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玉的马年

漫想熏风 行板如歌

   每次打开自己的微信相册,都仿佛看到一串脚印,从春花走到冬雪,再走向另一个四季轮回。有激情奔跑,也有踌躇不前;有芬芳覆满,也有寥寥空寂;有喜乐,也有忧伤;有痛,更有爱。微信就如切割机,把灵感切成了碎片,可是,若没有这种切割,或许很多灵感早已在忙碌中转眼即逝。我的马年,在微信的碎字中留下的了完整的纪录,我想尝试着把它们串起。。。

 

微玉的马年

 

 

   
初春的那个清晨,我写下马年的寄望:策马奔腾于时光的莽原,愿风光无限。

 

   
新春淳淳的枣香砖茶,温润了一场雪,我却不想奔跑,因为雪儿在飞。只想以静待的心拥抱扑面而来的热烈,也只想,在大雪之后的深寂里,送你阳光,温暖那初春的水与山。

 

   
奔波的辛苦中,我渴望赖在字里行间,亲近真我、温习谦卑、学会遗忘;也梦想着甩一段水袖,把江南染成片片清幽:或者,燃一柱檀香,祈祷前世今生漫长的疼痛随之飘散。缠与禅的界线,总会于交织不清中显现,沦陷是缠,放下是禅。

 

   
倘若我幻想走过你美丽的流域,请不要讶异,或许我原本就是那古风里的女子,低颌吹奏出许许清辉,把绕指柔的落花撒成绝美。只不过,隔世的遥远,使你忘却了曾经无怨无尤的追随。

 

   
听如水的时光流过,你可以什么都不说,我也是。就让玫瑰茶的心情,留下花香与茶香,舍了忧伤吧。生活的原点,已愈离愈远,一切都在改变,又何须再忆以前的模样,又何须追寻遗忘的旧事。这一世的相遇,或许只是擦肩而过,或许,此生以后永不再见。最好的相待便是微笑。

 

 

 

   
穿过雨花的春天,走过落叶缤纷的大道,我只想稍作停留,只想单纯地活着,只想走一条自己的路。我知道,此刻不是永恒,永恒的那个自己,还需寻找。找累了,才想起问师父:“怎样才能活得不累啊?”师曰:“没心没肺,活得不累。”

 

   
可是,谁能轻易舍下那心与肺的捣腾?四月在花海中流淌,会忍不住用呼吸拥抱花开的美,也忍不住用灵魂捡拾花谢的殇。我的心情,在每一朵花里,亦在每一场雨里。终于,当四月把泪还给春天的时候,似乎可以迈出轻盈的步履、牵马走向五月的草甸。

 

   
行走的路上,寂寞如风,孤独如灯,但生命的温暖却无处不在。一朵绝处逢生的长寿花,一壶蕴含岁月的老黑茶,都可以成为孤寂里的安慰与启发。自己的世界,如初夏的弦音,并非所有的人都愿意聆听,总有一些时候,需要安守无言的自己。

 

   
屏住呼吸,听静水深流,轻轻趟过六月的边缘,脚下已是繁花一片。微香的生命,其实就是一手拽着白昼,一手拽着黑夜,想在光里睡去,又想在暗里清醒,而生命的脉脉清香,就那么从每一个非此亦非彼的缝隙里悄悄散发。马不停蹄地奔驰于一个接一个的倒计时,生活与工作把最饱满的期待压缩成碟,在岁月的留声机里不停转动,每一曲都是那么荡气回肠。

 

 

 

   
终于告别了陪读时光,收获十二年倾心倾力付出的回报。高考这条路太过艰难,承载着日子的简单与深刻,过去之后却是风轻云淡,记忆开始冬眠。从此,可以了无牵挂地徜徉在晚七点的街头,做夜色里迷离的影子;可以专注地自制一壶养生茶,滋养悠闲时光;可以静静地仰望苍穹,体会一棵小草的卑微与独立、顺生与希望;可以在一个想流泪的傍晚,渴望一场淋漓的大雨。

 

