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记载,李自成攻入北京之前曾经跟崇祯议和,这种说法可信吗?

逝者如斯 读书有感

清初有许多明朝的遗民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以及一些道听途说的传闻,写了不少记述明朝灭亡之际的野史,而其中有好几本书(诸如《明季北略》、《甲申传信录》、《鹿樵纪闻》)都记载了这样一个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事件——李自成率领的大顺军在兵临北京城下之际,派已经投降的太监杜勋入城议和,向崇祯皇帝提出两个条件:1,封李自成为西北王,将西北作为封地;2,赐军饷白银一百万两。而作为表示诚意和交换条件,李自成愿意率领所部农民军出关迎击满清。

我想大部分没有听说过这个“传闻”的历史爱好者,在第一次看到李自成的议和条件之后第一反应都是——李自成的脑袋到底是进水了还是被门给夹了?

第一,西北已经被大顺军占领了,而明军主力和精锐又都被满清牵制住了,谁能拿得走?第二,白银一百万两看起来是个大数目,可实际上大顺军随便杀个王爷抄没的钱财都不止这个数,比如那个号称富可敌国的福王,绝对家资巨万,区区一百万两银子李自成怎么可能看得上?更何况,北京城破在即,里面的财货可以说都是李自成的,何苦去找皇帝讨要?第三,满清军队战斗力如何,李自成不是傻子,他的部下也不是傻子。其实农民军的战斗力连稍微像样的官军都打不过,更何况屡次击败明军精锐的清军!?

不合情理又不合逻辑的只能是假的,那么倒推下去的话只有两种可能性:1,压根就没有李自成主动议和这回事;2,议和是有的,但李自成提出的绝对不可能不是上面的那些奇葩的条件,而是另有其他。

首先来看看正史里是有没有相关的记载。

翻阅了一下《明史》,发现在《明史·列传·流贼》里有这么一段相关的描述:十八日,贼攻益急,自成驻彰义门外,遣降贼太监杜勋缒入见帝,求禅位。帝怒,叱之下,诏亲征。

如此看来,议和这件事,在野史和正史都有记载,看来是真的,从而否定了笔者的第一种假设,而李自成提出的条件是让崇祯皇帝“禅位”,显然是既符合逻辑又在情理之中,应该是真的。

首先,从逻辑上讲,李自成不但拥有兵力上的压倒性优势,而且实际上已经完成了对北京的战略包围,从而掌握了主动权,这时候的议和,实际上是迫使崇祯签订城下之盟。

其次,从情理上来讲,李自成之所以要迫使崇祯“禅让”,是不想背上“弑君”的罪名——崇祯皇帝是在1644425日晚上自缢而死的,当时已经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止李自成称帝,而他的部下更是迫切希望他这样做,然而,李自成直到63日,败局已定的情况下,才在逃离北京之前匆匆忙忙的举行了称帝的仪式,彼时彼刻的举动,更多是那种过把瘾就死、破罐子破摔的心态,说明他此前一直有所顾忌,顾忌什么呢?只能是“弑君”的罪名。

李自成的这种心理状态,是长久以来儒家一再强调的,也在实际中验证的理念的结果,即汉族王朝的更迭,谋朝篡位者大多数都没有什么好的下场,他所建立的王朝也不会久远,而通常能够平稳过度并长治久安的,都是那些与前朝的覆灭没有直接责任的朝代。比如说,曹魏代汉,旋即被司马氏篡夺天下,司马氏虽然搞了禅让的仪式,可毕竟是杀了皇帝曹髦,其后被刘裕霹雳手段族灭,而刘宋则以同样的方式走向灭亡。与之形成鲜明对比,隋文帝接受北周禅让,隋炀帝死于部将之手,与唐高祖无关,北宋和平转移政权,等等不一而足。

综上上述论证,不难看出,李自成确实在兵临城下之际与崇祯议和,希望后者能将帝位以和平的方式传给他,视个人和王朝尊严重于生命的崇祯理所当然的选择了拒绝,接受自己悲剧的命运!

最后,再捎带分析一下,为什么野史中会有这种说法,而后来者们为什么又愿意相信呢?要知道,相当数量的明朝遗民难以接受异族统治,怀念故国,故而通过天才的想象,将李自成的农民起义定义成中原王朝的内部矛盾——你看,都兵临城下了,还盼着皇帝诏安,岂是乱臣贼子所为?假如没有崇祯的昏聩和满清入侵,乱局肯定会有个好的结果。

这个说法同时满足了两个方面的心理诉求:第一,把明朝灭亡的锅完全甩给崇祯皇帝(当然,这位老兄临死前也是这么干的,把锅甩给大臣);第二,暗喻满清得国名不正言不顺,属于谋朝篡位之类的,必定不能长久。

 

生于70后的宿州猎书狂徒:野史记载,李自成攻入北京之前曾经跟崇祯议和,这种说法可信吗?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燕南天

给每一个烦恼一段期限,在有限的时间内尽力解决,剩下的时间,请还给快乐的自己。 但是, 当需要人陪,需要人安慰的时候,才发现能够陪你的就只有手机。

View all posts by 燕南天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