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重叠

漫想熏风 行板如歌
《时光重叠》
 

 
  这是一个梦,泪眼朦胧的我,刚从这梦里醒来。
 
 
在那山脚的大学校园里,我寻找着自己停泊在某处的车。校园布局复杂,有蜿蜒小径通往山间,山路边还住着一些山民,过着自给自足的日子。
 
 
原本是独自一人的,正为久寻不得的车而焦急,儿子不知怎地出现在了身边,不,应该是怀抱中,我抱着两岁的他在行走。儿子柔软的小胳膊环绕着我的脖子,小嘴依依呀呀地说着话,馨香的气息时不时轻柔地喷在我耳边或鼻尖。他四处张望着和我一块寻找隐身了一般的小车,一幅热情又乖巧的模样,很是招人喜欢。我嘟着嘴,想要亲他一口,那温软的小嘴却先一步贴在了我的脸上。
 
 
有了儿子作伴,焦急的寻找变成了轻松的游玩,就像带着年幼的他游遍了市区所有的公园那样。这一念起,方觉身处梦幻,这眼前可触可感的美好竟是早已远去的时光。那清醒着的意念继续转动着,倘若长大的儿子此刻也在身边呢?如此想着,儿子真的就出现了!他背着沉重的书包,亦背负着疲倦与沉默,如每天放学回家时的样子。我怀抱着两岁的他在前面走,十六岁的他默默紧随其后,儿子的童年与少年就这么重叠在了同一个场景里。
 
 
路过一处山里人家时,质朴的女主人正在张罗,看到我们便热情招呼着,问这里有自己做的豆腐、自家种的青菜,要不要带些回去?好啊好啊!我欢喜地应着。虽是女主人主动相送,但还是执意付钱给她。抱着小儿不便取钱,便示意一旁的大儿找找兜里有没有零钱,儿子立马掏出一些钱来给了人家。
 
 
忙乎之间,农家厨房飘出了山泉煮豆腐的香味,诱得小儿嘴馋了,“妈妈,我饿了!”女主人听了便说:“我去给孩子乘一碗来,等着啊!”见马上就有得吃的,小儿安静下来,乖乖地等着。我指着小家伙问沉默不语的大儿:“你小时候很可爱吧?”大儿牵强地咧咧嘴,点点头,低调地认可了自己乖巧的童年……
 
  窗外的群鸟齐鸣让我彻底地从梦中苏醒。
 
 
这只是一个梦而已,奇妙且愉悦的梦,然而梦醒时分,却有一股深度的忧伤猛地席卷而来,不觉泪已湿枕。
 
 
梦中那可爱的小人儿是不会随我回到现实里的,他身体柔软的感触、对世界完全的顺从、一派的纯真与稚气刚刚还如此鲜活,此刻却遥不可及。成长已使他从内到外都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面部棱角渐渐分明硬朗起来,目光里充满怀疑与审视,警觉地保持着与周遭的距离,善用少年特有的反叛方式与人交流。我常不由自主地想起他儿时的模样,然后问自己,他们是同一个人吗?当然是,又明显不是。就像毛毛虫破茧成蝶,蝶儿不是毛毛虫,却是由毛毛虫变化而来的。不止是孩子,每个成年人也都处于变化之中,分分秒秒,只是不显著于形。
 
 
不久前,偶然翻出了十年前在韩国购买的Mp3,小巧耐用。能保存至今倒不是因为它的性能,而是因为里面收藏了我百听不厌的经典歌曲,还有贴在机子背面的一张大头贴,当时六岁的儿子要踮起脚尖仰着脸蛋才能出现在镜头里,我俩的头紧贴着,冲着镜头傻笑。再看到这一幕时,思绪万千,不舍得放下,便揣在包里出了门。去办事的地方有半小时车程,又不用自己驾车,便取出随声听来。音乐响起,昨日情怀徐徐重现,看着大头贴上的旧日笑容,顿感逝者如斯的伤悲,不禁泪若雨下。
 
 
怀旧的心是容易感伤的,记忆有时会如此沉重。我们时时在迎新,也时时在别离,一切的当下转眼便成过往。怀旧的心其实是不忍重返曾经生活过的地方的,因为所见与所忆的对比总会让人深感失落:青丝转眼成了白发,年轻的面容日渐枯黄;曾经的意气风发被踩在了蹒跚的步履之下,还有人甚至已早早走完这一个轮回,不知去了哪一个世界。物是人非,不言别离,却已是别离,甚至来不及多一个凝望与问候。时光就这样悄然带走了许多,每一个消失的景象,都会在心头抽出一丝的疼痛,而看到那些一路丢失光阴却浑然不觉的人,更是为他们心痛。
 
 
时光若能重叠,得与失便会更加清晰起来。我们失去童年方能得到壮年,失去稚嫩方能得到成熟,失去光阴方能得到经验,失去现在方能得到记忆。独自品味时光,时光的细节便会在心中交织、沉淀,渐渐累积成生命的厚度。若是大大咧咧,得过且过挥霍时光,貌似轻松自在,但生命中的空白将是无益的虚无。
 
 
时光里的每一次凝视、沉思和对话,都是记忆里盛开的花儿,有繁花就有春天,有春天就有生机与希望。我们走在这条路上,心与步履同行,且行且思且珍惜,步履便有了节奏与方向。

   
搁笔之时,收到市作协伟明老师传来的新诗,甚是喜欢,记下与朋友们分享。
《春思》

窗外梅花落欲残,
春风却又投轻寒。
醉怀无处怜芳草,
燕子归来不忍看。

文章摘抄自-微玉-的博客: 时光重叠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邀月

无论你今天要面对什么,既然走到了这一步,就坚持下去,给自己一些肯定,你比自己想象中要坚强。因为,你还有好多未完成的梦,你有什么理由停下脚步。

View all posts by 邀月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