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善左旗.我的小石缘

漫想熏风 行板如歌

《阿拉善左旗.我的小石缘》

 

   
记得2006年冒着炎热在本地石展上穿梭,一趟又一趟,只为多淘几颗漂亮的小戈壁玛瑙。

 

   
石展上有一群石商就是来自戈壁石之乡——内蒙古阿拉善左旗,他们结伴而行,奔走于国内的大型石展。靠卖石为生,却又不完全把石头当作商品来对待,很宝贝的石头若被买走了,会不舍得,甚至会难过,日夜牵挂好一阵子。因为每一块天然戈壁石,都是唯一,不可替代。

 

   
从那一年起,我迷上了戈壁石中的迷你宝贝,更结识了几位阿拉善左旗的朋友,这次在左旗热情接待我的阿斌就是其中一位。六年前第一次去他的摊位上看石头时,他正在闹中求静地读那本厚厚的《狼图腾》。

 

   
2006年的石展上能看到不少小戈壁玛瑙精品,当时20元一个的价格还让人感觉很贵,可现在连产地的价格都已经飙升到数百元以上了,而且精品难觅。听阿斌的一位朋友讲,他刚卖出了一串椭圆形的经络玛瑙手链,出手价一万二!在这个地球上,别说能在地上捡到的宝贝,就是深藏于地下的宝藏都快被挖掘一空了,有限的资源终究满足不了人们无限的欲求。

 

   
戈壁,在蒙古语中是没有水不长草的地方,然而就是这样的远僻荒蛮之地,既孕育了素颜的石头,也孕育了光彩熠熠的小戈壁玛瑙,这些曾经可以随手捡拾的宝贝,装点了戈壁的单调与平凡,使之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宝地。

 

   
可是现在,宝地却已渐渐走向真正的荒芜,人的足迹所能到达的地方,几乎只有素颜的石头在被虐夺的缝隙里安然存在,我们,谁又能活上几亿年去等待戈壁玛瑙的重生呢?

 

   
我开始理解了阿拉善左旗的石商对戈壁石的不舍情感,只有这群最靠近戈壁的人,才能真切感受到失去的悲哀与无望。

 

   
阿斌是那群曾一起跑石展的左旗人中比较幸运的一位,因为他没多久就结束了颠沛流离的奔波,在左旗玛瑙山拥有了一个可以自己开采的矿洞,经济上彻底翻身,还娶了一位贤惠的蒙古族妻子,过上了稳定小康的生活。现在,洞中的产出日渐减少,他又不得不重新考虑未来的方向了。

 

   
这些年因为阿斌的相助,我与美丽的小戈壁玛瑙结下了不浅之缘,这种缘份或许很难再续,但我对戈壁的牵挂与祝福却将日渐深远。

 

 

 人的欲望还能在这广袤之地上走多远?

 

 在左旗的奇石市场与大宝贝们合影

     现在流行把戈壁玛瑙打磨成圆珠做手链,中间两颗大的是原石。

     老乡兼石友心儿在北京开了家小石屋,这扇形瓷盘中的五彩小戈壁玛瑙可以做戒面或链坠,每颗卖200元。

方形盒子里的小石头每颗卖100元,都是心儿在统货中一颗颗挑出来的

心儿自己组合的小戈壁石手链.在原石上打孔是令爱石人特心痛的事,但为了迎合市场不得不忍痛而为之

心儿自己精心设计和编制的原石项链很受顾客喜爱

文章摘抄自-微玉-的博客: 阿拉善左旗.我的小石缘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小蝶

忍耐是一种美德,即便是生命如此短暂的蝴蝶,也在渴望那份真正的爱,一个地方,一个人,一直在等着你回去,那是小蝶。

View all posts by 小蝶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