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末点点之——保质期里的生活

漫想熏风 行板如歌
《岁末点点之——保质期里的生活》

 
  看着被扔进垃圾筒里的过期食品,不禁轻叹了一声。
 
 
里面有大兴安岭的朋友寄来的蓝莓软糖,有不记得来历的小点心,“收藏”时间最长的是三年前同事从海南带回来的椰子粉,吃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前年调动工作时刚刚过保质期,没舍得扔掉,便带到了新单位,最终还是没逃脱被扔的命运。
 
 
每次清理过期食品时,都会想起老奶奶。老人家一生勤劳节俭,很珍惜食物,她们那辈人从物质贫乏的苦水中趟过来,完全没有保质期的概念,一种食物是否能吃全凭眼、鼻、舌、手的经验判断。印象最深的是,那时乡下老家的亲戚们很稀罕面条,老人家就会把偶尔富余的一两筒面送给乡下的至亲,这些“富余的”其实是她收了又收、自己舍不得吃的,真的是很珍贵的礼物了。
 
 
被作为珍贵礼物的当然还有其它的食品,并且它们会在一波接一波的人情中流转,等最终落入吃的人口中时,基本上早过了保质期,但那时候人们不会拘泥于此,有吃的、而且是别人送来的,那份满足从口舌到胃肠再到精神,可谓全方位的愉悦。
 
 
不知从何时开始,我们渐渐变成了“保质期控”。购买、保存、使用等每个环节无不被警惕的目光一一审视,怀疑越重,愉悦也就越远。害怕食品过期,更害怕吃到过期食品,整日里要保持着这份清醒。其实还有一怕,就是害怕浪费,害怕陷入浪费这恶行的因果。这么多的害怕,算不算保质期焦虑症呢?
 
 
为了缓解焦虑,只能宁愿多跑几趟也绝不多买,只能把别人送的不适合的食品尽快转送给需要的人,当然,还得学会婉拒不需要的礼物,如此下来,仍然无法阻止过期食品的出现。其实明知有些东西即便过了保质期,也还是可以吃的,但真要吃的话,却难免满腹狐疑、忐忑不安,那个日期依然会在心里作梗。
 
 
久而久之,对需要保鲜、容易变质的东西便开始心生抗拒,包括易变的关系与情感。宁可没有,也不愿费了心伤了神去维持。就像喝茶钟情于普洱与黑茶一样,也喜欢这茶一般有足够空间给岁月做加法的人生,岁月荏苒,愈陈愈香。
 
 
老奶奶一生不在意食物的保质期限,但她健康满足地活到83岁才离世。我们小心翼翼地生活在保质期里,却心事重重、满怀忧虑。保质期,能保证转基因和农残、激素超标的食品不入口腹吗?能保证空气和饮用水是无损健康的吗?能保证道德和良知在底线苏醒吗?如果不能,不如弃之,还是拿起感官经验的镜子,至少可以减少浪费,为来世多积点福德。
   
又要过大年了,无孔不入的促销广告在使劲煽动着蠢蠢欲动的购买欲望,亲们,我们真的需要那么多东西吗?还是悠着点好。

   
     
     
     
 青花折枝盖碗、易武正山纯料古树2011春“醍醐系列”
沱茶
文章摘抄自-微玉-的博客: 岁末点点之——保质期里的生活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邀月

无论你今天要面对什么,既然走到了这一步,就坚持下去,给自己一些肯定,你比自己想象中要坚强。因为,你还有好多未完成的梦,你有什么理由停下脚步。

View all posts by 邀月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