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妮眼中的美丽人生(中)

漫想熏风 行板如歌

《二妮眼中的美丽人生(中)》

 
 
春去秋来,小米在一天天长大,他的每一个表情、每一种声音、每一次经历都有着不可复制的珍贵。二妮在这珍珠般的点点滴滴里,带着自己童年的感受与孩子相处,希望能正确理解这个幼小生命的模糊表达。生活就像一列崭新的火车奔驰在曾经走过的路上,自己的童年和孩子的童年成了列车行驶的两条轨道。

 
 
可以说,二妮把遥远记忆里的愉悦因子毫无保留地给予了小米,如柔声的话语、热情的鼓励、对犯错的宽容,以及温和细致的陪伴。有次小米在刚入住不久的新房子里骑车玩,一不小心车轮撞到茶几上,擦掉一大块漆。孩子显然被这情形吓到了,满脸惶恐,低着头一语不发。二妮看着被损坏的新茶几,虽然有些心痛,但幼时对父母嗔怒的恐惧再次熄灭了她欲然的火气。她摸了摸茶几的创伤,轻描淡写地对一旁呆立的小米说:“下次小心点哦,损坏东西是很可惜的。”“嗯。”小米怯怯地应了一声。二妮说完便转身继续做事去了,但她能感觉到,孩子追随的目光投射所过来的迟疑与某种等待。

 
  良久,孩子终于忍不住问道:“妈妈,你怎么不骂我呀?”

 
  “为什么要骂你呢?”二妮柔柔地反问。

 
  “因为我把茶几撞坏了啊!”孩子依然不安。

 
  “但小米不是故意的,对不对?”二妮摸摸孩子的后脑勺,希望能安抚他的不安。

 
 
“嗯,我是不小心撞到的。”孩子顿时释然,“妈妈。以后我会小心的,对不起啊!”

 
 
孩子能自我反省,二妮自己也没动怒,这个结果让二妮非常欣慰。应该说,自打孩子出生起,二妮就决定要做一个温和的母亲,就像自己的母亲那样,而不是像脾气粗暴的父亲,常用铁青的脸色、随意的打骂对待孩子的过失。二妮不解,那些常抡打骂棍棒的父母,怎么能对智力与体力都远远不如自己的小人儿下得了手呢?难道他们体会不到那种恐惧和屈辱?父母的脸就是孩子的天,为什么要做孩子心头的那片乌云呢?

 
 
长大以后,二妮已经原谅了父亲过去的坏脾气,因为她了解了历史,以及那噩梦般的文革十年对父亲人生的毁灭性打击。然而原谅不等于忘记,历史难以被抹去,记忆也是如此。人的每一个看似不重要的行为,都会在时空中留下痕迹,并对这个世界产生影响,更何况是如此密切的亲子关系中,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深度影响呢?

 
 
二妮是不大愿意回忆童年的,这种不情不愿时常提醒她,要尽可能屏蔽掉小米童年里的负面记忆,这是一个愿望,更是一个课题。是的,二妮把这当作人生的一个重要课题,如何在浓浓的爱子之情里倾注理性与智慧。人都有闹情绪的时候,二妮有时也会被孩子惹急,流露出烦躁的神情。不过她很快就能意识到自己的情绪出了问题,并用曾经记下的一句名言提醒自己:发火是缺乏智慧的表现。这句话往往有醍醐灌顶的作用,让她平静下来正视自己和孩子之间的问题,寻求解决良策。良策,有时会是包容,甚至妥协。
 (未完待续)

文章摘抄自-微玉-的博客: 二妮眼中的美丽人生(中)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邀月

无论你今天要面对什么,既然走到了这一步,就坚持下去,给自己一些肯定,你比自己想象中要坚强。因为,你还有好多未完成的梦,你有什么理由停下脚步。

View all posts by 邀月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