预备、等候、训练,直至最终走进那个选择。

 

就拿读神学这件事,2001年7月21日听见神说“我要带你去读神学,你要事奉我。”可真正进入神学院,是2004年1月的事情了。其间我并没有推诿,也没有拖延。相反地,我在听到神的话之后第二分钟就在教会兴奋地宣布啦(可想而知那后果……)!而在整个过程中,我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问神:When?!
Where?! How?!

 

蜗牛这个导师,在开始的时候,不是我所喜欢的。我要的是快捷、激情和投入,我要全心奉献,我要为主牺牲!可是神说:慢着,我要预备你、洁净你、试炼你,让你自己看看你的心。我已经知道你的心意,从亘古以先,但我要让你自己也看看并真知道你的心。而且,我要在一路上,向你显现那些美丽的花朵、轻柔的微风、闪烁的星斗……
因它们都在诉说我的美善,我也要你看看我的心,那是超越“事件”的。

 

于是,渐渐地,我和蜗牛开始和睦相处,我开始感激它,欣赏它。有时候也突然会跟它闹小脾气:真讨厌,老挡着我!!但在祷告中,越来越知道蜗牛真是我生命中的祝福,它以自己柔软的身躯,欢迎神至高主权来掌管。它对我说:我知道是谁派遣我牵你去散步,祂口所出的话语,必在你生命中成就祂所喜悦的美意。

 

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雨雪从天而降,并不返回,却滋润地土,使地上发芽结实,使撒种的有种,使要吃的有粮。我口所出的话,也必如此,决不徒然返回,却要成就我所喜悦的,在我发他去成就的事上必然亨通。你们必欢欢喜喜而出来,平平安安蒙引导。大山小山必在你们面前发声歌唱。田野的树木也都拍掌。”(赛55:8-12)

hazeljoyfuld 的信仰随笔也牵蜗牛去散步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沈浪

以德服人,不服的全是死人。 最美的事不是留住时光,而是留住记忆。真正的强大,不是原谅别人,而是放过自己。

View all posts by 沈浪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