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走到六月的边缘

漫想熏风 行板如歌

终于走到六月的边缘

 

 

感觉已经跋涉了好久好久,历经千山万水,终于走到了六月的边缘。

 

高考之前的最后一次模拟考正在进行,丢下单位一大堆事儿,告假一天半,全程无差异地作最后一次预演。每一个细节,从饮食起居时间到送考路线,包括每餐的菜谱都已调节到高考模式。到了这份上,其实我要想得事情已经很少了,儿子早在几天前就沉着冷静地安排好了所有事宜(同样包括菜谱),并和我们一一进行了沟通,让我们明白了自己该做的事情。

 

今天是二模的头一天,因为高考是主场作战的缘故,小伙子明显轻松了很多。前天知道考点之后,他并没有直接说出结果,而是故意对急切的我们卖了个关子:”我们之前的预演都没有白费,明白了吧?“当然明白,若是在别的学校考试,我们就得适应新的时间表和送考路径了。

 

或许还是有些小紧张吧,我们两位大人反而出了些小状况,比方说早餐时我忘了给儿子吃营养素,而鼠爸呢,为了完成好儿子交待的守夜任务,昨夜九点多就倒在沙发上想小睡一会,以保证有坚守到两、三点的精力(其实平时就是个地道的夜猫子),可是那一觉居然一直睡到今早七点才醒!好在儿子昨晚睡眠无碍,不需向守夜人寻求帮助。看来预演还是很有必要的哦!

 

中餐时儿子谈兴很浓,主动谈到上午的语文考试,他说作文是这次语文考试的亮点,这是他高中阶段自己最喜欢的一篇文章。又收获了一篇好文,多开心啊!自认为从来都不是一位功利的妈妈,在我的评价体系里,健康和快乐是最重要的指标,学科分数远在其后。体现在作文上便是:儿子写得开心的、自己喜欢的文章就是好文章,即使没得到老师的高分,我也为他喝彩!

 

儿子也能体会到我对他的肯定是发自内心的,因为他眼中的妈妈,不管工作生活多么繁忙,都从未放弃过写作,这种坚持不是为了得到某个评价体系的高评,而纯粹只是源于自己的兴趣与追求,是一种人生修持的愉悦。无形之中,我深刻影响了儿子对写作的态度,还有什么比享受写作更重要的呢?

 

忽然想起儿子上次考试的作文,延续了破冰之后的好态势,令人欣喜。读过之后,我心里便冒出这样一句:“我想,我可以封笔了。”

 

 

 

《“低调”成就人生》

 

文小鼠

 

   
低调成就了杨振宁接二连三的物理研究,低调成就了莫言的文学生涯,低调成就了普京的总统大选,低调也成就了陆羽《茶经》十章三卷••••••

 

   
身处百舸争流,千帆竞发之江流,我愿架一柄木舟,与暗流搏击;身处璀璨的宝石地带,众宝石剔透,我只愿化作百孔千疮的大漠戈壁石,让风沙打磨我粗糙的外衣;若是身处高山,与溪涧共邻居,我只愿身作普洱几叶,凌天地陈杂之味于手心,集上下之灵气于肺腑,在深山中隐居。

 

   
低调,它让无数颗沉浮于世间、逐渐祛魅、世俗化的心慢慢沉淀,让弥漫在空中摇曳的硝烟不再蔓延,让浊流中涌动的水结晶,晶莹自身,让黑夜里的繁星成为呵护睡梦人朦胧之眼的夜光灯。它引一泓浪漫的泉水溉灌诗人的土壤,泛起波兰清香,点缀三四朵涟漪,这无韵的悠柔是诗歌的补品,是万里红中一点绿。

 

   
彷徨?此生又为何彷徨?那是对黑夜里微光的不舍,又是对日光的逃避,别了这“无畏”,别了这般“无畏”,想生活爱生活的人不会选择向宁静的生活逃逸,因为他们情愿低调地在暗流中跃动,把自己不羁的性格放进密码箱中,待时间为它们逐一编码。

 

   
躁动?此刻也将荡然无存。躁动是糊涂的水蒸汽,它将“快乐”地在空气中肢解成不同大小的水粒,就像雷耶诺斯的香水一样。放纵其一个宇宙,又奈谁何?枪击中了可怜的出头鸟,这是低调对于躁动的安抚,这是低调对于每一个行人的忠告,别忘了,总有一些潜行在低调中的,一些高尚者。

 

   
低调是一名吉普赛人,即使一无所有,他也将快乐地歌唱,就像德国糖果品牌“哈瑞宝”一样,它的风靡世界是两代人低调的结晶,因为企业信仰它快乐的来到了二十一世纪。低调是战乱中的小斗士,征歌是他的战利品,就像二战中德国线材制造商——森海赛尔一样,从一个最为平凡的小厂商历经半个多世纪的发展,以其低调的原则开发一线耳机,如今它已是享誉全球的巨头。低调亦是马克•吐温笔下灵动的阿巴拉岛,将无数小读者的心带给一片充满想象力的天地,低调也是路遥《平凡的世界》,回想起孙少平奋斗一生的辛酸经历,不禁叹息。

 

   
这一切的一切,都陪伴人们成长,成长,是盼望结果的过程,而我们能做的,便是低调地成就这一段成长。

   

 

 

 

 

文章摘抄自-微玉-的博客: 终于走到六月的边缘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邀月

无论你今天要面对什么,既然走到了这一步,就坚持下去,给自己一些肯定,你比自己想象中要坚强。因为,你还有好多未完成的梦,你有什么理由停下脚步。

View all posts by 邀月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