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们一起登过的雪峰

漫想熏风 行板如歌

《那一年,我们一起登过的雪峰》

 

                                          2006黄山之巅

 

   
一般很少在寒冷的冬季出行,要去,也会去温暖的南方,逃避湖南浸骨的湿冷。唯有那一年的元月,听说黄山的雪景很美,一行人便冒着严寒冲雪景而去了。

 

   
到达黄山下的县城时,天色灰蒙蒙的,健谈的帅锅导游说,山上正下着雪,如果明天雪停的话,很可能出太阳,那样就是观雪景的最佳时机了。不过,如果雪继续下的话….省略掉的是我们特别特别不想要的一种可能性,那意味着我们大老远跑来却吃顿闭门羹。

 

   
入夜,气温更低了。虽然第二天的情况难以预料,但上山的准备工作还是要做好的。导游说山上温度是零下十二度,询问了我们的装备,显然是准备不足的。于是连夜上街寻找超市,打听到规模最大的一家,进去一看,需要的衣服手套帽子等物品都有,可是,质地和款式却没法太讲究,挑选的余地也很小。顾不上那么多了,保暖要紧。我挑了一条好土气的花棉裤,心里就一直想着能否穿出时装的效果呢?

 

   
忐忑了一夜,终于迎来天亮。导游一早就带着好消息在餐厅等我们了!哈哈,真幸运!我们也全副武装好了,把能往身上堆的一样都没落下,一派混搭,只有自己才知道有多么笨拙。

 

   
乘缆车到半山腰,剩下的路就靠步行了。每个人脚上都带着防滑套,但在雪面行走,依然有点儿困难。好在时间充裕,可以走走停停,正好欣赏无限美景。

 

   
山上雪后的天色果真很好,完全想象不出大雪纷飞时的天昏地暗。整个黄山经过一昼夜的装扮,终于完美呈现,在白雪的映衬之下,视线所及之处无不光亮着,所有的山体都透着清辉。一切,又似在极寒中静止,无思无邪。

 

   
傲立的雄峰之上,更有老松指点虚空,扬起生命的张力。它们不屈的身姿,令我陡升惭愧之心。立如松,我们做到了几分?

 

   
面对开阔的天空无垠的大地,自己的心仿佛空掉了,空到能包容整个世界。或许,原本这世间万物就是一个整体,从未分离,分离的只是我们的分别心。仓央嘉措有这样一句诗:“人们去远方只是为了紧紧地搂住自己”。在那个辽阔空寂的黄山之巅,我们如此紧密地拥抱了自己,那一刻,也拥抱了世界。

 

   
和我同行的朋友们,你们是否和我一样,铭记着那一起登过的雪峰?是否和我一样,时常在心里道一声珍重?

 

 

文章摘抄自-微玉-的博客: 那一年,我们一起登过的雪峰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邀月

无论你今天要面对什么,既然走到了这一步,就坚持下去,给自己一些肯定,你比自己想象中要坚强。因为,你还有好多未完成的梦,你有什么理由停下脚步。

View all posts by 邀月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