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悲不喜迎新年

漫想熏风 行板如歌

《不悲不喜迎新年》

 

   
新的一年就这么来了,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滚滚红尘,不能逆行,只能朝一个方向走。

 

   
一年又一年,每一个跨年的时刻都何其相似:倒数计时,欢呼雀跃,互祝快乐。快乐,真的那么重要吗?若要我选择,“平和”会是首选,在快乐之上。

 

   
然而祝福快乐的愿望却是不可缺少的,因为这个地球上,失望太多、苦难太多、悲剧太多,分分秒秒都在发生。如果不能领悟“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含义,不懂得以菩提心度己度人的道理,就得在人群里相互依赖和取暖。

 

   
岁末那一晚,需要在单位加班。真的是“需要”吗?我问自己。其实,可能很少有人这么去质疑。这并非是不可改变的,只是没人想过要去改变而已,大家已经习惯了“习惯”。从下午就开始忙着,独自在家的孩子没法照顾,只能请人帮忙送晚饭回去。中途请假回家陪了他一个多小时,离开时承诺,争取九点半之前赶回来陪他跨年,但底气明显不足,很多时候都身不由己。结果是心挂两头,身体便没了主儿,双目无神坐立不安。好在头儿慈悲,了知我的困顿后,便爽快地放马归山,马是自在了,他却得担待着。头儿,玉儿在此谢过!理解万岁,比爱你一万年更重要。

 

   
急匆匆地赶回,总算把身体安放在了心上。儿子很乖,在自觉地做功课,便催他打开电视看湖南卫视的跨年演唱会。我知道他放不下功课,但电视开着,就有节日的氛围,孩子是需要氛围的。

 

   
儿子似乎更关心我的喜好,老早就告诉了我李宇春的出场时间,他总是这般体贴入微。我算不上“玉米”,只是欣赏着李宇春的中性风格,干净利落,清清爽爽,安静少言。关于用“中性”一词评价女性,前不久在一篇写杨澜的文章中也看到过,说她的性格当中有中性的一面,她可以与余秋雨等几位知己一聊就是半天,却几乎没有与三五女友倾诉闲谈的经历。看到这段文字的时候,我有找到知音的喜悦。

 

   
五个小时的跨年演唱会,除了李宇春,我唤儿子一块认真看了的也就俞灏明和刘德华。看俞灏明,我们感慨世事无常,叹他的不幸与坚强;看刘德华。我们谈论他的敬业精神,赞他的淡定与坚持。我希望儿子看每一个人的眼光,都能找到光亮,看到深处,这同样也是一种人生阅历。

 

   
当零点来临之时,演唱会现场的气氛已达高潮,那一刻,场内场外有多少人为新年的到来而兴奋不已。我忽然有点儿恍惚,想请求时光:可否让我回头呢?不要就此迈过。这一秒,就是一年啊!时光无语,我亦知,悲与喜都改变不了河水的流淌,想透彻了,不悲不喜才是当下的态度。

 

   
如此,我的心便随时光一同静静滑过。儿子与我相约:“妈妈,新年钟声响起时,我们就一起说‘新年快乐、阿弥陀佛’好吗?”当然好呀,宝贝!没有比这更好的了!新年快乐、阿弥陀佛!

 

   
新年来了,我们能真正把握的时间有多少呢?又有多少忧伤和快乐值得记取?一切会来,一切也会走,正如《金刚经》所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我想,2013,不管将迎来什么,依然要素淡着,微笑。

文章摘抄自-微玉-的博客: 不悲不喜迎新年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邀月

无论你今天要面对什么,既然走到了这一步,就坚持下去,给自己一些肯定,你比自己想象中要坚强。因为,你还有好多未完成的梦,你有什么理由停下脚步。

View all posts by 邀月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