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想熏风 行板如歌

《渡》

 

                                                 
(图/吴珊) 

纤纤手指
 烦乱地挑拨发丝

岁月从指缝中飘零

茶汤隐匿了旧事

温室的花草大多失忆

被烟草虐待的呼吸

乱了禅定  起伏不均

一天又一天

飞鸟归不去南方

飘雪迷惑了季节

水面的风  不再问归期

 

秀色女子  忆不起前世

今生的突围步步惊心

渡船已快靠岸

相约的人却还素不相识 

文章摘抄自-微玉-的博客: 渡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满楼

一些冥冥中阻止你的,正是为了今天和明天,乃至以后的漫长岁月,让真正属于你的,最终属于你。有时候,你以为的归宿,其实只是过渡;你以为的过渡,其实就是归宿。

View all posts by 花满楼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