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碎语

漫想熏风 行板如歌

《冬日碎语》

 

                                                 《构成》宇子摄
 

   
一个很明媚的艳阳天,在传说中的末日之后忽然降临,这或许已是一轮新的太阳。但气温却是极低的,曙光初现时的零下一度,于十二月末的星城来说,应该是刷新了历史记录的。寒冷与艳阳,就这样和谐地填满一个普通的周日。

   
也许是受了阳光的鼓舞,向来很宅的儿子心血来潮地要去旧居所在的小区打篮球。那儿的篮球场就在楼边,一般都处于闲置状态,打球很是方便。于是这一天的安排便因他这一念而清晰起来,也跳出了惯有的轨迹。

 

(一)怀旧

 

   
旧居离儿子的学校很近,考虑到下学期我们将返回旧居开始陪读生活,今天就顺便整理了一些家什带过去。

   
进入小区的时候,保安依然还是熟悉的,笑容可掬,只是那笑容里多了些许岁月流淌的痕迹。听说我们会住过来,很是高兴。以前住这里的时候,怕年纪尚幼的儿子下楼玩耍时四处乱跑,就特意和保安们混熟了,拜托他们留意照看,他们也挺乐意。不过儿子很顽皮,经常和小伙伴们去挑衅和捉弄保安,招来保安无可奈何的追骂。但他们却从未找上门来告状过,是后来儿子自己坦白我才知道的。现在回想起来,觉得这些拿着微薄收入打工的人,还真值得尊重与善待。

   
不由得跟儿子说起这些往事,他也笑了,听得出那笑声里的歉意。当他觉得过去的行为幼稚可笑之时,说明他已经长大了。对于往事,儿子并非全然记得,有时会很感兴趣地追问细节。曾经那个喜欢缠着我问“为什么”的小屁孩儿,现在常常会以“妈妈你知道吗?”开头,跟我谈排列组合、Style以及澳门黑帮老大崩牙驹等令我晕眩的事情,或者,会对我偶尔的知晓表现出极为惊讶的夸张表情。

   
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想着即将重返这里,心里忽然有点儿恍惚,似乎返回的不仅仅是旧居,还有那一段早已远去的旧日时光,以及时光深处印在黑白胶片上的往事。

 

(二)品茗

 

   
趁儿子打球之机,兴冲冲地跑去附近“清福员外”的全国百佳黑茶店里蹭茶喝。太阳暖暖地照在这条安静的小街上,树木、行人、每一道敞开的门窗,都流露出惬意的样子。

   
员外已备茶静候着,我们带笑而入,也带进几分阳光的暖意。他专门备了一款06年老家门口的毛茶招待我们,毛茶是没有经过后续挑、蒸、压等加工程序的中叶茶,虽然其内含物资不如得天独厚的云南大叶茶,但是这一款具有野放茶园纯料性质,市面上找不到。对于这款从未品过的黑茶,我充满了好奇。从大口径的底槽清紫砂壶里倒出的茶汤,呈深沉的栗色,看得出它在往红色转化,不过相对于千两和天尖来说,它显得有些浑浊,不够清亮,这就是缺失后续精加工工艺步骤的结果。几口入喉,香汤醇厚,甘甜之韵非普洱能及,纯料黑茶特有陈味徐徐体现。

   
平日里曾听人抱怨,说黑茶有股涩味或苦味,远没有普洱那么好喝。我想,如果他喝过正宗的地道黑茶,应该就不会有这般言论了,再说,普洱茶里面,不也有苦涩的劣等茶吗?

   
好茶是可遇不可求的,如果识得懂茶又惜缘的人,就遇到了对的寻茶之道,好茶,也就自然会在源头等你。

 

(三)幸福

 

   
喝茶到午时,便接了儿子一块去“辣椒炒肉”吃饭。辣椒炒肉,是星城的一个大众连锁餐饮品牌,很多年了一直人气不俗,它的招牌菜就是湖南人最爱吃的辣椒炒肉。

   
每次去,都会很快捷地用完餐,这是我喜欢那里的一个重要原因。离开之时,巧遇了一对兄弟朋友,哥哥是同学,弟弟也是看着成长起来的,甚至与其父母亲都相当熟悉。在这不算大的城市里,遇见并不稀奇,稀奇的是,他俩身边的人都换了。哥哥经历了几次婚姻,留下两个孩子,现在正处新一轮热恋,同样的海誓山盟,义无反顾。旁观者都看累了,个中人折腾起来居然还是那么有滋有味。一向沉稳的弟弟以前很反对老兄的做法,现在怎么也上了同一条船呢?

   
看着他们身边两位年轻漂亮的女子,不禁想到了这对兄弟为孩子多变的婚姻而痛心疾首的父母,想到了两个破碎家庭中缺爱的孩子,更想到了被无情遗弃的旧欢。因和这悲情中的人都很熟悉,这不巧之遇就充满了尴尬。

   
人们总是以追求幸福为名践踏幸福,真担心这哥俩的新欢能得到幸福吗?

   
快步走出餐厅,阳光扑面而来,驱散了心中的阴郁,忽然觉得,宁静的幸福正真切地握在自己手中。

 

   
中午回到家时,已倦意浓浓。枕着一片光、抱着热水袋沉沉地睡去,暂时,什么都不用再挂心头……

 

文章摘抄自-微玉-的博客: 冬日碎语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邀月

无论你今天要面对什么,既然走到了这一步,就坚持下去,给自己一些肯定,你比自己想象中要坚强。因为,你还有好多未完成的梦,你有什么理由停下脚步。

View all posts by 邀月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