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雪了

漫想熏风 行板如歌

《想雪了》

 

                                                       2008年那一场雪

 

   
寒风丝丝透进肌骨,萧瑟的冬夜更加寂静,我知道,雪儿正在来的路上踌躇。

 

   
通往湖湘的路,遍地丘陵,延绵起伏,探路的寒风在迂回曲折里时而狂吼,时而喘息,时而无声。只有当它一次一次拂过这片不平的大地,让草木生灵在蜷缩中屏住呼吸,让爱雪的心盼了又盼,如此隆重的等待里,雪儿才会有可能飘飘而来。

 

   
于星城而言,小雪无雪,大雪亦然,小雪和大雪只关乎节气关乎想象,没有一片雪花会在那两个时点开放。冬至已临近,雪儿该来了吧?也许吧!只能是也许。此刻雪儿正热恋着北方,在北方的广袤里徜徉。

 

   
大雪那一天,含雪的月季在博友青青的眼里怒放着,红白相映,冰清玉洁。青青说:天地苍茫,尘世安静。雪仍然从容落着,世界突然如童话,如梦境,在洁净的雪地上走,一路心痛,这样如天地鸿蒙,地老天茺的路,走着惊心动魄,每走一步都觉得辜负了这份洁白纯真,这份不落爱憎的情意,这样的路不是让人走的,是让风走的,这样梦境一样的路,只配让群鸟在其上觅食飞翔,嬉戏玩耍……这是河南的雪景里,一份不落爱憎的情意。

 

   
而在更遥远的东北,大才子震杳关于雪夜的故事却是动人心魄的,浸透了生的热望死的灰冷。“夜色漆黑,不见星月,天空像口大锅一样倒扣在头顶。雪无根无源的从四面八方飘来,风穿过树林不时发出呜呜的声响。”东北的风雪是气势轩昂的,让人不由得去敬畏、去沉思,去考量生与死的博弈。

 

   
此刻,梅园的雪也已飘落,那番景象,因了梅的美丽忧伤而楚楚动人。“向晚雪花满目来,白梅亦始为君开。浮生既梦随梦去,魂在游园借春看。”梅的静好时光,怎少得了雪的韵致?梅与雪,原本就是那一抹沧凉里最清雅恬淡的相逢。

   ……

 

   
雪儿,我思你念你的词牌,已被这么多优美的词句填满,可我还不能亲自为你吟唱。待你转身几探江南之时,或许冬已逝春已来。我依旧痴等,等你来,或不来。

 

   
许多次,你都是在我梦里狂舞,而我却不知。直到天色已亮,才发现世界已被你改变,满眼只有白色的纯净。世间还有哪一种花,会像雪花一般地在虚空怒放,再一瓣一瓣地洒落人间、覆满整个大地呢?于是向来沉静的我,也会惊喜得跳跃欢呼,不能自已。

 

   
今天,我想约你,在某一个寂静的下午相见。雪儿,若你如约而来,我会泡一壶温润的菊普,听你、看你、收藏你无声的美丽。

                                                             
 2011年那一场雪

文章摘抄自-微玉-的博客: 想雪了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花满楼

一些冥冥中阻止你的,正是为了今天和明天,乃至以后的漫长岁月,让真正属于你的,最终属于你。有时候,你以为的归宿,其实只是过渡;你以为的过渡,其实就是归宿。

View all posts by 花满楼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