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星稀月明

漫想熏风 行板如歌

   《是夜,星稀月明》

 

   
今天这个日子,再累也得写点什么。

 

   
就算那些刚拍好的照片,躲在手机里和我捉迷藏,让文字兀自寂寞,也得写点什么。

 

   
忙碌操劳了一整天,终于在傍晚的时刻,有了一小段的静好时光。

 

   
从老城小巷里颇有名气的夏记粉店出来,冬日的城市华灯初上,心力却已黯淡无神。好在大街上拥挤的车流渐散,很顺利也很顺路地便驶到了白沙路清福员外的小黑茶店边。

 

   
好长时间没来了,员外乌青的小胡子已长成长长的山羊胡须,又添了几分仙气。

 

   
泡什么茶呢?员外手把正在煮水的壶凝思片刻,便有了定夺:“先喝新茶,再喝老茶吧!”哈,好隆重的相待啊!让孤闷着的心顿时有了欢喜。

 

   
员外说的新黑茶,是2008年的料、2012年制成的碳化天尖,老黑茶是2003年的千两茶。到清福员外的店里,总能跟着他享点清福。一时兴起,举着手机一顿狂拍,那有点儿杂乱的小店,居然还被我拍出了几分意境。

 

   
习惯性地看看时间,刚好六点半。“我七点之后是禁水禁食的,还有点时间喝茶,真好啊!”一句不太经意的话,却是入了员外的心。他亦是懂中医经络之人,一听便了知其中的道理。沏茶之时,他频繁的抬手看表,认真得都让我有点过意不去了。

 

   
在我四顾拍照之时,他又专门为我泡了一款玩家俗称“子口”的泡袋茶,这款老黑茶具体年份不详,只知道是1985至1992年之间销往日本的。虽然是由细碎的茶叶末子制成,但岁月留香,它的单纯和温润,在入口的刹那便轻舞在我的心弦之上。

 

   
“子口”正如员外说评价的,是款口感单纯的老茶,它的信息量不似碳化天尖与千两老茶那么丰富,或许更为适合我的喜好。

 

   
是的,生活已在这个不尴不尬的年龄里顿陷仓皇,以致于没有心思再去细品复杂的滋味,简单便成为一种救赎。

 

   
不管是茶,还是难以揣测的心思,若是难解,就不解了吧。在难解或无解的方程式里,留下从容就好,答案其实早已暗藏于视野之外。

 

   
每当茶汤入喉,心便不会再落别处。于心而言,没有比“和静清寂”更重要的处所。

 

   
就用这一小段静好的时光,纪念二十年纷繁而幸福的过往吧!是夜,星稀月明。

 

 

   
终于把手机里的片片导出来了!

 

    小店的天花板装饰是木格与蓼叶的搭配,纯自然风。蓼叶是千两茶的最里层包装材料。

   
这三个竹篾茶篓是员外的姑姑当年的陪嫁,已经五十岁了!手托起的这个侧面有个开口,既可以挡灰尘,也方便取篓中茶叶。

这是2003年的千两老茶,沉香之中蕴含霸气。

2011年这款纯料芙蓉山千两茶正在微妙的转化之中,味道起起落落,像极了孩子的脾气,但三年以后稳定下来的茶味很值得期待。上次员外友情相送的已经喝完,借机又蹭了一袋,嘿嘿~~

这就是玩家俗称“子口”的泡袋茶,仅剩个箱底了,赶紧买了30袋,绝版啊!

高马溪纯料千两茶的甜润是其它任何黑茶所无法比拟的,这款制作于2004年。

文章摘抄自-微玉-的博客: 是夜,星稀月明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满楼

一些冥冥中阻止你的,正是为了今天和明天,乃至以后的漫长岁月,让真正属于你的,最终属于你。有时候,你以为的归宿,其实只是过渡;你以为的过渡,其实就是归宿。

View all posts by 花满楼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