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笨女人

漫想熏风 行板如歌

《幸福的笨女人》

   
清晨五点半就醒了,且再无睡意,不像窗外的天,还在雾霾里模糊着,做着致命的梦。

 

   
五点半,这是好友梅年年季季早起的时间。而我,只是因为近两个月靠闹钟唤醒,才刚刚有些适应。每天摸着黑起床,为小鼠准备好早餐,然后打包带上,送他去学校。原想下学期搬家后改走读,但事情的发展总有它内在的因缘,那个改变该来的时候自然就来了,懂得顺应才能顺心。

 

   
想着梅说的,她不会做女人,这是邻居对她的批评,因为啥事都自己扛着,不会哄老公做事。又想起以前听说过的一位女子,其貌不扬,没有工作,带着个女儿改嫁,因为特别能言善道,极尽心思,所以再婚的老公不仅对她体贴大方,言听计从,把她伺候的舒舒服服,而且对她女儿也视为己出,疼爱有加。看到别人幸福,自是随喜,但自己却是万万做不来的,和梅一样都是那种不善哄人的笨女人,但笨人也有笨人的幸福。

 

   
一个家庭里,女人的职责是相夫教子,这个观点很传统,可能会招致某些所谓女权主义者的鄙视。但这并非要否定女性的地位和作用,恰恰相反,是要唤起女性对家庭和社会责任的重视。刚参加工作时,有位领导听到女同事抱怨既要忙工作又要忙家事,很不以为然,“幸灾乐祸”道:“谁让你们争取妇女解放啊?以前只要忙家务活,现在好了,都出来工作,家务事还是赖不掉,还不如不解放呢!”这虽是句玩笑话,但细想一下还是有几分道理。几十年过去了,每每在职业和家庭双重疲惫下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居然还是会想起领导那句话,且有一丝不易被觉察的自讨苦吃之感——尽管妇女解放不是我争取来的。

 

   
若要问我的人生理想,我想说的是:希望做一位尽职尽责的全职妈妈。然而现在说这话有点晚,换言之,这只是表达我想要颠覆过去的一种愿望。在小鼠成长的岁月里,我内心的矛盾也随之滋长。第一次想为他放弃工作是产假快结束的时候,看着怀里小小弱弱的早产儿,愁绪便肆意漫延,这小人儿怎能离开妈妈的视线?哪怕只有一刻都是那么不忍!但最终不忍也得强忍,在反反复复的情绪里,寻求职业与家庭之间的平衡。

 

   
不记得是谁说过,当代之所以缺少伟人,是因为缺少培养伟人的母亲,母亲们都出去奔事业赚钱了。这话让人心惊。曾认识一位对事业很投入的女人,气质形象能力俱佳,只是每次谈到儿子时就满脸无奈和忧郁。因为忙碌,孩子一直住校,而且很少沟通。孩子虽然衣食无忧,物质愿望都能得到满足,但母子之间隔膜很深,学习也没兴趣。高中毕业后,她让孩子出国了,这对收入丰厚的她来说不是难事,但两代人之间的情感还有机会弥补吗?孩子那颗缺爱的心会怎样看待这个世界?

 

   
奔波于工作与生活之间的女性,都不乏辛苦的体验。自认为不是一个对职业有追求的人,只不过对担负的工作有一份起码的责任,做不好对不住自己的良心。而为家庭所付出的,更多是基于爱,以及承诺。和梅一样,天生一副柔弱的摸样,却完全不懂撒娇和甜言蜜语,或者是暗藏心机,只知道在每一个需要自己的地方和需要自己的时刻,及时出现,默默地去承担。人家仙女下了凡尘,也免不了织布浇水的活儿,何况是从尘土里长出来的平凡女子呢。当农民看着沉甸甸的果实,当花匠看着鲜艳欲滴的花朵,当我们看着家人满足的笑脸,承担,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承担,是一种幸福,是笨女人的幸福。我们的承担,不一定能成就出伟人,但至少,能为社会培养一个懂得爱与责任的孩子。昨日和父亲如此这般地谈到近来的辛苦,电话那头,父亲听完只说了一句:“女儿啊,你现在需要的是坚持,会好起来的!”那豁达的笑声送来一片天高云淡。是的,我一定会幸福地坚持下去。

文章摘抄自-微玉-的博客: 幸福的笨女人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邀月

无论你今天要面对什么,既然走到了这一步,就坚持下去,给自己一些肯定,你比自己想象中要坚强。因为,你还有好多未完成的梦,你有什么理由停下脚步。

View all posts by 邀月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