   
然而这一切又隐约散发着虚无的意味,我的心终是想回到深山里寂静的村落,那里有狮子云、格桑花,有最清朗的圆月,有五台的神秘之境,更有慈悲与智慧无上加持的力量。随云夜行,祈求把所有的执念全部掏空,去赶赴一场琉璃境界的盛宴。

 

   
风云莫测,却总会有几缕风云泄露未来的消息。一次看似平常的陪伴母亲午休,竟是泪流成河;博上亲密姐妹梅儿忽种离草决绝关博,又触发难以平复的伤感。或许是真的累了,或许是想安静下来,好好注目于这离散渐多的路程,某个清晨醒来,突然发现离意如秋叶,已覆满轩窗内外,我知道,是时候暂别微信朋友圈了,这个留下我许多碎字的圈子,这个投注我太多目光的圈子,在离开时,该说的恐怕唯有《边城》最后一段的那句:也许还会回来,也许不会。

 

   
我其实是朝着“不会”那个方向转身的,这一别却只有三个月。当我把视线投向远处,发现行走的路上,除了离别,依然还有遇见。只是谁能想象,未来会有怎样的遇见呢?在秋天即将过去的时候,我遇见了自己。

 

 

 

   
这个冬季,是属于文字的。

 

   
文字如纷纷细雨,向我飘来,一滴不漏地全落在心窝里,然后有青青水草在这窝水里疯长、弥漫。当睡眠开始分行成诗,当无言变成沸腾的城池,是谁,笑我痴狂,折了满枝空怅?是谁,怜我护我,却任飞花朵朵飘落?

 

   
文字,也能燃起了生命的篝火。爱文的姐妹们怀着同样的激情相聚于冬日暖阳,为文学而来,为美好而来,为温暖而来,我们选择以单纯、浪漫的唯美情怀来填充自己的生命,选择用文字来铺就一条通往平和温暖的幽径。

 

   
文字,竟是那么富有灵性的吗?午后艳阳里不经意写下的“人生易碎”、一大早从多首小诗中选发于博客的“奔向远方”、小雪时节不时飘过心头的寂静与寒冷。。。而三日之后,母亲忽然丢下她的今生,去了很远的地方!在我的起点与她的终点之间,如何才是两全其美!在理想的幸福与现实的痛苦之间,如何才是两全其美!

 

   
可是,这突如其来的痛苦却并非痛苦的谷底,当父亲没能承受住母亲离世的打击而忽然病危、命悬一线时,我才发现,之前锥心的疼痛还只不过是悬于痛苦的半腰。在父亲入重症病房抢救的第九天,我再次重返微信朋友圈,以文字回报所有的关爱,以文字修筑情感的出口。四个月过去,父亲在医院缓慢地康复,我的文字却是痛苦中怒放的花朵,陪伴心的历练。

 

   
这个冬季的夜,总是特别漫长,不知哪一朵花开,才是长夜的等待里盛开的密码。只能时时念菩提,让自己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花儿若凋零,是因为要给果实以空间;残壁若坍塌,是因为它注定成为某段过往的句点;日月星辰不再显现,是因为即将诞生新的纪元,心儿不再有挂碍,一切当然就是最好的安排。

 

   
心向彼岸,空韵袅袅,而此岸,依然有温暖的回眸,有清宁的山中月,有那个能听见生命变奏的黎明。有时候,面对无人回答的空空城池,或许才能明白自己究竟在乎什么,一树风、一朵香、半杯言语、几个音符已是足够。

 

   
我们用生命投注的目光里,有波光在流动,有思念在流动,有爱在流动,有希望在流动。我的马年,骏马飞驰而过的春、夏、秋、冬,无论悲喜,都可以唯美。策马奔腾于时光的莽原,真的风光无限。

 

 

 

 (图片来自梅园,谢谢梅儿分享!)

 

 

文章摘抄自-微玉-的博客: 微玉的马年

历史上的今天:

About 小蝶

忍耐是一种美德,即便是生命如此短暂的蝴蝶,也在渴望那份真正的爱,一个地方,一个人,一直在等着你回去,那是小蝶。

View all posts by 小蝶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