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一起

漫想熏风 行板如歌

《我们在一起》

 

   
这已是婆婆突发心血管疾病入院的第二个上午。

   
走进病房,她依然是脸色苍白、双眼微闭地躺在病床上,除了静养,什么都不能做,不能说话,不能用力,不能激动,不能……

   
公公正坐在她的身边,双手握着老伴没有打针的右手,神情落寞,一语不发。

   
多少年了,这是作为晚辈的我们,第一次看到两位老人家显示于人前的亲密,一双充满忧虑的大手,久久握住那只操劳了半世此刻却无力相握的小手。那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婆婆入院后,他总是早早地来,迟迟地走,不听劝说,不顾辛劳。我知道,那是因为他习惯了与婆婆的朝夕相伴,在一起,是亲爱的父母晚年最渴望最安心的时光。

 

   
昨天,儿子在校参加为期两天的月考,权衡再三,晚上还是接他去医院看望了奶奶。祖孙情深,儿子看到奶奶病中的摸样特别难过,这种情感的冲击,或许会影响到第二天的考试,但又有什么关系呢?一次考试怎能比亲情和及时尽孝更重要?

   
儿子到达病房的时候,老人家正在小憩中发出轻微的鼾声,没敢打扰,旋即离开。没想到她醒来之后喃喃的一句话竟是“孙孙来过了呀?”得到确认之后,老人家平静的满足溢满病容,似一道阴霾中闪过的光。多么离奇的感应啊!我知道,在病痛中挣扎的她是多么希望和家人在一起。

   
我想亲爱的儿子也应该懂得,困难之时,我们都会在一起。

 

   
这个长假,每天都去医院报到,先是自己小病添堵,紧接着是婆婆大病至今。看多了病容,看多了担架和病床上横躺着的人,心里难免有些凄然。

   
在这个离生与死很近的地方,我们本能地产生恐惧,恐惧的结果是想赶紧逃离。我们逃离医院,深深呼吸一口城市时尚的空气,让无助的目光在橱窗、人群和车流中涣散,然后自以为生命的事实就此远离,我们又可以声色犬马、茫然混世了。不是这样吗?

   
我们祈祷永远在一起,却又难以相信可以永远在一起。

 

   
连续两晚都梦见了同事,有现在的,也有过去的,都是大场景,很多同事在一起。

   
第一晚梦见在新单位,和去年七月同时调入的玲子,比谁能更快地说出十二个一线部门负责人的名字,结果我赢了(那十二位该请我吃饭吧?呵呵)。

   
第二晚梦见和以前单位的同事们走在偌大的操场上,阳光轻洒、笑声朗朗。平时极少梦见同事,何况还像播电视连续剧般地,真是奇怪。

   
索南多吉堪布曾教导我,不要执着于梦境。每次回忆梦境时,这句话都回响于耳际。现在说梦,只是想告诉亲爱的同事们,我们或曾经在一起,或此刻在一起,在一起,就不问是缘是劫,不求相知,但求相惜。

 

   
我们在一起,就像云朵和天空在一起,就像屋檐和树枝在一起,就像野鸭和水草在一起;

   
我们在一起,就像真理和苍穹在一起,就像快乐和简单在一起;

   
我们在一起,那就让在一起,成为美好的印记。

 

 

 

文章摘抄自-微玉-的博客: 我们在一起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小蝶

忍耐是一种美德,即便是生命如此短暂的蝴蝶,也在渴望那份真正的爱,一个地方,一个人,一直在等着你回去,那是小蝶。

View all posts by 小蝶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