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红自暖

漫想熏风 行板如歌

《醉红自暖》

                                                               

 

   
待安下身心,可以稍稍放松了心情来品茶的时候,偏偏又一时拿不准要喝哪一款。

   
呆坐良久,还是取了原叶茯茶。那密密的金花和特有的甘甜,是典型的、亲切的家乡味儿,仿佛能从中找到自己人生的根叶,心便有了依托之处。

 

   
想起昨夜一梦,自己骑着一匹褐色的马儿,行走在这城市的大街上。虽说大街亦名马路,却并非马儿可以通行的地方,在路人惊诧的目光里,马儿终于在交警的管制下放缓了脚步。我下了马,随着马儿走在交警后面,被引进一条狭窄的通道。忽然间,我意识到马儿即将面临失去自由的处境,不及多想,便猛地把缰绳往回拉,马儿一惊,就势退了出来,我大呼“快跑啊!”,它一甩蹄子,绝尘而去……

   
醒来一直想着这梦,却无法解密太多隐藏的信息,只是有个念头越来越清晰:梦中放马归山,现实里,或许也该放自己一马?

 

   
“到清明时候,百紫千红花正乱,已失春风一半。”诗人伤春,我却忧虑着如莺花烂漫般令人目不暇接的俗事,一桩接一桩,密密无隙,任是哪一件都无法弃之一旁的。无法喘息之时,五脏六腑都似拧在了一起,失了淡定与和谐。

 

   
当然,旁人是很难看出这些的。偶尔说出来,常能得到一些智慧的提醒,如“这就是你此生的修行”,让我瞬间又找到了最初的方向。然而修行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儿,就好比若把写作当成修行而非仅仅只是爱好,那些文字,就该是从经过洗涤的灵魂里缓缓流出来的、向美向善的清泉,而不是收容各种负面情绪的垃圾场和炫耀技巧的秀场。如此,书写便成了慎之又慎的、庄严的事情。昨日,席间有人赞叹我爱好写作是件很好的事情,我很想说,写作于我的意义,岂止只是爱好呢?当它超越了我的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只能搁笔休养之时,那种苦闷又有谁人能解?

 

   
这或许又是一种执着,可我暂时无法说服自己放弃。执着只能一个一个地去掉,就像几年以来,我放下的那些东西,若是堆积起来,也颇有些质感了。

   
只要在这条路上走着,哪怕是走走停停,也比没上路的好。是的,偶尔也要放自己一马,紧紧绷着的弦,恐怕总有一天会断了去。

 

   
又是天色将晚,阳光却从厚厚的云层里迸发了出来,闪耀着夜色之前最后的明媚。我品着醇和的原叶茯茶,茶汤入口,甘甜之味丝丝入扣,忽然就想起李元膺的那一句:“但莫管春寒,醉红自暖。”

 

 

 (图片来自网络,存谢!)

文章摘抄自-微玉-的博客: 醉红自暖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高渐飞

有些看上去很可笑的问题,或许答案并不可笑,看上去光鲜亮丽的东西,其实背后有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 而两个男人之间的友谊,他们之间的惺惺相惜。人人都赞美男女之间的爱情最为伟大,而我却认为,天地之间没有任何一种感情,能够超越男人之间的友谊。因为那种感情,比任何一种激烈的爱情,都要沉稳深切。

View all posts by 高渐飞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